第16章 电影完成与火锅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2952字
  • 2021-11-06 14:45:18

而除了剧组中这些拍摄时的各种大大小小麻烦外,由于胶片的昂贵,为了避免出现那种一次性拍完结果却在洗刷冲映出正片后达不到效果的尴尬事情发生,在整个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每拍完一卷胶片,换片员就得马上封存一卷。

他们往往会通过一个只开了两个小口的暗袋把机器套住,全凭手感把片子从机器上取下来。

在整个胶片取下来的全过程中,全程不仅不能有任何一点失误,而且刚一取下来就得立马装进一个金属密封的盒子里,用胶带死死封住,避免胶片被任何一丝透光所损伤。

每次换片,换片员手上都得承担上全剧组人员的工作成果,容不得任何一点失误。

如此一番之后,剧组内的送片员将会把刚拍完的片子,也就是行内人口中常说的熟片送入大冰箱里面保存。

等到大冰箱内的熟片分量存到两个大行李箱之多时,送片员就会带着行李箱离开剧组,一路搭乘最快的交通工具去机场,再买最早的机票回京城洗印厂内洗片冲刷。

胶片到达BJ后,剧组事先联系好的洗印厂会尽快完成冲洗,底片经过转磁,磁带再转成数字文件,送片员再带着硬盘回到剧组。

导演和摄影师就检查拍的东西,看看有没有问题,是否需要重洗。

如果没有问题,这一轮送片员的奔波就算结束了。

他在回到剧组可以稍作休息,直到两个行李箱的胶片数量再次装满,再重新送去洗印厂。

在整个拍摄电影的过程中,这种来回奔波的情况将会持续很多趟。

就像是曹青所剪辑出来的《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曹青所剪辑出来的最终片长是103分钟,这也就意味着所要拍摄的整个胶片长度将达到3090米。

就这样一种恐怖胶片长度,还是不算上其中肯定会浪费的那一部分得出来的数值,可想而知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个长度,这么长的一段胶带重量又将会达到什么程度。

最关键的是要将这么长的胶带一帧一帧的剪辑成片,进行剪辑的导演又得耗费多大的力气和时间。

那种独自一个人与世隔绝,整天呆在小房间内埋头剪辑,一连持续几个月的枯燥生活完全能让绝大多数的导演主动放弃掉剪辑的权利,转而选择将其全部交给剪辑师来完成。

哪怕他们明知道这样做的结果会造成最终剪辑出来的电影成片并不会是自己想要的,但是为了不遭受剪片时的那种漫长孤独感摧残,大多数导演都会选择妥协。

而曹青,因为系统给予的拍摄资金不够,再加上担心剪辑师不能完全剪辑出自己想要的电影成片效果,他相当胆肥的选择了自己剪辑。

为此,在三个月的剪辑过程中,曹青不知道多少次在痛骂自己,又不知道有多少次呆坐在剪辑房内坐立不安,恨不得随意剪几刀赶紧将这磨人的事情完成。

如此漫漫三个月后,经过三个月独自一人剪片生涯的摧残,曹青性格里原本的浮躁简直不知道被磨去了多少。

“哎,我先将你们这一大堆宝贝疙瘩放在这个房间里面呆几天。”

“为了你们这群小东西,我这几个月当真是过得与世隔绝,我现在要吃火锅,我要去逛街,我要去人流热闹的地方。”

“总而言之,我暂时不想跟你们这群家伙待在一起了。”

眼神怔怔的看着整整齐齐堆放在房间内的那一大盘剪辑好的胶带,曹青突然间只感觉自己心底彻底有了一种解脱感。

他有些疯魔的跳跃着蹦出房门,然后紧张的用钥匙将五把锁给一一严丝合缝的锁上。

等到这一切完成后,终于无事一身轻的曹青,直接雀跃着如同一个小孩子般找到了三个月没怎么搭话的厨房老陈,笑嘻嘻的让他带着自己去山城里面逛逛。

老陈本来上午才刚去过城里采集食材,下午根本就没有入城的打算。

但是见到曹青开口,这家伙或许是对于自己上次连累得曹青陪他醉了一晚上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此次不仅没有拒绝,而且动作很快的便直接开车带着曹青出发了。

