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各方动作(下)
  • 夺盛
  • 太逍
  • 2040字
  • 2021-09-29 16:58:02

听着医师的话,来人恍若未闻,静默矗立。

正当医师想要再次开口时,那人的声音却如同从齿缝中爆出来一般,夹杂着掩盖不住的愤怒。

“两斤!”

声音如雷,沉闷震耳。

闻言,医师猛地往后趔趄了两步,狠狠地撞到身后的药柜上,发出砰的一声。

“哈哈,公子莫要说笑!”

他连忙站稳脚跟,忍着身上被撞的痛楚,扯着干巴的笑脸回答。

他看着来人昏暗不清的脸,心中的恐惧越发蔓延。愈加感觉,那黑色乱发之后,定是张狰狞丑陋的恶鬼面目。

但那来者却不说话,他微微抬起头,漆黑的面目直勾勾地看着医师。

见状,医师当下更是膝盖发麻,但还是强自用手撑在身后药柜上,以免自己瘫软在地。

他猛地咽下一口唾沫,脸色涨的通红,涩涩开口道:“那公子,可有官府审批的公文?”

他浑身颤抖着,畏缩着脖子看向那人,却见那人依旧不说话,像是一尊古老的黑铁塑像,带着无法言明的肃杀和萧冷。

医师受不住这死寂的压迫,于是又无奈开口。

“公子,不是我不卖给你,而是……”医师感觉嗓子眼被掐住一般,吐出来的声音简直如同乌鸦嘶鸣。

“哆!”

就在此时,一声脆响彻底打断了医师的话。

他彻底被掐住嗓子一般,张开的口中,一点声音都无法发出,浑浊的眼珠子几乎要蹦出来了。

眼前,一把锃亮的短刀深深钉在柜台上,明亮的刀身将昏暗的烛光反射得越发飘忽,有如雷火肆虐。

医师艰难地咽着唾沫,双手沁满冷汗,眼珠子慢慢地看直了。

那身影完全抬起来头,披散的乱发下,一双冷峻的眉眼好似荒野的孤狼,携着冰冷残酷。

火光将他瘦削的身影投在背后的墙壁上,庞大的黑影随着昏暗烛火缓缓飘荡,恍然间,好似一只难以言明的庞大怪物,在黑夜下肆意地摆动着扭曲的身姿。

……

汤府中。

汤兴禄终于把受惊的汤良朋给安抚妥当,而且也收到了来自阿丰的回禀。

略作沉吟,汤兴禄来到大厅,找到了邱元正。

此时邱元正勉强吃了些饭食,坐在席位上闭目。

听闻响动,他抬起了眼,便看见汤兴禄快步走来。

他连忙起身,朝汤兴禄微微做礼,开口道:“可是有消息了?”

“已经派人寻找了,可是暂时还没有找到。”汤兴禄轻声回答。

闻言,邱元正刚刚提起的半点情绪又低落下去。

“但是我却查到了一点线索……”汤兴禄却没停止,继续说道。

邱元正又立马精神一振。

“前不久,县衙中抓来了五个打手,他们所做的事,和良朋描述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埋伏在偏僻之地,然后提刀行凶。”

汤兴禄停顿一下,便把五个打手的事情告知了邱元正。

“那他们埋伏的是谁?他们又是谁?”

闻言,邱元正脸色微变,追问道。

“据当日值班的衙役回报,当时是有个人前来报案,说是领了许长官使的命令,前来求援,说是许长官使擒住了五名持刀歹人,于是他们就去了,把那五个人都抓了回来,现在正囚禁在大牢之中。”

“但因此事颇为严重,如今还在处于搜寻物证阶段,而且受害人也没找到,所以还没开始庭审,倒是还不知道他们是谁。”

汤兴禄开口。

言下之意便是,那许沛,应该知道受害人是谁,但他却没说。

“许沛,怎么这事和他有关?”邱元正皱着眉头,他在隆安城中教书十余年,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城中还有一个叫做许沛的长官使。

“那为何不快些审讯那几人?”邱元正沉声道。

“正在做着,毕竟大盛律法森严,我也得按章程办事,现在理应快要问出了。”汤兴禄苦笑道。

“不行,我要去大牢之中看看。”邱元正猛地握紧了手,开口道。

汤兴禄拿邱元正没有办法,于是只得搭上邱元正来时的马车,随之一同去往。

而在昆仑驻地之外。

许沛也已经悄然来到。

他走上距离昆仑驻地约莫一百五十米外的一处酒楼,走到阳台之外,远眺着那在夜幕下静默俯身的寨子。

他没有问祁飞江庚在何处,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去寻找江庚。

若是他怕了,不来这里了,那么他就是安全的,那么自己就不用去寻找他了。

若是他真的来了,那么同样不用去寻找他,自己直接在这里喝茶,等着他来就行了。

许沛看着平静的寨子,料想江庚应该还没来。

于是本就是武将出身的他,下意识地观察起了那寨子。

一面于陆地,一面于水面。

水面之上,突出一片类似码头一般的木桩,铺设木板,捆着数条轻便的木船。

若是遭到无法抵抗的强敌,那么昆仑帮众完全可以依靠这些船离开。

可谓是可守可逃。

就算是不逃,它在陆地上的大门,也是高达一丈,不是一般器械能够攻开的。

这么难以进攻的一个地方,那小子真的会想不开,一个人硬闯此处?

更遑论要在这其中救出一个人?

许沛都觉得不可能。

人就是人,不是神仙。

酒楼旁,还有许多各色各样的酒楼。

毕竟这一条长街沿着安水,安水上又有画舫,向来不缺有钱的公子哥和富商来此享乐游玩。

一身黑色衣服的月伯此时站在许沛不远处的一家酒楼中,微微掀开窗户,透过缝隙观察着许沛。

他独自猜测。

连许沛也来了?城中果真出了大事。

他也偷听到不少衙役们的谈话。

这些衙役,巡游在城中,是为了寻找两个人,一个是俊逸的少年,一个是尚未及笄的少女。

他们是被两个穷凶极恶的恶徒所掳走的。

那些衙役的任务,就是从歹人手中救出两人。

“歹人……”月伯的视线也随着许沛,投向那座零星亮着几盏灯,显得格外阴森的昆仑驻地,脑中各种线索悄然连接成线。

“究竟是何人,居然引得如此大阵仗。”

他轻轻放下手,木窗悄然合上,一切归于平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