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论水兵训练
  • 夺盛
  • 太逍
  • 2031字
  • 2021-10-21 19:23:32

江庚见状,微微点了点头。

尊重,是任何合作想要成事的前提。

没有尊重,就没有必要合作。

江庚冒着得罪罗尚武,和他的数百个精锐骑兵手下的后果,就是为了得到尊重。

尊重,看似很平常。

但是却很少人能真正怀揣着这种东西。

捧高踩低,是人的本性。

蔑视,有时是出自本能的。

罗尚武想要依靠第一印象来阻止江庚出风头。

但其实他自己就落入了第一印象的影响当中。

他第一次见江庚的时候,就觉得江庚太年轻了,不可靠。

所以他在今天见到江庚之后,虽然言语上和行动上,看上去对江庚十分礼貌,但实际上,内心里还是看不起江庚。

他觉得江庚不行。

所以在江庚说出什么,做出什么之后,他想到的不是认同,而是拒绝和反对。

在前世,这种东西叫做杠精。

他不会在意你说了什么,他只会在意如何反驳你的观点。

而跟一个整天反驳你的人合作,怎么可能做得成事?

“先前对你有所冒犯,还请罗校尉莫要放在心上。”江庚拱了拱手,说道。

“不怪,不怪。”

罗尚武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看江庚,但嘴上还是说道。

“反倒是你,让我幡然醒悟,大义面前,居然还怀揣着这般龌龊思想,实在是不应该。”

罗尚武脸上并没有出现恼羞成怒的神色。

他能从一个小卒在军营中摸爬滚打,直到成为一个校尉,心性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只不过他久居高位,已经有些忘记了以前的初心。

此时他重新将今天发生过的一幕幕,重新回想了一遍,便觉得江庚的声音有如梵音震耳,令人心生悔悟。

他居然,连最基本的尊重,和最基本的大事为重都忘了。

他只顾着自己能否掌握兵权,却下意识地将其他参与者都当做了竞争者。

他来隆安城,是为了保卫隆安城中,四十八万余黎民的性命。

而不是来此争权夺利的。

他忽而想起那些个说书人口中,那种一叶障目的故事。

那些故事中的人,跟现在的自己,何其相似?

罗尚武想明白之后,便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他此时心中已经再无一开始的愤怒和憋屈。

他并非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

不然他也爬不到这个位置来。

他略作思考,便轻声朝着江庚说道。

“听闻世子殿下说,你对水师颇有见闻,方才你说的思路虽然也不错,但却缺少了详细的方法,不知可否再与我详细说说?”

看着罗尚武飞快转变过来的神情,江庚也有些惊讶于罗尚武的心态。

“若是罗校尉能给予我最基本的尊重,那我自然也会竭尽全力,毕竟我也是为了来助罗校尉一臂之力,组建一支强盛水师。”

江庚一边说着场面话,一边思索着该如何跟罗尚武言说。

其实在祁承业当着罗尚武的面,说江庚对水师训练颇有研究的时候,江庚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虽然他是被祁承业强推着上场,但他绝不是那种,只会逃避的人。

他从当天晚上开始,就开始思考这事了。

“就如我刚刚所说,我们需要的水兵并不需要太强的肉搏厮杀能力,若敌方真的靠岸登陆,我们应该是依靠其他的兵种去对抗,而不是由我们的水兵进行对抗。”

江庚看了看那些兵卫和应征者,缓缓出声道。

而罗尚武也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色,静静地听着江庚的话,并且将江庚说话中的重点,记在脑子里。

他现在已经忘了自己一开始想的是什么。

他现在需要的,是如何组建水师抵抗外敌。

为此,脸面也不再重要了。

“我们需要的,应该是拦截他们依靠安水的便利,快速进城和运输兵力辎重,所以我们需要在开阔水面上作战。”

江庚伸出手指,指向在太阳下闪动着粼粼波光的安水。

“而普通的弓箭手,射程也不过百步左右,想要在远处发起进攻,那么我们就需要和夷寇同样的武器,那就是火炮。”

“火炮……”

罗尚武轻声呢喃着。

彼时的大盛已经有了火药,只不过更多地用作烟花娱乐。

但火炮其实也已经有了。

唯一为难的是,隆安城中的火炮数,有些少。

罗尚武默默记住这一点,没有出声打断江庚的思路,继续听着对方的话语。

“而我们除去在岸上布置武器之外,水上也需要火炮,这样如果什么地方需要增援,我们也可以去到那里,进行支援。”

江庚的手指顺着安水的流向,一直指向遥不可见的城外。

“所以,战舰也是我们需要的东西。也同样因为如此,我们征召的水兵,应该需要水性,驾驶船舶,和发射火炮的能力,这三种能力,应该是最重要的三项能力,我们应该重点考察这三方面的能力。”

罗尚武微微点头,微微捏紧手掌,脸上颇有些醒悟的模样。

这些东西,确实不是他所知道的。

他懂的,是如何劈砍,如何御马,如何越野,如何冲锋,如何开弓。

至于什么驾船,他确实一窍不通。

他生在内陆,见到水和船的机会非常少。

“所以,我们需要的东西,一是战舰,二是火炮,第三才是对水兵的训练。”

江庚看着罗尚武似懂非懂的神情,将目光收了回来,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训练方式,你可有建议?”

罗尚武已经彻底发挥不耻下问的精髓了。

他现在已经明白,祁承业没有骗自己,眼前的少年,是真的有本事的。

他现在哪里还敢摆资历?

若是别人不说,还以为江庚是将军,他是小兵呢。

“首先,水性可以直接从一开始就进行筛选,所以平日里训练的,主要是驾船和打火炮,此外,才是体能的训练。”

江庚一个个地分析道。

“所以,现在最紧急的,反而不是征召新兵,而是造船和火炮?”

罗尚武皱着眉,苦苦思索了一下,忽而想明白了什么一样,猛地抬起头,对着江庚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