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1997
  • 华娱请回答!1997
  • 你的林羡鱼
  • 3261字
  • 2021-10-31 12:04:11

1997年,京城。

现在时间正是冬末,天气本就冷得惊人,偏偏昨天还刚下过雪。

今天早晨太阳出来后,这雪水一化,那气温真是低得吓人。

即便是穿着厚棉袄,曹青也没有感觉到多暖和。

穿越前,曹青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湘南人,虽然每年冬天也能见到些许白雪,但哪里见过雪这么厚、气温这么冷的北方冬天。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即便他已经穿越过来这个世界整整三天了,并且他穿越过来后所占据的这具身体还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但是他依旧有些不适应京城这种干燥到过分的气候。

“我尼玛,怎么就穿越了呢?见了鬼!”

“我在我的2022年活得好好的,我又不差钱又不差女朋友,眼看着祖国统一了,我也要结婚了,无缘无故把我丢到这个1997的年代。”

“这个年代就连个像样的手机都没出现,想找点消磨时间的娱乐方式也没有。”

“不能刷短视频,不能上网追剧看b站打王者,就连想要发个朋友圈感叹一下心情吧也不行。”

“我怎么就穿越了呢!穿越也就算了,还非要我拍电影!我一个扑街写手连小说都写不好,剧本也不会写,就连给女朋友拍照片都不知道如何找角度,我穿越过来有啥用啊我。”

“系统你是不是以为我前世写文娱小说的,我就一定会拍电影,那人家杀猪的也不懂如何给母猪接生呀。”

百无聊赖的蹲在街头,狠狠将手里刚买来的烤红薯咬出个大缺口,曹青口里不断念叨埋怨着。

穿越这种事情固然好,但是比起前一世虽然平平庸庸却也还算得上是正常的人生,这一世的身体,那就当真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了。

曹青如今的这具身体是典型的草根出生,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在简简单单的读过九年义务制教育后开始游荡社会,一路跌跌撞撞的成长。

进厂、打工,等挣到钱了,就租个房子,天天吃喝在网吧里面;钱花完了,那便继续进厂打工。

就这样,一直等到曹青穿越过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依旧明明顶着这样一张帅气无比的脸,一米八几的高大身材,却几乎没有耍过什么女朋友。

他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一直到曹青穿越过来后,这个同样叫做曹青的倒霉家伙那历经了二十年的浑浑噩噩生活才终于得以解脱。

就这样一个身份,就这样一种背景,实在是很难让曹青拥有代入感,若非拥有系统,这样的开局简直就可以说是困难了。

想到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的困难,曹青蹲在地上愤恨的一口一口啃着烤红薯,就像是在咬什么深仇大恨的仇人一般咬牙切齿。

“靠!踢死你!”

片刻后,好不容易吃完烤红薯还不小心沾了一手粘稠物的他,心烦气躁的站起身子,狠狠一脚踹在了身旁的电线杆上。

“哎呀我操!痛死我了。”

脱下鞋子慢慢用手搓揉着自己脚掌大拇脚,身子斜靠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曹青用闲着的左手从兜里掏出一包刚买的大前门。

撕开封口,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放在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清新的烟草味让他鼻子相当过瘾,忍不住又用力吸了几下。

香烟的味道一瞬间勾起了曹青的嘴瘾,他用手用力敲了敲烟嘴把烟叶敲紧,从裤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开始吞云吐雾。

在烟幕云雾里,曹青脑子慢慢清醒了一点点。

不顾自己就在大街上,曹青忽然站起身来,用力的一拍手一跺脚。

“不行,这么瞎等着不是办法,找的那些群演看起来也不是一些特别靠谱的,我得立个牌子去招人。”

“这里是哪?这是BJ!皇城脚下!这个年代那些制片厂门口到处都是充满演员梦的人。”

“不仅如此,这里还有中戏,北影两座专门培养演员的院校在。”

“我就不信我弄个桌子去它们学校里面招人,还能招不到几个会演戏的好苗子。”

曹青越想越对。

满脑子都是去找演员想法的他,随手将烟头抛在地上。

用力抓了抓自己脑袋上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裳,曹青脚步轻快的就想离开这里去中戏、北影寻找那些稚嫩的小苗子。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你烟头丢我脚上了你知不知道?”

“你抬脚就想走,道歉都不道一句,你怕是苍蝇放屁想得美!”

正踏出脚刚走一步,一道充满山东大碴子味的愤怒嗓音落入曹青耳朵里。

曹青回过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大脸庞。

“咦,你不是,你不是……”

“你是黑皮!”

“哎呀,我想死你了,黑皮!”

