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对战王拙阳

  • 夺盛
  • 太逍
  • 2012字
  • 2021-10-23 16:58:00

罗尚武有心对抗。

但他此时不仅手上没有武器,而且他今日也没穿戴盔甲,真要让他跟面前的男子对拼,他心中竟然有点犯怵!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身体机能逐渐开始老化,已经不复当年武勇了。

毕竟拳怕少壮,真要让他下场和王拙阳对拼,还真未必能赢。

就在此时,地上已经躺着了差不多十个人。

剩下的士兵纵然再怎么精锐,在面对着这般强劲得不似人类的对手,和看着一地哀嚎的战友,也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

他们拿着刀不断后退,看向王拙阳的目光中满是畏惧,再无一开始的凶狠,看上去就像是朝着猛虎龇牙,但尾巴却垂到地上的野犬。

中看不中用。

“兵不错,但你为人不行,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让开!”

没有去看那些已经没了胆气的士兵,王拙阳朝着罗尚武冷喝道。

他脸上依旧是平淡凶悍的表情,似乎宣告着,摆平这些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一样。

“王拙阳,我再说一次,回来!”

就在此时,少女似乎终于喘过气来了。

她看着场中横七竖八倒着的士兵,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她心中莫名生出一种不安来,声音都比平时来得更高。

“你就在那里等我,很快。”、

王拙阳没有回头,缓缓开口,脸上满是倔强。

“真是头牛!”

少女气急,但是又无可奈和。

这些日子她也算对王拙阳有所了解,知道这人是死脾气,一旦打定了主意要去做什么,那么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怎么,要我亲自请你?”

眼瞧罗尚武并没有回答自己的想法,王拙阳缓缓开口,声音更加冷了三分,“那好。”

生硬话语落下,,他打算动手了。

他时间不多,解决完这事,还要去做本来要去做的紧要事。

就在此时。

江庚忽然缓缓迈步,越过罗尚武,走到了场中。

“奉川,你干嘛?快回来!”

罗尚武眼角看见江庚的身影,一张微红的脸上,脸色愈加难看,他连忙压低声音,朝着江庚低喊。

他可不愿江庚在自己面前出了什么事,不然祁承业那边难以交代。

而且,自己堂堂昭信校尉,居然要一个少年挡在自己身前,要是传出去了,定要让人笑话!

江庚却好似完全没有听到罗尚武的话一般。

他目光平静,视线轻轻掠过少女和王拙阳。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大敌意,但是现在,恭喜你,如你所愿了。”

江庚抿着嘴唇,站定脚步,神色坚韧。

“呵呵……”

见状,王拙阳发出一阵蔑视般的冷笑。

“混账!”

一旁,见到自己的劝告无用的罗尚武正在大骂手下。

那些兵卫也深感屈辱,低着头不敢回话,回到场中拉起同伴到一旁救治,眼神复杂地看向场中。

至于征兵处的那些应征者,同样如此看呆了。

他们也没想到,刚刚莫名其妙就落幕的大戏,居然转头就重演了,甚至演得更加精彩!

精彩到,让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那随时可能殃及池鱼的危险。

少女又急又怒,看着场中对峙的两人,却毫无办法,鼻尖的汗珠润湿了轻薄的蓝色轻纱。

“还不拿你的武器吗?还是你想赤手空拳?”

王拙阳看着雕塑般矗立的江庚,缓缓开口。

江庚微微眯眼,没有作答。

他伸手往后一甩,木匣瞬间转到身前。

“匡。”

一声脆响,木匣被打开。

瞬时,银芒乍泄,如明月出云。

长枪曳地,冰冷肃杀之气代表着江庚的回答。

“想不到,汤家也会枪。”

王拙阳的脸上还是没有多少认真的神色。

他略微惊奇地说完,便如同炮弹一般前突猛进,极其突兀,速度简直超越了常人理解的范围。

刀锋上的寒芒令江庚下意识地眯眼,他捏紧长枪的枪杆,忽而踏步向前,长枪随着身体的动作向着天穹斜飞,而后在手臂的拖动下,如同流星般猛地下落,拉出一道明亮的流光。

“锵!”

枪尖和刀锋相击!

一声脆响,如同玉盘乍碎。

巨力之下,枪杆都弯曲成一个恐怖的程度。

江庚也终于明白,那些个士兵为什么会被眼前这人,一刀砍得捂住手痛呼,甚至握不住兵器了。

仅仅是一击,江庚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骨在发酸发痛!

这人,简直就是大力狂魔!

但这种痛苦中,江庚同样咧嘴一笑,满嘴银牙在阳光下闪动着明艳的光。

这一下,仅仅只是试探而已!

王拙阳狞笑:“力气不错!”

和江庚一样,他同样也是在试探江庚的实力深浅。

长枪猛地回弹,江庚借力后跳半步,枪尖划出一道惊艳的弧光,长枪划出的范围足有四米方圆,整个枪杆如同巨蛇鞭挞,朝着王拙阳的头颅狠狠落下!

“呼呼!”

强烈的呼啸声响起,预示着这是势大力沉的一击,足以轻易抽碎一个头颅。

“砰!”

一声沉闷到极致的重响。

沙尘滚动,银芒闪烁。

王拙阳微微扭腕,后发先至地用刀身拍在了江庚的枪杆上,巧之又巧地将这原本沛然莫御的一击给化解了。

王拙阳脸上的笑意更甚,他继续前踏,长刀游鱼一般在腰间流转,忽而阴险地朝着江庚的心头刺去。

江庚心头一凛,下意识就要抽回长枪抵挡。

“妄想!”

王拙阳忽而低吼一声,空出一手猛地钳住了枪杆,巨力之下,居然让江庚生出了一种在倒拔垂杨柳一般的艰难。

“呼!”

刀芒已至身前。

江庚猛地咬牙,果断松开枪杆往后急退,而后豁然抽出后腰处的短刀,险之又险地挡住了眼前前刺的锋芒。

“锵!”

强大的劲力透过刀身,完全灌注到江庚的身上,让江庚怀疑自己的手骨是不是已经裂开了。

一股火烧火燎般的剧痛瞬间侵占了整个小臂,酥麻得几乎失去了知觉。

见得江庚居然挡下了自己的攻击,王拙阳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惊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