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老朋友
  • 夺盛
  • 太逍
  • 2003字
  • 2021-10-09 16:15:36

翌日,旭日东升,金灿灿的阳光驱散了黑夜里的阴暗。

而安水旁的昆仑,也燃烧了一整夜,最终化作一片漆黑的断壁残垣。

有些百姓还在周围看热闹,久久不愿散去。

而城中,忽而生出了一个个离奇的故事。

有人说,城中出现了一个女鬼,长相温婉美丽,身躯玲珑起伏,专门在深夜之时在城中游荡,但凡看见精壮男子,就会跃入梦中,去和其行苟且之事,吸取男人的至纯阳气,用来壮大她的阴气,提升她的修为。

凭借修为的提升,她最后会生出肉身,在世间行走。

而昨晚,这女鬼正好飘荡到了漕帮昆仑外,嗅到了寨子里浓烈的阳气,便被一下子吸引住了,于是便跃入一个个梦中,化作无数旖旎梦幻的泡影。

有个男子于梦中惊醒,却不料碰倒了案前的油灯,才导致了昆仑寨子一夜之间化作泡沫。

而女鬼也深受重伤,飘荡在城中,等待吸食更多人的精气恢复……

也有人说,城中来了一个云游四方的豪侠。

传说他目如牛眼,鼻阔嘴方,如在世钟馗,留有美髯,佩着精铁长剑,笑时如若雷震,令歹人心寒。

这人行至城中,却见这昆仑漕帮,居然为非作歹,强抢民女,夺取钱粮,毒打耄耋。

于是一身正气的豪侠自然看不下去,悄然跟踪其后,探查到了昆仑老巢,便独自离去,买来黑衣,面罩。

等夜幕降临之时,豪侠一身黑衣,长剑如雪,如鹰隼般飞进寨子,将数十歹人手刃,且愤怒之下,将一切都付之一炬……

故事的版本有很多,甚至在口耳相传的途中,变得越发离奇,但热度却迟迟没有消退,反而成为了当下最流行的八卦。

街边,巷口,茶铺,酒店,一个个的插科打诨,几乎都会谈论到此事,并且越说越激动,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现场看过一般。

但无论城中有多少热闹,却有人依旧一无所知。

那就是一切离奇故事的主人公,

而此时,他却在胭脂楼中的一个房间中,微微发出鼾声,睡得香甜。

不知过了多久,江庚才哼哼唧唧地醒来。

他睁开迷蒙的眼睛,抬手阻挡着刺目的光亮。

宿醉后的脑袋仿佛被人塞了几斤泥浆,沉重不堪,胀痛得思绪发散。

“这是哪?”

江庚拍拍头,才勉强恢复一丝精神,他看了看身旁做工讲究的绵软被褥,空白的大脑中,一点点记忆仿佛浮出水面的浮木一般,令他缓缓想起了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野渡安水,杀人,引爆炸药,遇上官兵,来到胭脂楼……

是了,这里是胭脂楼。

江庚捂着头,晃了晃。

“我到胭脂楼后,发生了什么?”

江庚苦苦思索起来,却只记得自己跟沐宛喝了几杯酒,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往后,脑子里就一片空白,想得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还是没能想起什么事。

“应该没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江庚吸了口气,撑起身子,适应了光线的眼睛在周围环视着。

“怎么这么痛?”

精神缓缓恢复,江庚便发觉,身上除了头颅之外,还有其他的地方传来阵阵疼痛。

“我不会失身了吧。”

江庚回想起前世的那些个都市传说,当下猛地打了个寒颤。

他一把掀开了被子,撩起了自己的衣服,看向了自己圆圆的肚皮。

“还好,没被割了腰子。”

江庚看着肚子上浅浅的血迹,也没在意,只觉是昨晚多次战斗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的伤口,只不过当时没有发现而已。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就当江庚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了一阵温柔如泉水叮咚的声音。

江庚猛地抬头看去,却见沐宛脸色有些怪异,眉头微蹙地看着自己。

他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动作是多么不雅。

他靠在场边支起上身,掀开了自己的衣服,头低着,看着自己的肚皮,这动作,怎么看都不太合适。

饶是江庚此时也老脸一红。

“掌柜莫要误会,我只是看看身上的伤口。”

江庚义正言辞地开口。

“哦?是吗?”

沐宛闻言,脸色的神色却越发怪异,视线在江庚的身上缓缓移动。

忽而,她收回视线,暗自啐了一口。

见状,江庚有些困惑,迷茫的朝着看了看。

却见到了根本不能描述的一幕,令他有些尴尬。

江庚也没想到,自己醉得这么厉害,陈伯还是来找自己玩了。

“咳咳咳!”

江庚猛地咳嗽起来,原本困顿的脑子都一下子精神过来,仿佛冬日里淋了一盆冷水,后背刷的一下涌出冷汗。

他一把将上衣重新盖住,拉起被褥挡住了。

见状,沐宛才把视线重新投了回来。

此时她的脸上,还挂着三分羞红和五分笑意。

“公子如此兴致,要不要我去帮你叫几个姑娘过来,给公子放松放松?”

听着沐宛的话,江庚牙根发酸。

也不管这所谓的放松正不正经,江庚硬着头皮道。

“劳烦掌柜忧心了,我没什么事,我待会就离开。”

江庚从口袋中拿出银票,“昨晚我喝醉了,没有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我这里可够付酒钱?”

沐宛没有接过江庚手中的银票,反而还是看着江庚。

她听着江庚的话,忽而抬起手捂住了嘴,轻轻笑了起来。

“那可真不赶巧,公子昨晚喝醉之后,该做的,不该做的,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做了。”

“都做了?”

江庚头上冒出冷汗,拿着银票的手微微颤抖。

想到自己被自己暴露了,他甚至生出了,要不要立马干掉面前的沐宛,然后远遁千里的想法。

“好了,不逗公子了。”

见状,沐宛笑得更开心了,她上前两步,从江庚手中的几张银票中捏过一张,“公子只喝了几杯酒,就醉倒了,我这百花酿虽然是好酒,但也不贵,算上你的房费,这里便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