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心

  • 夺盛
  • 太逍
  • 2110字
  • 2021-09-10 12:03:07

崔山的房间中的装潢比江庚那间小院好得多。

屋中那些木案,挂画,花瓶之类的东西虽然不是珍品,但摆放得体,自有一种古香古色的韵味。

此时昏暗的房间中点着两盏油灯,火苗飘动,照亮了崔山的脸。

积威犹在,崔南瑟缩着走到房中,躬身做礼。

“爹。”

“起来吧。”崔山窝在一张老爷椅上,眼睛半闭,“今天的事林三跟我说了。”

“我……”崔南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就要开口解释,却被崔山抬手打断。

“或许是我对你太过严格,才导致你自小秉性柔弱,”崔山叹了口气,“但今天你做的事,够硬气!给我长脸!”

“记住,你是我崔家的种,要像个男人,以后这图业,也是迟早要交到你手上的。”崔山缓缓开口,声音略显沙哑,“你若是不能驯服手底下的人,那么以后等我老了,图业难免分崩离析。”

“不,爹你怎么会老呢,在孩儿心里,你永远……”

“好了,今天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些话。”崔山的声音猛地凛冽起来,像是慵懒的猛虎猛地张开了利爪,吓得崔南剩下的半句话卡在嘴里。

“过来坐。”崔山的声音又柔和起来。

“是……是。”崔南瑟缩着走到崔山身旁,寻了张椅子坐下,腰板挺直。

“对于那江庚,你怎么看?”

“都听爹你的吩咐。”崔南双手撑在膝盖上,试探着回答。

“嗯?”

“孩儿愚钝,还请爹您明示!”崔南作势又要起身做礼。

“我就那么可怕吗?”崔山叹了口气,侧过头看着崔南。

崔南微微低头,却不说话。

“你知道精盐代表什么吗?”得不到回复,崔山又自顾自地开口询问。

崔南的脸色越发难看,他虽性子弱,但绝不愚钝。

精盐,可谓黄金。

不然也不会有私贩拼着杀头的大罪,也要去煮盐,贩盐。

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足以令一些人抛头颅洒热血。

更别说价格更高的精盐了。

“可是……这是杀头的大罪啊。”崔南抬起头,声音颤抖地劝阻。

崔山收回目光,看向油灯下昏暗的挂画。

画纸之上,是一只下山的吊睛猛虎。

“我十八年前联结同乡,组建图业抗击山匪,而后开始依靠漕运营生,帮里的几十个兄弟拼死拼活,一年下来能赚多少银子?我觉得你比我更清楚。”

崔山伸手拍了拍崔南的肩膀。

“如今静海县沦落,我们能接的生意大受影响,现在又因为争抢生意遭逢如此祸事,接下来呢?跟昆仑他们拼死拼活?就为了讨那一碗饭糊口吗?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干一次大的?”

听着那略带蛊惑的声音,崔南的脸色变了又变,好半饷,他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但若是逼迫他,怕是会引起他的反感,他这个人……”

“他不还有个妹妹吗?”崔山冷冷打断道。

崔南猛地抬起头,冷汗瞬间濡湿衣襟:“这是不是太过于不讲道义了?”

“诶呀,只是说个思路嘛,你急什么,”崔山劝慰道,“明天事情处理完,你去拿几钱碎银子给他,财帛动人心。”

“是。”

“嗯,下去吧。”

昏黄的灯光中,崔山缓缓眯上了眼睛。

……

翌日清晨,阴天,空中飘着一层薄雾。

或许是化学老师真的发挥了作用,在遥远的东方保佑了江庚。

制出的精盐雪白细密,据见过精盐的崔南所说,这盐看上去几可乱真。

忙碌了一晚上的帮众即使已然疲惫不堪,但还是迫于崔山的威势以及求生的欲望下,强撑着精神把盐放到麻布袋中,出门运向城中心的盐铁司去。

有惊无险地完成交货,崔南腆着笑脸从盐铁使手上拿到了此次押运的报酬。

崔南遣散了跟来的帮众,让他们牵着马车回去休憩。

被单独留下的江庚和崔南走在长街上。

“来,给你的。”

崔南看着帮众远去,从报酬中挑出了两颗碎银子,放到了江庚的手上。

江庚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手上的两颗碎银:“是你的意思?还是?”

崔南木着嘴,微微低头,没回答。

“我不是还花了你们的银子买药吗,钱还没还清呢,这银子不用给我。”江庚见状,想要把银子塞回去。

“那些药钱,就当是你杀的那两个东洋猴子所换来的那些赏钱了。”崔南尴尬接话。

看着崔南脸上为难的神色,江庚只能把银子收好。

想了想,他又掏出了一颗碎银子塞到崔南的手上:“帮中的兄弟似乎对我挺多怨言的,这些钱,就帮我买些酒水分与他们吧。”

崔南原本还一脸困惑,直到听完江庚的话,脸色才微微涨红,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兄弟,你真的……真的是让我无地自容。他们这么待你,你还请他们吃酒?”

江庚摇摇头,这银子代表的意思,无非就是收买他。

但他一心想要离开,若是整天遭到众多帮众的敌视和监视,那么想要带着妹妹离开驻地简直难过登天。

至于银子,只要有用,花了就花了。

李白说的好:“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虽然不是一掷千金的豪侠,但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

回到驻地,崔南将买来的廉价酒水分发下去。

“多谢南哥。”

“莫要谢我,这是江庚兄弟出的酒钱。”崔南连忙摆手。

话音落下,众人明显呆住了,但是看着崔南认真的神色却又不像说笑,才终于接受了这事,于是他们看向江庚的眼神,也都发生了变化。

他们其实也只是些愚鲁的水手脚夫,会因为别人的一时怂恿而敌视江庚,但也会因为他的一点小恩惠而改变对他的看法。

他们有错吗?

曾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江庚认为他们没错。

人各有志。

他们选择相信与他们更亲近的林三,而不愿意相信陌生的自己,是合情合理的。

“这些日子,给各位兄弟添了麻烦,小弟江庚,给兄弟们道个不是。”

他立于空地上,轻轻一拱手。

“江庚兄弟莫要客气!”

“嘿,我们那是被猪肉蒙了心,兄弟莫要介怀。”

正所谓吃人的嘴软,那些个三大五粗的汉子涨红了脸,声音结巴,也不知道到底是酒气上了头,还是天气太热闷了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