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悲哀
  • 夺盛
  • 太逍
  • 2042字
  • 2021-10-27 12:00:49

第一箭,百步远距离射出。

虽然这个距离的箭矢已经大幅降速,变得容易躲避。

但接近两斤重的精铁箭矢,在这个距离,也足以轻易洞穿一般的轻甲!

撕裂一个人,更是不在话下。

而那王拙阳,在没有回头的情况下,居然提刀后撩,挡住了这一箭!

说明对方,无论是反应力,感知力,力量,还是自信程度,都是上上之选。

第二箭,是在接近十步距离射出的,而且和第一箭一般,是在对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射出的。

当时余杭假装冷笑,却在笑声未停之时,忽然松开弓弦。

余杭回忆起来。

在自己松开弓弦之时,那王拙阳居然没有被眼前不断放大的箭矢吓到,从而闭上眼睛。

甚至,他连眼皮都没动弹一下!

他压下了这种本能,并且下意识地就想翻身躲避。

但当他腿部绷直之后,他却没有了动作。

是知道自己躲不过了?

还是……

看穿了那箭矢并没有射向自己?

余杭猛地瞪大眼睛。

十步近的距离,自己的弓箭从射出到击中目标,几乎眨眼间就可完成。

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对方居然还来得及反应和判断箭矢的朝向?

那么这将是什么超人的反应和判断?

那么跟这般,当时还提着刀的怪物交手了好几招的江庚,又有多么恐怖的实力?

余杭缓缓吐出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想法。

“那我这就让大家一起布置一下周围,争取早日完成新兵的征召。”余杭对着罗尚武拱手道。

“嗯,我有些累了,先到一旁歇息一会,你帮我看着他们吧。”罗尚武说完自己今天的经历,也颇感一阵无力。

他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接触到如此大,还如此密集的冲击了。

他摆摆手,自顾自走到了一边,寻了个地坐了下来。

“以后,就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罗尚武轻叹道,扬起头,看向安水河畔。

此时,太阳微斜。

偌大的日轮悬挂于天穹,投下万丈霞光。

赤金色的光芒在安水上晕散,化成一片华彩。

河畔周围错落有致的建筑,在光华下拉出各自不同形状,长短的影子。

炊烟袅袅,安静和谐,一派祥和气象。

罗尚武悠悠叹了口气,微微闭上双眼。

本来他虽然年纪日渐变大,但到底还算是年富力强。

但今天短短半天,就让罗尚武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老去。

而另一边,江庚则站在小船的船头上眺望。

负责驾船的是个约莫四十岁的男人,他刚刚在码头上,真切地看完了征兵处发生的一切,自然知道江庚刚刚,可是从那一队骇人的骑兵中走出来的,当下便一语不发,生怕激怒了江庚。

江庚也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他需要的,只是一条船而已。

无论是客船还是商船,甚至是脚下的这艘小渔船,他都不会挑剔。

他这次出门,除去要看看罗尚武筹备水师一事进行得怎么样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出城!

他不是为了逃跑。

他是为了观察城外水路的环境。

说到底,他毕竟不是隆安城本地人,对于本地的了解并不比罗尚武多多少。

而现在的江庚,是绝对不愿意将一切都押在别人身上的。

在他看来,生命,唯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方才能叫做生命。

而罗尚武这么着急筹备水师,说明水上的战况,将会极大影响到整个隆安的安危,也就极大地影响到江庚的人身安全。

而现在,他同样要负责水师的建设和训练,那么如何因地制宜地进行对抗,就成为了江庚目前为止,必须要考虑的东西。

“这……这位爷,你还没说,到底要去哪呢?”

就在江庚思考的时候,一旁的船夫撑着木浆,瑟缩着试探道。

他平日里虽然也做些送人过河的活计,但更多的是靠捕鱼为生。

就在他脚旁,还堆着一张渔网。

今天他收成不好,便想着到码头看看,看能不能赚点钱,弥补一下。

谁料却让他刚好碰上了,上百骑兵奔涌冲锋的骇人场面。

他当时直接呆住了,直到江庚上了船,让他出发,他才回过神来。

他刚刚一直都不敢出声。

但随着两人离码头越来越远,船夫的心中也难免生出了恐惧。

他想要离开,但在这水面上,也无处可逃。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问江庚了。

江庚看着一片赤红的安水河面。

即使已经快接近傍晚,但此时的安水依旧繁忙。

商船,客船,渔船,络绎不绝。

渔夫的号子,船帆的卷动,河水的翻涌。

无数的声音,气味,颜色,都在告诉江庚,这是一座繁华的城市。

但是这繁华的背后,却隐藏着一片,越来越阴沉的乌云,但城中的人,却一直毫无所知,仍在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

无知,是福吗?

江庚看了看船夫的脸,看着那被风霜侵蚀出点点瘢痕,又在太阳下变成黝黑的皮肤,心中忽而有些悲哀。

普通人,不知道这件事,直到灾祸真的到来之时,才会醒觉。

值得悲哀。

他自己知道这深沉的危机,但是却无力回天。

那种直面对抗一整个城市,一整个时代的沉重感,同样值得悲哀。

“这位爷?”

眼见着江庚迟迟没有回答,而且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阴沉,船夫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扼住了,一种恐惧从心底疯狂生长起来。

“送我去城外。”

江庚回过神来,缓缓开口道。

似乎看到了船夫脸上怪异的神色,江庚补充道:“船费我会给足你,放心。”

“这……”

听到江庚的回答,船夫一时间迟疑起来。

他偷偷瞧了瞧江庚,似乎在确认江庚是不是那些残暴凶恶之人。

“可是,这位爷,这会儿,东面不给出城了。”

船夫轻声地开口。

江庚脸色忽变。

上次他跟祁承业出城,走的是西城门。

而东面,正是静海县的方向!

看着江庚再次阴沉下来的脸色,船夫吓得几乎要跳水离去。

但他想着,这船是自己的命根子,没了自己也不用活了,方才没有做出这般举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