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问答
  • 夺盛
  • 太逍
  • 2036字
  • 2021-10-03 16:58:18

邱元正正一脸焦急地随着大队衙役朝着昆仑而去。

他看着远方忽然传来炸响的方向,便又看见那紧接着闪耀天际的赤红火光,一时间有些惊惧。

他原本随着汤兴禄去往大牢,对着那五个打手好一番询问,终于问出了他们五个是来自城中一个名叫昆仑的漕帮,甚至还得知了,他们曾经埋伏偷袭过的人正是江庚!

那时,邱元正也瞬间明白过来,这次埋伏的人,肯定也是昆仑。

但他还算理智,没有立马行动,而是继续询问五人关于昆仑的信息,便得知昆仑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于是心中犯了难。

他和汤兴禄商讨一番,决定先把城中一切可用之人都集结起来,再看看能不能找些船只,从水路上包围过去,防止贼人逃脱。

但此时,许多衙役已经到了很远的地方搜寻,短时间内无法完成召集。

所以他们集结人力花费了颇久时间,直到此时,邱元正才和汤兴禄带着大队人马一同前来。

“呼呼!”

邱元正已经上了年岁,此时已然是气喘吁吁了。

“不如夫子先行歇息,不远处就是昆仑了,你跟着我们,也可能有危险。”

汤兴禄看着脸上冒汗的邱元正,不禁开口劝道。

邱元正想起刚刚抬眼看到的通天火光,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于是缓缓摇了摇头。

大队衙役匆匆而来,在燃烧的昆仑驻地外散作一个大圈,腰间配着的腰刀也随时准备抽出。

江庚和妹妹同样看到了这大队冲来的人马。

江庚在看到了对方的衣服后,便下意识握紧长枪。

他微眯着眼睛,在四周到处环视。

在他的想法中,可没有这么快就被官兵包围的情况。

无论是杀人,还是放火,可都是大罪。

他赶着离开,除了怕被张志明带人围剿以外,就是知道自己引燃昆仑后,必定会吸引全城的注意,到时肯定会有官兵捕快前来查探一番。

但他这里才刚刚作案,准备逃窜,这边衙役捕快就来了一百多人把自己围了起来,还个个配着腰刀,手持火把。

这等阵势,别说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他还是全盛时期,也不敢说能逃出生天。

他虽然会点枪法,但他终究不是传说中能在敌群中杀个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自己妹妹也不是一手就可以抱着的刘禅。

就在江庚死死寻找脱身机会之时,他便见到那大队人马停下脚步,包围圈中豁然让开了一条走道。

汤兴禄和邱元正通过让开的走道,缓缓走上前来。

邱元正和汤兴禄都是见过江庚和江星月的,此时四人对视一眼,场面立马有些尴尬起来。

“奉川,你这……”邱元正颤巍巍地抬起手,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这边一直奔波,就是为了来救江庚和江星月,但此时江庚和江星月都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让他仿佛一拳打在了空处一般,浑身都有股不得劲的感觉。

“这都是你做的?”

邱元正又想起刚刚听到的巨响。

他看向江庚背后那燃烧得越发猛烈的寨子,失声道。

江庚视线从邱元正的身上转移到正一脸威严的汤兴禄身上,知道自己如今说什么也不可能摆脱这等重罪。

他猛地提刀,在衣摆处割下一块布条,轻甩长枪,将曳地的枪头甩到身前。

他拿下枪头,用布条轻轻包住,挂在腰间。

“奉川感谢邱夫子大恩,然我已救出妹妹,”江庚猛地拱手,声音沉稳坚定,“小妹身上有些小伤,且受惊一番,我虽罪人,然小妹却无罪,希望夫子可以帮我带走小妹,救治一番。”

江庚缓缓抬头,朗声道:“此间一切,奉川愿意一人承担!”

江庚掷地有声的话语落下,场面一时陷入沉默。

江庚明亮的眼睛直直看向邱元正。

此时,他已经没有了两人初见时那般,带着三分讨好,反而是满满的坚韧顽强。

他看到邱元正,便明白,自己想的思路出了错。

邱元正是愿意帮助自己兄妹的。

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快带着这么多官兵出现在此处。

他毕竟跟邱元正相识甚短,所以难以正确地猜到邱元正心中的真正想法。

这也就导致了当下这番尴尬的场面。

“这……”

邱元正还没发话,汤兴禄先开口了。

他也是个人精,而且在跟邱元正交流的时候就对此事了解了很多,自然也根据现场的情况和江庚的话,推测出了江庚到底做了什么。

而他作为隆安城的府君,理所当然的,不可能任由江庚这样凶残的极恶之人离开此地。

不然让城中百姓知道,那个杀灭一整个漕帮,况且还杀人放火的犯人没有抓到,那他这个府君还要不要做了?

京都中,会有多少参他的本子?

都不用等到官吏考核。

等圣上看了本子,他这顶上乌纱就得丢!

但他此时有些拿不准邱元正的意思,于是便想着开口试探一下。

邱元正轻轻抬手,制止了汤兴禄的话。

他微微皱眉,看向那一脸坚韧之色的江庚,脸上满是悲哀之色。

他本以为江庚是个有天赋的才子,若是多加研习,日后定当会有所作为,但谁想到,他转头就犯下了此等滔天大罪?

是,昆仑是抓了人,但你却杀了别人整个帮派,甚至还放火烧了别人一整个寨子!

江庚若是有个捕快职称那还算好,起码有个正当的身份,虽然也难逃处罚,但也算师出有名。

但江庚却只是个普通的少年。

就算他做的事多么合理,但他越过了官府,去行使这种权力,那就是大罪。

邱元正刚刚才对江庚生出了那么多的期待,此刻却要看着江庚毁灭在自己的眼前,他心中哪里能毫无感受?

他忽而幽幽了叹口气。

“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情?”他嘶哑着声音朝江庚问道。

江庚抬眼看了一眼邱元正,朗声回答:“舍妹被抓,贼人处于不败之地,我无所依靠,且怕小妹受伤,只能拼命而为,而后生怕贼人报复,遂毁灭贼巢!以正天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