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试枪(下)
  • 夺盛
  • 太逍
  • 2019字
  • 2021-10-13 16:58:04

几个护卫刚刚就在一旁看着,而且他们都是习武之人,自然能看到江庚压着高峻打的模样,所以此时自然不会小看江庚。

他们对视一眼,便有两人提剑加入战场,一前一后朝着江庚攻去。

瞬时,江庚的压力倍增,周围不停有刀刃近身,刺眼的锋芒令他毛孔收缩。

但他心中不但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些兴奋。

他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生死搏斗,早就不会轻易地在战斗中感到恐惧。

于是,江庚便和两个护卫战作一团,刀剑的交击声不绝于耳,听得人耳膜生疼。

此时的两个护卫,心中已然不敢有半分轻视,都发挥出了全部的本事,朝着江庚攻去。

而且他们使用的是较短的刀剑,只要攻到江庚身前,江庚长枪的缺陷就会凸显。

那就是在狭窄处难以施展。

江庚自然也能知道对方的想法,长枪在其手中飞速转动,枪头的寒芒和红缨随着呼啸声,如同鬼神嘶吼,带着迫人心魄的威势。

两个护卫见状,只能无奈后退避其锋芒。

但他们这一退,想要再接近江庚却再也不可能了。

江庚感觉心中有股豪气,几乎要忍不住呼啸出声。

头脑也前所未有地清明,不自觉就想起了枪法总纲来。

枪是缠腰锁,枪如蛇行,手足迅疾,见肉分枪,贴杆深入,圈为元神,分形入用,急进连击,刚柔相济,攻守兼施。

这枪法总纲,江庚从未如此明了,竟然在战斗中,对其又多了三分理解。

原本在其手中呼啸如龙的长枪骤然间,似乎又添了三分灵动,在空中倏地一下刺出两道寒芒,腰杆如同龙脊,将全身的力量透过枪杆,全部灌注到枪头上。

“锵!锵!”

明明是一前一后刺出的长枪,发出的声音却似乎彻底交融成了一声,刺耳的钢铁碰撞声简直令人牙根发酸。

两个护卫倒退两步,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一起上!”

剩余四五个在一旁观战,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护卫见状,也懵了,却听到身后祁飞的冷喝,惊出一身汗来,便各自提着手中的武器向前冲去。

就连还在调息的高峻,此时都提剑继续前冲。

瞬时,七个护卫,手里提着各式兵刃,散开一团,朝着江庚合拢而去,

无数的锋刃一同席卷,如同绞肉机一般,将江庚围在其中。

江庚瞬时感觉背后一寒,前所未有的压力涌现在心头,他环视一周,将每个护卫的眼神都看在眼中,嘴里轻喝一声,长枪回转,脚步不停,忽而寻了个还算空旷的方向冲去。

几个护卫对视一眼,便各自分工,两人阻拦,三人侧攻,两人袭后。

“锵,乒乒!”

空中炸出大片的火光,精钢刀剑相撞,清脆如玉磐。

无数的锋芒在空中划出看不清的白色残影,携着呼呼风声,冰寒刺骨。

十几个在一旁等候着服侍的小厮哪里看过此等场面,在此威势下,纷纷贴近墙壁,呐呐不敢出声。

唯有祁承业目光炯炯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满是笑意,没有丝毫的胆怯。

“恭喜主子得此猛将。”祁飞学着话本里的话说道。

“哈哈。”祁承业大笑两声,明明让别人不要多喝酒的他,此时猛地举起酒杯,喝下一口清酒。

却见场中八人,也逐渐战至白热化。

每个人心中都打出了火气,几乎要忍不住下死手。

江庚也越发难以抵抗,说到底,他的枪术还是不够厉害,不然未必敌不过这几个拿着短武器的人。

他猛地嘶吼一声,长枪横架,拦住几柄刀剑,借着力气,往后跳出战圈。

他猛地将长枪往地上一杵,发出砰的一声。

“几位兄弟的武术果然精湛,我不如你们。”

江庚做礼道。

见状,几个护卫也只能硬生生将心中的火气压下,抖了抖发颤的双手,向着江庚回礼。

“哪里话,江庚兄弟才是武术超然,我们以多欺少,却是胜之不武了。”

“我倒是相信,真的是兄弟你一人攻破了那昆仑寨子了。”

几个护卫相互开口道。

武无第二,无论他们承认不承认,江庚的确展露出了,超过他们的战力,他们也只能表示服气了。

“好了,快快坐下吃酒,莫要伤了同事和气。”

看着场面中几人的奉承话,祁飞笑着开口。

“请。”江庚将长枪放回木匣子中,向着几个护卫示意。

“一同入座。”高峻等人也收起刀剑,一同坐回到原本的席位上。

十几个瑟缩的小厮也终于提起胆气,伺候着一众人开始吃喝。

而众人也似乎把祁承业少喝酒的禁令忘了,不一会就是几碗酒下肚,人人都脸色通红。

祁承业脸色也有些发红。

他看着眼前席面上的众人,微微笑着,没有说话。

此时护卫都喝得有些上头,有一两个趁着酒意,朝着江庚敬酒,表示已经接纳了他的加入。

而有了人带头,其他人无论作何想法,也都纷纷朝着江庚敬酒。

江庚也一一回敬。

他看着眼前几张热切的脸,一时间有些恍惚。

谁能想到,前不久的他还在为了生存四处奔波,此时居然就身处隆安城中最出名的酒楼中喝酒,还有一群身份不低的人给自己敬酒?

就在他有些恍惚之时,身旁忽然传来了一声温吞的嗓音。

“莫要多喝,下午还有事。”

江庚缓缓抬头,便对上了祁承业那双,漂亮得有些像女子般的澄澈眼眸。

“是。”江庚放下手中酒杯。

而后,众人闲聊几句,便也结束了这一场宴席。

祁飞是其中一个,一杯酒都没有喝的人。

他安排着几个凤阳酒楼的小厮将护卫们送回去,自己则带着祁承业和江庚上了一辆马车。

马蹄声一连串响起,江庚坐在车上,随着车轮一同微微起伏。

他没有问祁承业这是要去哪,就那般静默着微微低头,好似一尊雕塑。

而祁承业则好似喝醉了酒一般,脸上带着一股红晕,斜靠在一旁,似乎睡着了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