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所求

  • 夺盛
  • 太逍
  • 2021字
  • 2021-10-20 16:58:00

罗尚武此举,其实也不算错误。

经验之所以叫做经验,那就是因为它管用。

不然的话,那就不叫经验了,而应该叫做教训。

所以罗尚武的初心其实并没有错。

错就错在,他以为自己的经验在什么地方都适用,却没有弄清楚因地制宜的意思。

江庚也是在到了现场,并且进行了细致的查看,方才发现这般隐藏的情况。

因为他在练兵上面,算得上是半个门外汉,所以看待事物之时,反而能够更加中立,反而看得更清晰!

那些军士则不同,虽然他们也能看到征兵处的各种情况。

但是他们的经验和他们对罗尚武的信任,无时无刻都在告诉他们:

这样做没问题,这样做是最稳妥的!

所以他们身处此地,反而一点都不觉得这些关卡,到底有什么不对。

而这,就是罗尚武和其兵卫们犯下的错误。

相信以前的经验,而且盲从权威。

本来其实这都还没什么,毕竟这征兵才刚开始。

若是罗尚武配合一点,马上重新布置现场,然后让人重新张贴文书,最多也就拖迟个一两天。

但这罗尚武恰恰又想着,在今天佯装对江庚很客气,但实际上却要让江庚完全没有在新兵面前,出风头的机会。

所以他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立马吩咐手下去解决问题,反而想的是先支开江庚,再对现场进行处理。

但他却不知道,他这些手段,对付其他任何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可能都有用处,但唯独在江庚这里,没用!

在江庚选择独自一人前来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江庚对于罗尚武准备好的一切都毫无畏惧!

只是罗尚武看不出来,甚至还以为江庚没想到自己的想法,是自己送上门来!

这就导致了江庚痛斥罗尚武的一幕。

周边,二十余兵卫虽然放下了长刀,但并未收刀入鞘,明亮的兵刃依旧闪动着危险的光芒,黑亮的甲胄随着兵卫们的呼吸声,发出轻微的脆响。

至于还在关卡中的那些应征者,早已经看呆了。

大盛和平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平常百姓家平日里,哪里有机会亲眼见着这披甲带刀的军队。

而且罗尚武带来的这些,还都不是普通兵卫,都是精良的骑兵,素质比普通的步卒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他们个个都长得牛高马大,臂膀粗壮,目光狠辣,平常人对上其中一个,都可能被吓得嘴唇发紫。

但他们看着被包拢其中的江庚,那个俊逸非凡的少年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赞叹他的英姿,还是赞叹他的勇猛无畏。

这个少年分明还年轻得很,甚至比他们这些应征者都要小。

但就是这么一个看着还有些稚嫩的少年,面对着二十余凶神恶煞的持刀兵卫,还有那个怒气威严写满脸上的将军,居然毫无惧色。

甚至!

若是刚刚没有听错的话……

那个年轻人似乎还在狠狠叱骂那个威武凶煞的将军!

就连那些兵卫跑上去之后,那个少年还在怒骂!

他们虽然感到可惜,但也想看看那个少年会遭到什么待遇。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那个少年分明还在痛骂,那是那个将军模样的人,居然出声让那些兵卫,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那个少年!居然手无寸铁便以一敌二十,还让对面先行放下武器了!

一时之间,每个应征者的心中,都生出了无数的猜想。

这个少年是什么王孙贵胄……

这个少年是什么绝世高手……

这个少年是什么仙人转世……

这个少年是什么……

一时间,每个人的心中都想好了一篇浩瀚,荡气回肠的史诗。

而那依旧保持着冰冷面目,脸上毫无惧色的俊逸少年,就是其中主角。

“将军的待客之道,果然新颖。”

江庚缓缓扫过周围的兵卫,再次出声嘲讽。

但他心中却没有多少恐惧。

既然刚刚罗尚武已经出声打断了兵卫们的动作,那就说明,罗尚武还没有彻底丧失理智。

而还保持着理智的罗尚武,自然明白,江庚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问题,唯独是不能在他的面前出现问题。

不然的话,罗尚武不仅需要面对祁承业的怒火,还要面对重新凑集银钱的难题。

“都给我退下,没听明白吗?”

罗尚武喘着粗气,声音压抑得好似晴日里的闷雷。

那些个军士看着自己平日里敬仰的将军,居然被逼迫到如此境地,心中也不免生出难以抑制的愤慨和羞辱。

他们知道应该听从罗尚武的命令,但是这更加让他们感到难受。

“将军!”

有人终于是忍耐不住了,失声道。

“将军!将军!”

而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就会有更多人出声。

他们看着罗尚武,吸着气,动容道。

“你们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看着手下居然不听自己的命令,罗尚武心中的气愤不仅没有因为他们的行为有丝毫的减少,甚至还有更加爆发的趋势!

这些兵卫们的做法让他感觉,自己在江庚面前更无脸面了!

“属下不敢!”

一众军士声音颤抖,忍着心中的情绪,还是选择转身离去。

他们转过身去,便看到了那些看呆了的应征者。

于是心中憋着气的他们,就把情绪发泄到那些人身上。

“看什么看!继续走!”

待得所有人都离去之后,罗尚武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似乎从未了解过一丝半点的少年,终于开口了。

“你想要什么?”

江庚看着罗尚武,轻轻地开口:

“尊重。”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要针锋相对的意思,甚至可以说对罗尚武同样是以礼相待。

但是在这种礼貌对待中,江庚并没有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

那就是尊重。

“我要的只有这个,至于其他的事,我也不会讨要。你懂我的意思吗?”

江庚的语气也恢复了平淡,但脸上的神情却是十分认真。

“好。”

罗尚武瞳孔微微放大,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江庚,似乎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少年。

他沉吟了半晌,方才缓缓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