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赖是无敌的
  • 夺盛
  • 太逍
  • 2037字
  • 2021-10-15 21:02:49

罗尚武闻言,却没有立马开口。

他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祁承业。

祁承业见状,微笑着挥退站在一旁的丫鬟小厮。

就连余杭也在罗尚武的示意下离去。

“这?”

罗尚武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江庚和祁飞,脸色有些迟疑。

“罗校尉莫要紧张,这两人都是我的心腹,不碍事。”祁承业却是笑着回应,温和的笑容让罗尚武挑不出刺来。

罗尚武更是不可能在祁承业的面前,强行逼迫他将江庚两人赶出去。

于是他面露难色地思索了片刻,便开口了。

“殿下,下官来找你,其实是跟隆安城的安危有关,想必殿下对于此事也有所耳闻。”

听着罗尚武试探的话语,祁承业脸上依旧挂着浅淡的笑意,他微微睁大眼眸,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哦?竟有此事?我倒是真没听说过,罗校尉有所不知,我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家之人,对这城中之事,确实不太清楚。”

罗尚武听着祁承业推脱的话语,脸上的苦色更甚:“殿下目如电光,才智过人,又怎么可能完全没听说过此事呢。”

“你是说我骗你?”祁承业收起笑意,寒声道。

罗尚武笑道:“那自然不敢,只不过如果殿下还不知道此事,那如今我告诉你,你不就知道了吗?”

“有理。”祁承业点点头,捧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其实此事跟殿下也密切相关,你看,若是隆安城陷入危机当中,殿下你千金之躯,也可能受到威胁,所以我此次来,还是因为殿下的安危。”罗尚武又继续开口道。

但祁承业还是一副滴水不进的模样:“那罗校尉大可放心,我虽然没有什么大成就,但是府中还是有些护卫的,想来保护我的安全并不成问题。”

罗尚武万万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的闲散世子居然是这么难搞,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饶是罗尚武都感觉有些无处下手。

“我也相信殿下府中的护卫会尽全力保卫殿下的安全,但世事难料,所以我才……”罗尚武又试着开口。

“砰!”

祁承业猛地一下将手中的杯盏砸在桌案上,发出砰的一声,把罗尚武剩下的话全部卡回了嗓子眼里。

只见祁承业一脸的愠怒:“你是在咒我不成?”

“这……下官万万不敢啊。”

罗尚武心中一阵拔凉,但脸上还是得露出一副无辜模样。

江庚在一旁看着,实在觉得有些好笑。

他跟祁承业坐了一路,自然知道祁承业心中,其实已经知道了罗尚武的来此的目的。

但祁承业偏偏将自己闲散世子的人设,发挥到了极致。

这罗尚武要说什么,他偏要扯去其他的地方。

要是遇到扯不开的,直接就耍赖发脾气。

但罗尚武就算再怎么样,也只能把牙齿打碎了往肚子里咽,屁都不敢放。

罗尚武心里也苦,但没办法,他来这里是求人的。

况且,祁承业的身份摆在这里,他这一个校尉的身份,真的还不够在这里耍横。

“那你什么意思?”祁承业一副生闷气的样子,哼哼唧唧道。

“下官只是担心殿下的安全。”罗尚武一副忠臣模样,眼泪汪汪。

“那我已经说了,我已经有人保护了,还有什么事情吗?”祁承业撇撇嘴,继续说道。

听着祁承业这几乎是赶人模样的话,罗尚武终于是急了。

他连忙抬头看着上位的祁承业,恳切地开口:“殿下,你贵为圣上侄儿,想来也有忧国忧民之心,彼时虽说殿下有人护卫,但这偌大个隆安城中的黎民百姓,却没有人保护,他们都是有亲人朋友的,到时候却要因为这等祸事,导致子无父,母无女……此等惨事,想来殿下慈悲为怀,定然不愿见到。”

江庚看着那忽而凄切模样,几乎要哭出来模样的罗尚武,心中直呼好家伙。

这人搞不定祁承业的耍赖模样,居然直接开始道德绑架了。

江庚一边惊叹,一边饶有趣味地看向祁承业,看看这位演帝又有什么应对方式。

“唉!”祁承业看着罗尚武的样子,忽而也露出一脸的悲悯凄切的模样,忽而长叹一口气,“没想到罗校尉居然也是如此古道心肠之人,我真傻,单以为你只是为了我的安危而来,倒是我目光短浅了。”

听着祁承业的话,罗尚武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嗯?刚刚还那么不好说话,这会就一下子转变态度了?

他继续维持着悲痛的面容,开口道:“只要殿下能明白我的苦心,那么就什么都值得了。”

“唉!唉!!”

祁承业见状,却是又猛地叹了两口气,他直直地看着罗尚武,直看到对方心中发冷。

“罗校尉有所不知,其实我也是有苦难言呐!”祁承业忽而露出比罗尚武还要凄厉的模样来。

“我何尝不想为这隆安城分担一些,心中也没那么难受。只不过达者兼济天下,奈何我却不是这达者。”祁承业吸溜着鼻涕,一脸的悲愤。

“这,怎么会呢,殿下可是这隆安城中,最为显赫的勋贵……”罗尚武看着祁承业,想要说些什么去反对对方的话,但是紧接着,罗尚武却被祁承业猛地出声打断了。

“你不懂,其实我这府中,虽然看着豪奢,然而实际上却早已是坐吃山空,立地吃陷,早就已经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富足鼎盛了。”祁承业叹气道,伸出手来,给罗尚武在大厅中随意地指了指。

“啊这……”

罗尚武随着祁承业的手指看去。

他看着地上云纹锦的羊毛地毯。

这东西是由西域送来的羊毛,经过十个足有十年经验的云锦匠人,织造至少半年时间,才能出品一张的东西。

光这玩意的价格,就抵得上他十几年的俸禄了。

还有那桌案上的青花瓷瓶,由六百年前的宋朝官窑烧制,花纹细腻隽美,颜色清新夺目,也是百金难换的好东西……

想着想着,罗尚武脸上那装出来的苦涩,不知不觉中,已经变作了真实无差的痛苦之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