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真香
  • 夺盛
  • 太逍
  • 2062字
  • 2021-10-12 16:58:15

原本祁承业不需要把这事挑明。

毕竟他的威严,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受损。

但是江庚却难免会因为此事,受到或多或少的排挤。

祁承业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将此事挑明。

其实就是在跟其他人说,他是真的承认江庚的地位的。

但他不会为江庚正名。

他让祁飞说这些话,其实就是告诉江庚:我看好你,但是你需要自己证明自己,不然光是我说,也没用,我就算给你再高的地位也没用,只有你自己让他们服你,你才算真正站稳脚跟。

江也庚自然不是那些,需要别人喂饭喂到嘴巴里的人。

他早就知道,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需要去争。

他今天能站在这里,同样是他去争的结果。

而一众护卫,在听完江庚的“光荣事迹”和看到他现在的,毫不自傲的表现,脸上对于江庚的敌视也消减了许多。

但是光是这点言语,还不可能让他们完全信服江庚。

他们能够被祁承业重用,自然都是有各自的本领在身的。

而有本事的人,往往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自矜自傲。

江庚一个外来人,才花了几天时间,就爬到了他们的头上,让他们往日数年甚至十数年的光阴都化作虚无,他们不怨恨他都算好的了,怎么还可能一下子就接纳江庚?

但碍于祁承业的面子,他们中还是有人开口:“既然殿下都这么说了,我们自然不会把江兄弟当做外人。”

但看你走到坑里的时候,提不提醒你,还是另说了。

江庚嗅出他们的言外之意,但也不恼,反而道谢一番,想要重新坐下。

但就在这时,祁承业忽而开口了:“唉,难得有这珍馐佳酿,却没歌舞之乐,实在有些可惜。”

众人闻言,都把视线投向祁承业。

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祁承业不会无端端说出这般的话。

因为他们都知道,在祁承业下令,让人来这凤阳楼预定的时候,就特意吩咐了一句,酒不需要准备大多,至于那些个仪仗乐队,更是一个都不要。

要知道,这凤阳楼能在这隆安城中有如此盛名,除去精致味美的菜肴和高耸的高楼外,更妙的是,凤阳楼的掌柜,作为城中排的上名号的富商,在凤阳楼中,豢养了一批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的乐伎,此外,伴着一些据说还有着异族血脉,皮肤白皙的碧眼舞伎,于丝弦乐声中起舞,足以勾魂夺魄。

他们听闻这消息的时候,还捶胸顿足了好一阵子。

毕竟这种场面,要不是有祁承业,他们可以说终身都未必能够见上一次。

而下令不需要鼓吹舞伎的祁承业,却在此时说无聊可惜,那就耐人寻味了。

但他们来不及多想,因为不能让祁承业的话冷场,他们必须要接话。

因为祁飞也同样闭着嘴,所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殿下,我愿意为您舞剑助兴!”

“我也愿意。”

其余人见状,也同样出声。

他们想到,自己主子本来就不是个沉迷女色之人,可能是想要看看他们,这些天有没有懈怠,方才如此开口。

江庚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忽而感觉对面的祁飞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又不会舞剑,看我干嘛?

江庚干脆半闭着眼睛,不去看祁飞。

他才不屑于靠这种卖艺一般的东西,去讨好祁承业呢。

他又不是戏子。

他低下头,捧起一杯香茗,轻轻喝了一口,看着几个护卫互相争抢。

“奉川,你觉得如何?”

但江庚不想掺和,却有人在关注着他。

祁承业忽而对着江庚开口,几个护卫见状,一下子停下了嘴里的话。

场面一静,留下差点被茶水噎着的江庚。

“咳咳,殿下喜欢看什么就看什么,哪里需要问我的想法。”江庚干笑道。

祁承业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一旁的祁飞见状,立马接话道。

“哦,对了,刚刚听闻,许长官使,好像送来了些什么……”

“拿上来看看吧。”祁承业轻轻地开口。

祁飞稍微示意,凤阳楼的小厮便立马往外走去,不一会,便有四个小厮捧着一个足有两米多长的细长木匣子,来到了桌案前面。

江庚看着那木匣子,心中有些不安。

其余人也同样投去好奇的目光。

“打开吧。”祁飞开口道。

“是。”几个小厮应诺道,轻轻揭开了匣子上的开关,将里面的东西显露出来。

匣子内是一层黑色的内衬,内衬当中,则是一柄鲜红色枪杆的长枪。

枪头是精钢打造,显露出类似于白银一般的明亮光泽,尖锐的枪尖闪动锋芒,如一头正睁眼怒吼的银龙。

其余护卫看着那长枪,一时间有些疑惑。

长枪?许长官使送个长枪干嘛?殿下好像也不会用枪啊?

只有江庚看着那长枪,眼皮跳动。

好家伙,怪不得说好的三天之内给我送来,结果一直没有消息,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原来是这玩意,奉川,不去看看是否合乎你的心意?”祁承业一脸惊喜模样道。

其余护卫见状,哪里还不知道,这长枪是给江庚的?

于是他们原本对江庚好了一点的看法,现在又有些敌视起来了。

江庚干巴地开口:“看着确实品质上乘,谢过殿下。”

“正好,江兄弟何不试试这枪,也算是为殿下解解闷,也给几位兄弟看看你的本事。”

见着江庚有些推脱,祁飞笑着开口。

江庚也明白了,这祁承业和祁飞,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出,让自己展露自己的本事。

一是为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此外,还可以让他在其他的护卫面前露一手,方便他们接纳他。

可是江庚并不想整得像个戏子一般,供别人享乐。

我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

江庚心中想到,但耐不住周围人的视线,他只得缓缓起身,走了过去。

他将长枪拿了起来,轻轻转了一下,坠在手中的重量感,令他如痴如醉,当即眼神一亮。

“好枪!”

江庚低声呼了一声,如获至宝,当下连踏两步,走到空旷的地方,又猛地甩出一个枪花,点出点点寒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