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吃大亏

  • 夺盛
  • 太逍
  • 2051字
  • 2021-10-09 16:58:00

“看什么呢?”

就在这时,祁承业出言打断了祁飞的注视。

“没,没!”

祁飞像是偷糖被发现的小孩一般,心头猛地一跳,回过神来,连忙回答。

“对了,那时候负责照顾江庚的丫鬟是哪一个来着?”

祁承业也没在意祁飞的走神,沉声问道。

“这个,是秋瑶。”祁飞略作思考,便立马将名字说了出来。

那时候为了胁迫江庚来见祁承业,他可还训斥了一番秋瑶,所以记忆还是很深刻的。

“好,今后就让她去负责江庚的起居吧。”

祁承业缓缓开口。

凭借他的眼光,又怎能看不见江庚眼中的桀骜?

但他不会畏惧这样的手下。

这种人,就像是待打磨的利刃,只有经过磨刀人的细心打磨,才会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刀芒,也才会在使用的时候,最为称心如意。

若是江庚真的一副谄媚模样,祈求他收留,那么他才不会让江庚安然站在自己的面前。

而且,收服一个这样的人,才会令他有成就感。

况且,自认见过人性的他,并不认为世界上真的有人在金银,女人,权力面前,都不动心,不变心。

“好的,主子。”祁飞看着自家主子脸上沉思的模样,轻声回答着,生怕打断了祁承业的思路。

“按照我的意思写封信,待会给江庚送去吧。”

说完,祁承业深深皱眉,一副不愿再多说的模样。

本就没睡好的他,在经历过一阵思考过后,觉得头脑又一阵困顿,当下连外衣都来不及褪去,便直接靠在椅背上,一副即将沉睡的模样。

“这,不是说好出去走一走的吗?”

祁飞看着祁承业的模样,一脸苦色,但祁承业已经闭上了眼睛。

祁飞也只能轻声吩咐一旁的丫鬟,让她们小心照顾祁承业,而后便转身离去,赶去草拟书信。

毕竟祁承业给他安排的差事,可不少。

草拟书信,安排秋瑶,提升江庚待遇,还有一堆平日里都要做的事……

如果祁承业是闲散世子。

那他就是忙到发慌小管家。

江庚离开了祁承业所在的庭院,拖着一阵阵因为过度劳累,而发软发酸的身子,朝着自己在世子府中的院子走去,

这种感觉很奇妙,用上辈子的话来说,就是酸爽。

有些龇牙咧嘴地回到庭院当中,江庚耐心烧好一大锅热水,倒进大盆当中,才脱下已然十分脏污的衣服,缓缓迈进了盆中。

“啊!”

温热的水淌过肌肤,如同一双双灵动的娇手,一下下捏动着酸麻的肌肉,一阵发自灵魂深处的舒适从大脑爆发,令得江庚忍不住呻吟出声。

他静静躺在盆中,舒服得不愿意动弹。

可惜,生活不会一直这般顺心如意,他总得投身到辛苦奋斗当中。

江庚拿起毛巾,细细地擦拭着身上的脏污。

此时清水流过,江庚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有着许多伤痕,有些可能只是普通的擦伤,有的则是模糊的刀伤,此时被毛巾擦开结好的痂,一股钻心的疼痛便涌上心头。

经过江庚的擦拭之后,一盆原本清澈的水,居然染上了浅浅的绯红色。

氤氲的白色水雾中,江庚看着血水,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血,是从自己身上洗下来的。

“唉。”

长长叹了口气,江庚重新坐回水盆中,等待身上的疼痛消散。

就在此时,关上的房门忽而被敲响了。

江庚一脸困惑。

祁飞这就来了?

上吊都还要喘气呢!

想到这里,原本就忍着痛的他,心情更差了,一时间不想开口理祁飞。

反正自己现在还没穿衣服,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现在就去给他开门。

这般想道,江庚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直到……

门外的人似乎知道了房中没人,或者是不愿意开门,他停止了敲门。

江庚微微一笑,正想要继续想些东西,门口忽而传来一阵开锁的声音。

欸!欸欸!

怎么回事?

江庚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就要起身拿衣服遮挡。

但他却忘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肌肉酸痛,身上伤口还流着血,可以说是虚弱得很。

这般的身体状态,怎么可能还有往日的迅捷。

于是江庚才站起身来,门就被打开了。

他和来者对视一眼,房中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安静得甚至能听到江庚和来者两人的呼吸声,与水滴从江庚身上淌下,滴到水面上的清脆声音。

“啊!!!”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彻底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秋瑶身躯发硬,感觉自己手上拿着的砂布,草药都几乎要拿不住了。

她原本在府中清扫落叶,却遇到了匆匆而来的祁飞。

祁飞跟她说,日后都由她去负责江庚的日常起居,并且还给了她一封信,让他带给江庚。

当听到了这话的时候,秋瑶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和喜悦涌上了她的心头。

一是因为,她见着江庚昨日离开府中,却迟迟没有回来,一直都在担心江庚的安危,如今按照祁飞所说,很明显是江庚安全回来了。

再则,就是她听闻自己以后可以经常见到江庚。

于是她就兴奋地拿着信,继续听祁飞的话。

祁飞还说,江庚受了些伤,衣服也需要换些新的之类。

所以她告别祁飞之后,就立马去领了衣服和钥匙,又去拿了砂布草药,匆匆忙忙就来到了江庚的小院敲门。

但她敲了好一阵子,房中却没有一点声音。

于是她便以为是江庚还没回来。

于是她就想着,东西放在门外会被风吹起的沙尘弄脏,不如先开门把东西放进来,自己再去寻他,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都是会在一起的,偷偷进门放点东西,人帅心善的江庚应该不会在意的。

于是她就打开了门。

然后,她就看到了,江庚那精壮的,年轻的……

她暗自心惊,想要捂住眼睛,但是她一只手拿着其他东西,只有一只手,怎么也掩不住眼睛。

于是,她的脸瞬间就被烧红了。

“吃亏的是我啊!你瞎叫个什么劲,要是被别人别人听到了,我的清白可就没有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