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蛊
  • 夺盛
  • 太逍
  • 2030字
  • 2021-10-09 16:14:04

沐宛眉头微蹙,浅红色衣裙下,忽而有一只蝎子模样的虫豸从衣袖下爬了出来。

它微微晃动身子,似乎还不太适应陌生的环境,头上的触角微微抖动,尖利的脚爪深深扎进沐宛的皮肉当中。

如果沐霜还在此处,就会发现,那本应是青黑色的蛊虫,此时居然是透出了如同鲜血一般殷红的颜色,微微透亮,令人不寒而栗。

那蛊虫从沐宛白皙的藕臂上缓缓爬动着,扎出了一排红点,殷红的血珠从皮肤下渗出来,如同圆润的红色珍珠。

蛊虫忽而回头朝沐宛看了看,灰色的复眼当中,居然透出了一种人性化的不舍。

沐宛浅浅地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臂膀上的经脉随着蛊虫的动作缓缓跳动,白嫩的肌肤下隐约透着一股渗人的青灰色,像是某种经历过千万年岁月的尸体一般。

蛊虫见状,终于不再眷念,回头朝着江庚的身子飞快爬去、

随着一阵渗人的声音,一层皮肉被钻开,血丝滴落在床上的白布之上。

睡梦中的江庚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感受到了这种疼痛。

沐宛的状态也非常不好,在蛊虫消失之后,她的脸色就越发变白。

渐渐的,她的脸色居然透出了一种死人般的白色,呼吸也飞快变得虚弱下来,仿佛被抽走了魂魄一般,脸上豆大的汗珠开了闸,淌过下颌曲线,又流过精致的锁骨,滑进了衣衫前的雄伟当中。

“呼呼……”

不知过了多久,沐宛的呼吸声才猛地变得强烈起来。

她努力睁着眼睛,似乎溺水中的人艰难回到岸上一般,微张着嘴,大口喘息着。

渐渐的,一股浅淡的血色重新出现在沐宛的脸上,她露出一种死后逃生般的庆幸,轻轻看了看床上对于自己的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江庚,准备离去。

“滋啦。”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了。

沐霜捧着一个盆,正微微低着头走进来,却猛地看见沐宛此时的状态。

“沐宛姐姐,你……你怎么了?”

沐霜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将手中的大盆跌到地上。

她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冲到沐宛身前,仔细地端详着沐宛此时的模样。

沐宛吸了口气,将嘴唇抿紧,做出一副我没问题的模样,寒声道:“怎么回事,你也这般没大没小了,怎么不敲门就直接进来了?若是此时我正在施术,被你打扰到了,那怎么办?”

沐宛一连串的质问,问得沐霜有些呆滞。

沐霜缩了缩螓首,喃喃道。

“对不起,沐宛姐姐,对不起,我没想到……”

她说着,抬头偷偷瞧了瞧沐宛的模样,又轻声道:“我真没想到,我以为区区一个绝命蛊,凭借姐姐的天赋,只需要几个呼吸之间就能布置完毕,我想着你已经布完了,才直接进来准备打扫的……”

说着说着,沐霜的声音越发疑惑。

“对了,明明只是一个绝命蛊,为什么姐姐你看着好虚弱的感觉?”

沐霜紧紧地看着沐宛强撑出来的平静脸色,眼中越发狐疑了。

同样作为族中女性,她同样也有学习族中流传下来的蛊术,对于绝命蛊也颇有研究。

正常来说,施展绝命蛊虽然也会耗费体力,但决定不会出现沐宛这般,好像被榨干了一般的虚脱模样。

“沐宛姐姐,你没事吧?”

沐霜更加疑惑,但却不敢出口问,旁敲侧击道。

沐宛看着沐霜脸上的神色,自然也猜出了沐霜在想些什么。

她自有城府,当下已经收敛了脸上的神色。

她微微皱眉,恢复了体力,撑起身子。

“我近些年沉醉于酿酒和制香,倒是在这蛊术之上有些生疏了,而且我还喝了不少酒……”

沐宛对着沐霜解释道。

沐霜点点头,但还是不太相信的模样。

她从小就跟沐宛一起长大,知道沐宛在蛊术上有何等的天赋。

那可是一个人,就可以令整族的女孩都深陷绝望深渊的女子,她的神光,足以令一切心高气傲的女孩都自惭形秽。

“而且……”

但沐宛的声音还在继续。

她原本冰冷的声音忽而变得微弱下来。

那冰寒的神色也忽而变得有些许羞涩,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而且什么?”沐霜下意识道,但看着沐宛的神色,心中答案以及呼之欲出。

“我那个……来了。”

沐宛风情万种地瞥了一眼沐霜,双瞳中似乎有望不尽的春风和花卉。

但有幸看到这一切的,却是一个女子。

沐霜一副“我懂的”和“我很对不起”的模样。

“既然如此,姐姐为什么不先休息一下,等我来助你?”沐霜微微责怪道,连忙扶住沐宛的身子,让她坐直。

做完这一切,她还立马转身,从盆中拿出一壶热水和一条毛巾,浇湿了,回来给沐宛擦脸。

“姐姐快先擦擦脸,明日好些了再去浣洗吧,此时正是深夜,天寒,若是受了风就不好了。”

沐霜脸色有些紧张,声音关切道。

“嗯。”沐宛微微点头,双手撑在身旁,任由沐霜给自己擦拭满是汗水的俏脸。

“城中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沐宛缓缓开口,将话题错开。

闻言,沐霜的脸色也认真起来,她立马微微站直了身体,语气清晰地回答。

“没有,据我们派出去的人回报,城中的捕快都已经散去了,汤兴禄和邱元正都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家中,至于许沛,他的警惕性很高,我们的人不敢随意跟踪,但按照他离开的方向来看,他应该是去往世子府。”

缓缓听完沐霜的回报,沐宛轻声开口:“如此看来,我们的决定没有错。”

若江庚真的只是一个流民,那他自然没有丝毫价值。

就算江庚能打,但她楼中,也有不少比江庚更能打的人。

但来到隆安城不到一个月,居然就能搅动如此风雨,而且年纪还这么小……

江庚已经在她们的面前展露出了他的价值。

“姐姐圣明。”

沐霜闻言,忽而跪在地上,殷切道。

沐宛微微半闭眼睑,眼睛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