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讨枪

  • 夺盛
  • 太逍
  • 2026字
  • 2021-10-10 16:58:10

有着祁承业口令在身,江庚在府中行事,可谓是一路绿灯。

出了门,江庚走上了让秋瑶去通知,已经准备好了的马车之上,在门口别过秋瑶,由车夫驾马,去往许沛的府中。

江庚看了看马车上精致的装饰,不禁感慨,自己也有坐上豪车的一天。

他靠在车上,静静地思考自己日后的事情。

如今隆安城看似还是非常平静安逸,但实际上危如累卵,城外的敌寇不知何时就会攻来。

自己的妹妹现在在邱元正身边,倒是暂时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但总不能事事都要依靠别人,况且这次能够逃脱抓捕,已经算得上欠下了邱元正的一个人情,所以不仅妹妹要接回来,而且还要找机会还邱元正这个人情。

想着想着,还没等江庚想到答案,外面就传来一阵唏律律的声音,清脆的马蹄声缓缓停下。

“公子,到了。”

车夫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江庚收回思绪,下了车,在门前通报了一声。

许府门前的下人显然也是认得世子府的马车的,不一会就通报回来,让江庚进入到了许府当中。

当在正厅中,默默等待着祁飞的许沛抬起眼,看到江庚的时候,江庚清晰地看到了许沛眼中的错愕。

“你……你!”

许沛这么一个雷厉风行的汉子,居然在这个时候结巴了。

“长官使,好久不见。”

江庚微微一笑,对着许沛开口。

许沛把话咽到了肚子里,只是静静地看着江庚,思考着江庚出现在这里所代表的的含义。

首先,就是江庚又回到了世子府中,并且还见到了祁承业,不然的话,不可能今天来的不是祁飞,而是江庚。

毕竟以往祁承业派遣来找自己的人,都是祁飞,从未变过。

同时,这也意味着,自己昨天晚上才跟祁承业说完:江庚被衙役捕快围了起来,要被抓去牢中。

然后这小子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祁承业面前。

根据许沛对祁承业的了解,他知道,祁承业在看到江庚之后,怕是已经狠狠地骂了自己一顿了。

想到下一次见祁承业的情形,饶是许沛都缩了缩脖子。

自从祁承业到了隆安城安居之后,他就常常跟祁承业见面商讨,知道祁承业属于那种,什么东西都想要掌握在手中,然后对未来的一切都揣测得一清二楚,才去行事的人。

也因为如此,祁承业对于事情出乎自己意料的时候,会格外愤怒。

自己这次,显然就触犯到了祁承业的这个逆鳞。

就算自己跟他关系匪浅,这顿骂怕也是躲不掉了。

想到这里,许沛硬朗的脸上,罕见地浮现出苦瓜模样。

江庚看着许沛的变脸,心中暗笑,脸上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

“许长官使?”

江庚轻轻开口,又喊了一声。

“直接说事吧。”

许沛狠狠地看了一眼令自己受此无妄之灾的江庚,冷声道。

“许长官使快人快语,好,这也正合我意。”

江庚闻言,却一点也不恼,反而还笑了一声。

他掏出从秋瑶手上拿过来的信笺,递到许沛的手上。

许沛看了看其上的印泥,确认无误后,便打开了信封,开始查看起来。

他一目三行地扫过信纸,眉头微蹙。

片刻后,他才将眉头舒展开来,把信纸重新折好,放回了信封当中。

“有劳小兄弟了。”

许沛对着江庚开口,已然有了赶客的意味。

但江庚还是笑吟吟地站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听懂许沛话里的意思一样。

“还有事?”

许沛抓紧信纸,看着江庚,沉声道。

“不然我也不敢再继续打扰长官使不是?”江庚笑眯眯地。

“那就直接说,我还有事。”许沛总感觉江庚的笑是在嘲讽自己,语气当中,更加不耐了。

“是这样的,世子殿下听闻我擅用长枪,于是便答应送我一杆,让我来长官使这里,物色物色。”

江庚笑得更开心了。

他虽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习枪术,但那时的他年纪尚幼,父亲给他准备的只是普通的白蜡杆,没有枪头。

他真正用枪,却已经是昨晚了。

但那柄枪,不仅枪杆没有磨好,而且枪头也是用最为粗制滥造的生铁打磨而成,手感和杀伤性都极差。

他现在手中,都还有枪杆木刺留下的伤口。

若是他昨晚就有一柄合乎心意的长枪,早就把张棕和张志明干趴下了,哪里还会让张志明给逃了去。

“什么?”

听闻这话的许沛,比一开始见到江庚的时候还要惊讶。

他倏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江庚。

好家伙,殿下,我跟你认识了这么久,你都还没送过我长枪呢。

现在一个臭小子,才跟你认识多少天,你就送他长枪了?

送就算了,你偷偷送,别让我知道,我还好受一点。

但你还让我帮你送给他是怎么一回事啊!

“许长官使,是不是,不太方便?”

江庚看着许沛脸上变换的神色,试探着开口道:“要是不行,那我回去禀报殿下便是……”

许沛看着江庚脸上“关切”的神情,又想起刚刚想到的,即将到来的一顿臭骂。

他也终于明白了。

祁承业让江庚过来,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这些事:

江庚已经是他的人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手下,所以才赐予长枪。

你骗我,我很生气。

但我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

江庚也同样明白祁承业的意思,方才这般有恃无恐。

毕竟许沛可是个正儿八经的武将,自己现在可还是个病患,要真激怒了许沛,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行!”

许沛咬着牙,艰难地从嗓子眼吐出一个字来。

“那我先谢过长官使了!”江庚笑着拱手,“噢,对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来拿,还是你直接给我送去?”

听着江庚蹬鼻子上脸的话,许沛心中纵有无数怒火,也只能强自压下。

“三日之内,我会帮你物色好,到时自然会派人送去给你,当然,这是因为殿下。”

“那是自然。”江庚笑着告别许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