破旧的拉货车一路奔腾在坎坷颠簸的崎岖山路之上,带着些许的岁月,带着些许的欢喜,承载着曹青和老陈这两个心思各异的家伙欢快的进入了城中。

到了山城市区里面,曹青赶紧兴奋的下车往洪崖洞赶去,他一路欢快的就像一个小猴子一般,就连公交车都没有搭,直接就凭着一双肉脚沿着解放碑——洪崖洞这一线的街道不断搜索,试图找到一家自己喜欢的火锅店。

而在曹青身后,看着曹青那欢快奔腾的身影,厨房老陈几度欲曾言语,却又终究还是选择了放弃,一路老老实实的跟在了曹青后面紧步随行。

作为一个本地人,厨房老陈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山城里哪家火锅店比较正宗和好吃。

但是他虽然没有读过书,却也能够非常清晰明了的看出曹青此时状态有些疯魔,就像是被压抑许久后的一种狂乱放纵一般。

深刻明白这种感受的老陈,他虽然作为一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老实村民有些不知道如何在口头上正确言语,但是在行动上,他却完全明白此时自己最好应该怎么做。

好不容易,折腾了个把小时,曹青终于将这一片的街道全部一路逛了个遍。

终于通过多番考察,他最终根据装修风格,选择了一家名叫小肥羊的破旧火锅店。

小肥羊火锅店外表简陋,但里面的气氛却是热火朝天,店内绝大部分的桌子上都已经坐满了人。

走进火锅店,坐上座位,找了一处还未被人给坐下的偏僻长桌,曹青伸手招呼服务员过来点菜。

火锅店内那些正在忙碌的服务员们,在看到招手的曹青后,纷纷都感觉自己眼前一亮。

她们这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很快的其中一个服务工作刚做完、手头正比较空闲的女服务生,直接一脸热情的拿着菜单就朝着曹青小跑了过来。

女服务员热情的给曹青二人倒上茶水,又将菜单小心翼翼地递到曹青手上。

曹青从这个女服务生手中接过菜饭,直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抓着菜单上面那些昂贵肉菜就是一顿狂点。

曹青这般狂放的动作,以及表情神态间那种完全不把钱当钱的态度,把一旁观望的老陈看得是好一阵心惊肉跳,心中连连感叹混娱乐圈的人就是有钱。

吞了吞口水,在看到曹青已经点了那么多价格昂贵的菜品后,老陈仅仅只是象征性的点了几个小菜就没有再点。

“就这些东西吧,赶紧上。”

点完菜,曹青将手中的菜单交还给身旁那个一脸热情的女服务生,脸上笑意温和。

看见曹青对自己微笑,那个女服务生明显很是开心,她服务态度极佳的一路为曹青两人不断跑前跑后递送菜品,直看得同样也来过这家火锅店吃东西却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的老陈一阵心酸撇嘴。

看了一眼曹青和自己相比那简直帅气出不知道多少个层次的漂亮脸蛋,老陈暗自心道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果然到哪都吃香。

很快的火锅上来了,锅里满满的都是红油以及佐料,火红的辣椒漂浮在其上,看得很是让人食欲大涨。

曹青认真的把油碟打好,作为一个前世的湘南人,曹青很是会吃辣。

他兴奋的在渐渐沸腾的火锅中沥出一些红油放在自己的油碟里,将原本清爽的油碟瞬间搅拌成充满了辛辣气味的的红色。

贪婪的夹起几片薄得能够透光的牛肉片就往锅里一烫,曹青兴奋的将它们粘着油碟内的丰富调料一起塞入口里。

薄薄的牛肉片配合上调料,吃起来简直香味入脑。

吃一口火锅牛肉片,再喝上一口冰冻啤酒,那种感觉当真事外人难以想象的爽快。

“陈老哥,喝酒,吃肉。”

“今天难得开心,咱哥两喝个痛快。”

“喝醉了也不用怕,咱俩等会去周围的宾馆开个房,陈老哥你今天尽管吃饱喝足再睡一个饱觉。”

“等到休息好了,明天老哥你再回去。”

眼看着老陈想要拒绝,曹青摆了一摆手,直接递给他一瓶啤酒彻底打断了他的言语。

“喝就完事了,只要别喝出事,也别喝得不省人事,今晚住哪以及花费多少钱的问题,陈老哥你就不需要考虑了。”

“我曹某人是谁?我是导演!我不缺钱!”

说话间,曹青神色激动,比起平常大部分时候的温和状态,简直完全换了个人。

在这一刻,曹青总算是摆脱了之前那种装模作样的自己,狂妄轻浮的特别像个俗人,像一个前世那般真真切切活在凡世中的俗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