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燃烧

  • 夺盛
  • 太逍
  • 2015字
  • 2021-10-03 12:00:00

“对不起!对不起,是星月不好!”

江星月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超出了江庚的意料。

她猛地抱紧了江庚的身子,声音哽咽,眼泪止不住地流淌。

江庚咧咧嘴,忽而感觉,自己的鼻子间也一阵酸涩传来。

自己在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在对自己说对不起。

但其实在江庚心中,反而是自己对不起妹妹。

正是因为自己的狂妄自信,而失去了该有的警惕,让她受到了各种牵连。

他受到了原主思维记忆的影响,总是想着,如何能在规则内做事,不触犯到别人,从而保证自身安全,而后逃亡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但他的这种想法,无疑是带着镣铐跳舞,不仅毫无作用,反而让自己更加地陷入险境当中。

举棋不定,妇人之仁,其实才是真正的懦弱不堪。

他心中忽然明了。

只有超脱这种限制,才能成就大事。

往日里,他都是为了苟且偷生,但弱者在这个时代,是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能力的,所谓的自信,只不过是蝼蚁的可笑骄傲,在其他人眼中看来,不值一提,甚至随便就可以捏碎踩死。

“你再这般用力,我可要透不过气来了。”

不擅长说煽情话语的江庚忽而开口道。

“啊!”

江星月连忙放开臂膀,颤抖着手,搀扶住一阵阵摇摆的江庚。

“咱们先回去。”

江庚知道此地绝非久留之地。

张志明随时都可能带着那些不在驻地过夜的帮众回来,而他的状态显然不足以再抗衡其他人了。

所以他必须快些带着妹妹离开。

他强撑着站起身来,解开一条小船的船缆,去到河面不远处,将丢出的长枪捡了回来。

在他心中,武器的重要性,比什么都重要。

这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

捧了把冷水洗了洗脸,在冷水的冲击下,江庚终于精神了些许,不至于在剧痛酸麻中昏迷过去。

“走吧。”江庚回头对着妹妹轻声开口。

“嗯。”江星月也知道了两人现在的处境,也不说其他的话去打扰哥哥的行动,默默扶住了江庚的身子。

江庚往回走去,计算着时间,将路上布置好的炸药轻轻点燃。

他在寨子中四处搜寻的时候,恰好找到了昆仑的储物室,所以他还搬出了几桶“火水”,泼到易燃的地方上。

他知道,若是留着这么一个地方,等到张志明回来,那张志明就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如今的他,绝对不会再犯这点妇人之仁的愚蠢错误!

他要做的,就是犁庭扫穴!

无论是谁,只要敢想要杀他,他就会拼尽一切抢先杀死对手!

他的命,就是鬼神来了,也拿不走!

“来,你也拿一点。”

江庚将几张皱巴巴的银票塞到江星月的手中。

江星月呆呆地握住手中的银票,看着手上同样拿着几张银票的江庚,默默收好。

江庚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

有了这些钱,足够自己兄妹两人离开这个隆安城了。

拿好有用的东西,江庚和妹妹互相搀扶着,缓缓沿着走道走出了昆仑驻地。

走出寨子,江庚将手中用来照明和点火的火折子随意丢在地上,忽而低身挡在了妹妹的身后。

“砰!砰!轰!!”

两人身后,明亮的火光在震耳发聩的炸响中瞬间爆燃开来,赤红的火焰眨眼间吞噬了大半个寨子,通红的火光在瞬间照亮了大片安水湖面,漆黑的水面上,粼粼波纹尽数映射着红光。

滚滚的热浪跟着炸响同时传来,如同蛮横的荒古野兽,有着凡人无法抵挡的巨力,掀起一阵圆形的沙尘,扑打在四周。

通天的火光下,江庚瘦削的身影此时挺拔如松。

烧灼的剧痛中,他甚至还冷冷地笑了一声。

身后火焰在爆炸后便瞬间减小,但却没有熄灭,反而随着风势,将所有的东西都逐渐点燃起来。

火焰飘动的呼呼声,和木材爆裂的噼啪声连串传来。

江庚挺过了冲击波,便重新站直身子。

他没往后看,拉着妹妹继续前行。

往日那个无能的江庚,已经一同死在了这场大火之中。

随着这一声响彻大半个隆安的巨响,和那通天的火光。

隆安城中的人都呆滞地看向这个方向,一时间,似乎整个隆安城都安静了下来。

而后,无数的人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简直有种沸反盈天的感觉。

一直看着这个方向的许沛此时一脸懵逼。

他看着那被火焰吞噬着,如同不发一言的漆黑猛兽般的寨子,正想要下楼,楼下却有大队人马跑过,杂乱的脚步声甚至压过了远方传来的火焰呼啸声。

他只得停下脚步,凝目朝着远方的寨子看去。

便见一团赤红火光之中,两道细小的身影徐徐走来,不停地变大。

随着身影越发清晰可见,许沛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两人之中的一个,正是他此行的目标,江庚!

但他此刻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早早地就在这里等候着,任何一个路过周围的人,他都看在眼里。

那么这江庚,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又是怎么进去的?

而且……

看着那彻底被火焰吞噬的寨子,许沛感觉嗓子眼有些发干。

他本以为江庚要是敢独自前来,那就是送死,但此时,江庚却把他的脸打得啪啪作响。

现在看来,这江庚不仅救出了他想救的人,还顺便把别人的老巢都给烧了!

而此时,在不远处偷偷观察着许沛的月伯,也注意到了许沛脸色的变化。

他也随着许沛的视线看去,便也看到了正在和妹妹相互搀扶着走来的江庚。

他自然还记得江庚的模样。

到了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了城中如此大的变故,居然是因为这么的一个,曾经去往胭脂楼卖胭脂的小子!

他看着楼下举着火把匆匆跑过的大队衙役,又远远地看了看远方的江庚,等大队人马完全跑过去之后,他便悄悄下了楼,立马往胭脂楼的方向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