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痛斥
  • 夺盛
  • 太逍
  • 2016字
  • 2021-10-20 14:04:28

江庚看着罗尚武怪异的眼神,还以为他终于想明白了,当下对着后者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罗尚武看着江庚的笑意,咬咬牙,生冷地开口:“唔……你说的倒有些道理,但实际上到底病症是不是如此,我们却并不知道……我觉得这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毕竟兹事体大,不应该如此轻易就妄下结论……”

看着罗尚武明知自己理亏,却还是强行解释,江庚对于眼前此人的脸皮的认知,也算是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好家伙。

我都故意给你这老小子留足了面子,你却不领情。

你这老匹夫,甚至还要学祁承业那套是吧!

江庚微微眯了眯眼睛,漆黑的眼珠中,透出一点点危险的锋芒。

“这不就正中我所说的了吗?”

江庚猛地出言打断,声音斩钉截铁,气势比之心虚的罗尚武,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非常之时,行非常手段!若校尉连这点手腕都没有,那么我看,这所谓的水师不办也罢!即使是让你办出来了,那么又跟普通新兵营有什么区别,我又凭什么将生命安危,都交给这般成色的新兵保护?”

江庚朝着罗尚武冷笑,声音甚至称得上刻薄。

在他的话中,甚至鲜明扼要地,将两人共同筹备的任务,说成一个单独的“你”,用来增加罗尚武心中的压力。

“亏得殿下还如此相信罗校尉的能力,相信你足以力挽狂澜,但没想到,也只是个唯唯诺诺之人,让人看不出半点决断,我小时候还非常向往军营生活,但今日得见将军,却是令我大为改观……”

江庚声音没有半点停歇,冷笑连连,朝着罗尚武不留余力地痛斥起来,嘴上没有半分留情。

而且江庚的声音还非常大,连周围那些负责守卫的兵卫和一部分闯关通过的新兵,都听到了江庚的声音。

其实一开始,就有人注意到了江庚。

因为除去江庚的样貌,他还背着一个足有两米多高的大匣子,在这空旷的码头上,显得十分显眼。

而且,他还和罗尚武站在一起。

所以,其实一直都有人看向这边。

“放肆!”

几名兵卫听到了江庚痛斥罗尚武,脸上立马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将手放到了腰间的佩刀上,迈开步子往这边靠来,甲片哗啦啦响动,显得威势十足。

至于那些还在闯关的新兵,看着这状况,默默停下了动作,往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

征兵年年有,这好戏,可不是年年都有得看的。

如此一来,看到关卡中那些人都停下来,远处的兵卫也发现了此处的异样。

他们看到同伴持刀的愤怒模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连忙快步朝这边跑来。

一时间,清脆的甲片摩擦声充斥了整个码头。

而其他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中忽然出现的肃杀,纷纷紧闭嘴巴,眼睛睁得圆溜溜地,生怕错过这场好戏。

而作为主人公之一的罗尚武,此时脸色涨得酱红,连嘴唇都微微颤抖着。

看着罗尚武脸上的神色,江庚罔若未闻,继续冷声开口,将真正的杀手锏放了出来:

“算了,我看啊,此事就此作罢!现在估摸着祁飞他们,应该还没去到县衙,我这就过去,让他们把钱都送回世子府,莫要让殿下和我等手足,紧衣缩食省下来的钱,都花费在这等地方了!”

说完,江庚脸上满是愤世嫉俗的神色,没有露出丝毫的恐惧,真就大踏步往回走,脚步声如同践踏在罗尚武的心脏上一般,砰砰作响!

各个兵卫看见江庚要走,立马抽出了兵刃,锵鸣声忽而响彻,明晃晃的刀光在日光下直晃人眼。

“这,且慢!”

罗尚武猛地抬起头,失声道。

背对罗尚武的江庚露出一抹笑意,强自收敛,才缓缓回头,皱着眉冷冷道:“将军还有什么事?我还有要事,你要是无其他事,请恕我不奉陪了!”

嘿嘿,老小子,你以为你真是祁承业?还学祁承业那一套。

江庚心中冷笑。

他暂时居于祁承业手下,那是因为他确切掌握着权力,而且与江庚的安危息息相关,所以才能让江庚表露出善意。

这罗尚武却想靠人多,吓住江庚,甚至还要仗着履历经验摆资格,却是有些自不量力了。

毕竟两人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利益相关,最多就一拍两散,又没有什么损失。

毕竟江庚又不是真的非要和他一同谋事。

没错,江庚在让祁飞等人跟着余杭一同去往县衙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猜到了罗尚武的想法。

到了此处一看,这罗尚武果然想要仗势欺人,甚至还摆老资历,装脸皮厚。

但江庚哪会理会他的臭脾气?

他一开始还想委婉地跟罗尚武说话,让其收敛一点。

但这罗尚武不要脸,江庚自然不会客气。

就如当下,江庚可谓是痛骂罗尚武。

但那又怎么样?

这罗尚武照样不敢对他怎么样。

看着那些眼神凶戾的兵卫,江庚笑意更甚,似乎完全没有看到那些锃亮的尖刀,脸色比之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怎么,真要让我看看将军的威风不成?”

江庚一边讥笑,一边暗自将手伸到身后的匣子上。

他敢如此行事,自然是有把握的。

他可不是个嫌命长的人。

但他虽然有把握,却也要防备罗尚武真的暴怒,失去理智的情况。

毕竟人算,是算不尽天下事的。

方才有,尽人事知天命一句。

就在十几名兵卫冲了上去,提刀将江庚围在中间,准备用尖刀威慑江庚跪下之时,罗尚武终于反应过来了。

“放下武器!”

他脸色又红又紫,显得有些可怕。

他抬起头,如同狮虎一般的目光狠狠地扫过在场所有人,怒喝乍然响起。

十几个军士的眼神变化,但还是飞快地放下了兵戈。

对他们来说,主辱臣死。

但军令如山。

江庚淡然地看着那些兵士的神色,也不得不承认,罗尚武对于练兵来说,还是非常老道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