看着映入眼帘的那张橘皮小长脸,那张脸上充满喜悦感的模样,即便是明知道对方正在愤怒期,曹青也忍不住一下子直接抱了上去。

等了好几天,怎么找也没找到什么适合的演员,曹青都已经打算去中戏、北影一个一个找角色了,谁知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

不过就是这么一转头一晃神的功夫,这么大一个黑皮便直接从天而落到了他的跟前。

感动呀,曹青此刻心中当真十分感动。

“我ri,你小子骂谁呢?谁黑皮?”

“大街上的你别对我搂搂抱抱,小心我告你流氓罪。”

“哎,你怎么还上手摸呢?”

恶寒的一把推开将曹青身体推开,黄勃再也顾不得自己还在大马路上,他穿着一身厚实的军大衣,长发飘飘的指着曹青破口大骂道:

“你个流氓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无赖我告诉你,你个强盗,你一点教养都莫有啊你!”

“大马路的,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摸我?你敢摸我!”

“街上的父老乡亲们,你们都看到了啊,这个强盗、流氓,他光天化日之下摸我呀!”

“大家一起扭他送公安局!”

一边说着这话,黄勃一脸的气愤委屈。

这段时间他本来就心情不好,周围那些同样在京城三里屯歌唱的同伴们都火了,唯有他,还不知道何时能出头。

从十九岁开始,这四年来黄勃感觉自己简直是“旺夫相”。

最开始他和毛泞、杨玉莹都待在广州太平洋音乐,没想到没过多久这两人就火了,唯独留下他一个。

气不过也容不进圈子的黄勃一怒之下直奔京城。

转眼间,他就已经在京城三里屯混迹卖唱了好几年。

这几年中,先是跟他一起在歌舞厅瞎混的满文君、满江加入了大唱片公司有了前途,最近周讯和她男友窦朋也火了。

为此,黄勃大受刺激。

要知道大家都混歌舞厅,在唱歌水平技巧上黄勃并不输于这几人,但偏偏就是因为一张脸生得不够好,便连遭挫败。

这些日子里天天都在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感到迷茫的黄勃,晚上不喝酒难以入眠、早上醒来没活时经常一发呆就是一上午。

为了调整自己心态,赶着今天下午的休息时间,黄勃便打算出来时逛逛街,没想到又碰上这事。

一个神经病,上来就抱着人叫黑皮,还摸人脸蛋,这都什么事!

“喂,喂,喂!”

“黄兄!误会,误会…”

“你是不是最近在京城三里屯唱歌,我叫曹青,你粉丝!我听过你唱歌呀!”

“我今天是来找你拍电影的!电影,知道吗?上大银幕的那种。”

“我想要让你扮演的角色叫黑皮,在剧里面戏份不少,这部戏投资一两百万呢!勃哥,勃哥,你感不感兴趣?”

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在街头众多吃瓜群众的围观之中,黄勃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如同被什么给狠狠撞击了一下。

在这种感觉的驱使下,原本还满腔情绪的黄勃一下子突然哑了嗓音,他气势也一下子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情不自禁的,黄勃脱口而出道:

“我?拍电影?黑皮?”

“哥,来来来,来旁边,咱们细说一下。”

……

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在没有吃到它前,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黄勃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出门逛街散心的时候碰上自己人生中的贵人。

要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刚遇上他时,黄勃还一度认为这是个神经病!

酒桌上,黄勃、曹青二人推杯换盏,相聊甚欢。

就着桌子上的两盘花生米、一碟酱猪头肉,黄勃一脚踏地、一脚踩在椅子上,说话间情绪激情澎湃,长发肆意飞舞!

“青哥,你说的这话简直太他娘的对了!”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不吃到下一颗,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屎味还是甜味。”

“生动,形象,你简直就是一个哲学家!”

“我脖子服了,我tnnd谁都不服,就服你!以后…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小弟我就跟着大哥你混了。”

“咱哥俩先拍电影,然后你当大导演,我当大明星,娱乐圈那些好看的妞到时候都是咱俩的,脖子我等这个机会真是等太久了。”

酒桌上,看着喝得半醉,就着酒劲半真半假说着大话的黄勃,曹青很欣慰。

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电影中的第一个演员对象。

系统给的时间有限。

半个月内要是电影不开机,那这一笔用来拍摄电影的一百二十万资金就直接没了,两年内系统也将处于封闭期。

为了金手指,为了将来的美好钱途,这些日子曹青同样焦虑得很。

如今终于开门红,他也算是放了大部分心。

“来来来,咱哥俩走一个!”

“以后有我曹青一口饭吃,就绝不少你脖子一口汤喝,今晚不醉不归~”

酒桌上气氛觥筹交错,一时间欢快得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