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不理解
  • 夺盛
  • 太逍
  • 2017字
  • 2021-10-14 12:00:45

不知过了多久,负责驾车的祁飞忽而撩起了马车的帷帐,刺目的光亮从外面照进来。

“主子,主子,醒醒,咱们到了。”

祁飞探进头来,轻轻晃了晃祁承业的身子,轻声开口。

光亮照到祁承业的眼皮上,他的睫毛抖了抖,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好像还有些迷茫,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们到了。”祁飞微笑道,揭开布幔,让祁承业看了看外面的景象。

祁承业方才反应过来,在祁飞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江庚也随后下了车,还没来得及看,面前就有一大团东西飞来。

同时,祁飞的声音也从前方传来。

“带上,一会有用。”

江庚一把抓住,才发现是一个大包袱,称量着约莫有个十几斤,倒算不上多大的负累,便背到身后。

而后,他才往四周看去。

便发现,此处居然已经是城外,入目可见,绿草如茵,青山莽莽。

而眼前,则是一座看上去足有接近千米高的青山,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直直往上通去。

而山的高处,氤氲着一团如同牛奶般的雾气,在翠绿的树木中晃荡,幻化作各种奇怪的形状,也遮蔽了江庚窥探的视线。

江庚看了看天气,此时明明已是一天之中,太阳最为热烈的下午,但这怪山之上,居然还有如此浓郁的雾气萦绕,令他心中有些惊奇。

祁飞跟江庚说了一声,便搀扶着祁承业往山上走去。

江庚看了看那诡异的山,感觉里面似乎藏着无数的精怪山魉,令他心中有些沉闷。

他低声向着祁飞问道。

“飞哥,我们来这,是要做何事?这山上看着不太安全,要是出了什么事,殿下的安危可怎么办?”

“你莫要胡说,这山可不是你想的那般危险。”祁飞回头说道,“这山可是著名的王姥山,咱是来上山拜神的。”

拜神?

江庚有些疑惑,若是他没记错,祁承业应该是不相信神佛一说的才是。

当然,这些话都是秋瑶告诉他的,他并没有验证过。

“王姥山……”江庚在心中呢喃着。

听到这里,江庚的心中也想起了一点点模糊的记忆。

王姥山作为隆安府,乃至整个长咸郡中的名山,既不是因为高耸,也不是因为有多少文人与此地题诗。

而是在这王姥山上,有着一座神庙,供奉着一尊神。

那尊神的名字,就叫王姥。

传说她是天上专门执掌瘟病的神祗。

江庚往山路上看去。才发现,那些山路都显得很新,显然经常有人经过,只是他现在没有看到有人。

他略作思考,便想到了其中的的关窍。

今天根本就不是朔望日,平常人家哪里有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日子里拜神的,这该是说你诚心呢?还是说你谤神呢?

江庚独自猜测着。

这祁承业真是来祈病禳灾的?

可是最近也没听说哪里有瘟疫爆发,也没听说府中哪里有人病倒了啊。

江庚独自想着,暗自摸了摸腰间的短刀。

他的新武器过于显眼和难以携带,已经让凤阳楼的小厮帮忙一同带回世子府去了。

不过江庚还是老样子,武器不会离身。

江庚就这样,跟在祁飞和祁承业身后,走进了那狭小的山间小道中。

深入这王姥山,江庚的所闻所感,和在山前截然不同。

进入山中,才发现其中绿意繁茂,有松涛怒吼,亦有茂林修竹,一条窄小的环山小路如巨蟒盘山,一直蜿蜒而上。

好似这山直达天听,可见巍峨神宫中的翩翩神仙一般,

明明是秋天,周围的树木却嫩绿得有些诡异,仿佛季节在此失去了作用。

原本山外还是凉爽的秋天,到了这里,江庚居然感觉有些闷热,背后都开始有些濡湿的感觉。

“山中蚊虫甚多,江庚兄弟,包里有驱虫香,快些取来。”

祁飞正给祁承业扇着风,忽而回头朝着江庚开口。

江庚打开包袱,从其中取出了祁飞所说的驱虫香点燃,靠近了祁承业。

江庚有些疑惑。

他刚刚打开包袱,看见里面居然真的就是一些香烛之类的祭祀用品,令他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不信神佛的殿下,真是来拜神的?

但祁飞和祁承业都没有看到他脸上的疑惑。

不过也许看到了,也不会出言跟他解释。

江庚也只好默默跟着,一边防备可能出现的虫豸猛兽。

但祁飞却没有骗江庚,三人一路安全地走到了山中。

忽而转过一丛茂密的松林,面前视野豁然开阔起来。

江庚三人继续前行,便忽而从阴暗的密林中走到了一处光亮的空地上,抬起头,还能看到明媚的阳光。

江庚好奇的打量起来,发觉自己三人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山腰之上,此时面前的空地,是一个从山腰处向外突出的平台。

而这平台也不寻常,竟好似被天人一刀削去了一般,显得非常平整,除去几片茂密的树林,便是大片赤裸的山岩。

而山崖之上,被硬生生凿出了一座巍峨的神庙,由几根三人都抱不拢的巨大石柱撑起。

视线越过石柱,能见到神庙之中,一尊足有十丈高大的石像静静矗立。

那石像呈现一个女子形象,盘坐于地,左手捧一小盅奉在身前,右手放于额前,掌心朝外,额头下的双目紧闭,面容温和慈悲,被雕刻出的衣服上,是斑驳的白色染料,在岁月中失却了本来的颜色,使得整个神像显得有些渗人。

不过这也是江庚看到的模样。

因为他不信神佛。

或许相信神灵的人来看,看到的会是威严不可侵犯的巍峨神明。

但在江庚眼中,这只是一尊诡异的石像。

祁飞和祁承业在神像前顿住了脚步。

祁飞朝着神像躬了躬身子。

祁承业视线看向那神像,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也没有像祁飞那样朝着神像做礼。

“江庚兄弟,快把东西拿来。”

眼瞧着江庚站在后面,好奇地四处张望,祁飞立马开口喊道。

“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