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兄长
  • 夺盛
  • 太逍
  • 2030字
  • 2021-10-02 12:01:23

“志明,快跑!”

张棕伸手捂住自己的伤口,想要堵住不停涌出的鲜血。

他的声音此时满是萧索,他自知,自己兄弟两人已然不是面前江庚对手。

就凭刚刚的简单两下,他就明白,自己就算没受伤,也难以抵挡江庚此刻的威势。

双方的武器,就好比手枪和火神枪,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即使江庚状态,体质都落后于他们,但他们在江庚手中却如同朽木,轻易便可撕裂。

他自知两人之间已无回转余地,便立马叫喊着自己弟弟。

张志明听闻此声,从剧痛中勉强回过神,呆呆地看着自家一脸苍白的兄长,还有些脑子空白。

他慌乱地爬起身来,瞬间明白了自家兄长眼神中的意味。

他拾起短刀,歪斜地跑动起来。

江庚微微眯眼,收回长枪,在身前横架。

但张志明却目标明确,绕过江庚猛冲。

江庚脸色一变,就想要移动,但张棕此时抢先一步,横架在江庚面前。

张志明无瑕去看,一下滚到江星月身旁,提起短刀架在她的脖颈上,尖声道:“放下武器!”

江庚本想快速撕裂阻挡在自己面前的张棕,然后快速奔去阻止张志明,但显然,此时已经没有了这种可能。

他紧握枪杆,刺在手心里的细小木刺一下下锥进皮肉里。

张棕也冷笑了一声。

即使两人打不过江庚,但两人手上的“武器”,可比江庚的大枪来得凶猛多了。

“放下武器!”张志明看着自己兄长摇摇欲坠的身躯,再次嘶吼出声。

“呜呜。”

江星月见状,嘴里呜呜出声,但还是说不出话。

但她的眼神中已经满是视死如归,把要说的话全部写在了眼中。

江庚愿意为了她舍弃生命。

她又何尝不愿意?

张棕缓缓恢复了些力气,用没受伤的那一边身子支撑住身体,提刀朝着江庚缓步走去。

江庚看了看他,手上的长枪却没有动作。

“呵呵!”

张棕见状,心中更是畅快,更坚定了用尽一切去折磨江庚的想法。

他一步步往前迈进,手中的短刀闪动微光。

张志明看着这稳步迈进的一幕,终于缓缓舒了一口气。

但就在此时,张棕迈步进到江庚面前三步远的时候,江庚的脸色瞬间变化!

他猛地低吼一声,长枪如龙,在空中化作一抹影子,瞬间砸在张棕的肩膀上,发出一声响彻整个房间的炸响。

张棕的肩骨在巨力之下瞬间崩裂,岔开的骨头深深刺入皮肉当中,但他还来不及惨叫,就被枪杆上传来的巨力压得瞬间跌倒在地。

他还没来得反应,江庚已经继续迈步向前,狠狠一脚踩在他持刀的手腕上边。

随着一声爆裂的声音,张棕的手骨和皮肉化作一抹猩红,手上的短刀也随之落地。

“啊!”张棕此时才在江庚迅捷如雷的动作中反应过来,身上传来的剧痛让他不禁张嘴大呼。

“砰!”

但江庚已经又咬着牙向前,高举右脚,猛地践踏在张棕的胸膛之上,将他的胸骨瞬间踩得向下塌陷下去。

“嘶!”

张棕肺腑中的空气被江庚这一脚全部踩了出来,他脸色涨得通红,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他挣扎着想要拿开江庚的脚。

但此时,他身上的伤势已经爆发开来,全身发软,再也提不起力气,连在江庚脚下脱身都做不到。

于是他呼吸都呼吸不了,脸色逐渐从通红向着紫色发展过去。

“你!”

张志明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感觉手腕上的的痛楚都越发强烈起来。

“你,敢杀她吗?”

江庚发出有如地狱恶鬼般嘶哑低沉的嗓音。

他满脸浴血,身躯都在微微战栗,却在众人的心中刻下极为恐怖的印象。

说着,他手中长枪悠悠倒转一圈,明亮的枪头轻巧地洞穿了张棕的大腿,鲜血汹涌而出。

张棕眼睛一凸,但被江庚踩着胸膛的他却喊不出声,只能竭力地用手扭转江庚的腿,指甲都在使劲掰弄下翻折开来。

“你,敢杀她吗!!”

江庚死死地看着张志明,声音越发疯狂。

张志明看着那狰狞的面目,双手止不住地战栗起来。

就在他即将在恐惧中放下手中的短刀时,张棕终于从江庚的踩踏下脱身出来。

他猛地吸了口气,来不及呼吸,便绝望地大叫:“志明,快跑!”

看着自家兄长凄厉的模样,张志明的心中闪过无数画面。

他忽然挥刀而下,砍断了绑在木桩上的绳索,拉扯着江星月起身,用短刀死死抵在江星月的下颌上,锋利的刀尖微微刺破娇嫩的肌肤,一滴嫣红的血液从刀刃上缓缓流下。

“让我们走。”

张志明在这种压迫下,显然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如此状况。

“你觉得,你现在有跟我谈判的资本吗?”江庚脸色阴沉得像铁块一般,生硬冰冷。

他知道,面对压迫时,一旦后退一步,接下来就要后退无数步!

他尝试过后退,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所以从今往后!

他不会再后退半步!

他死死地看着张志明的动作,缓缓抽出枪头,横跨在身旁,斜斜地指向张棕的头颅。

“让我走,让我走!让我走!!”

张志明却是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状若疯魔一般朝着江庚嘶吼。

他抓起江星月挡在身前,短刀贴在江星月身上,一步步地朝着门外走去。

江庚微微抿着嘴唇,看着妹妹吃痛而蹙起的眉头,一时间没有动作。

张志明缓缓转到江庚的身后,朝着房门不停后退。

江庚终究是有些投鼠忌器,看着张志明退出房门。

他也不可能提起高大的张棕,追上去。

看着张志明失去踪影,江庚一收枪,便舍了张棕,准备追上去。

“不!”

就在此时,已经瘫倒在地的张棕忽而伸出一只手,死死抓紧江庚的脚腕。

他撑开被鲜血糊住的眼睛,朝着江庚冷笑。

“死!”

江庚嘶吼一声,长枪带着锵锵龙吟,如流星坠地,红白之物如同西瓜一般炸裂,四处飞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