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死又何妨?

  • 夺盛
  • 太逍
  • 2009字
  • 2021-09-27 16:58:00

祁飞进入院中,把江庚说过的话转告给了祁承业。

祁承业此时正在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闻言,他微微抬了抬头,啧啧道。

“不容易啊,那昆仑,若是我没记错,是位于安水之上的,周围停着不少船舶,即使衙役包围过去,他们也可以靠船逃离……不对,他们只需要把人捆在石头上,丢到江中,就死无对证了。”

“主子的意思是?”祁飞躬身,试探道。

“跟他说,不要急,我会派人帮他报官的。”祁承业摆摆手,脸上一片冷漠。

祁飞也是精明人,瞬间明白了祁承业的意思。

“可是,这是不是太……”他忽而想起江庚脸上的神色,心中那种兔死狐悲越发强烈。

“太什么?就算我能帮,我凭什么帮?”

原本还一脸冷漠的祁承业猛地将手中书籍砸在旁边的木案上,发出一声巨响,吓得祁飞抖了抖身子。

“八年了,我在这隆安城中浑浑噩噩了八年!现在我终于看到了希望,我不会为任何人,违反我的做事准则!”

祁承业细长的眉毛飞扬,脸上满是怒气,声音嘶哑:“还是说,你要告诉他,我只是个闲散世子,连派出十个以上的侍卫出府,都不敢呢?”

“属下不敢!”祁飞慌忙跪下,“是属下多言了!”

他连忙抬手扇自己耳光。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改不了你那些妇人之仁。”

祁承业握紧手中的史书,脸色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是!是!”祁飞乱忙爬起来,想要出门,却听闻身后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声音。

“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他无人相助,那他就什么都会做得出来,你去告诉许沛,让他帮忙照看一下,若是能帮,就保他一条性命吧。”

祁飞闻声,慌忙回头,却见祁承业已经又重新拿起了书,脸上一片平静。

“主子大德!”祁飞哽咽开口,轰然跪地,深深一拜。

……

江庚踉跄着走在世子府中。

他虽然知道祁承业未必会帮助自己,却没想到,自己换来的是这么一个平淡的回答!

甚至是连扯皮,都懒得扯皮的回答!

若是自己被抓去了,纵然拷打受刑,他也不会皱半点眉头。

但想到妹妹现在的处境,他的心就一阵疼痛。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些英雄闯荡江湖,都不带着家眷了。

入了这江湖,便再无回头之路,除非一方死尽,不然绝不会有停歇。

那么自己还能去哪里求助?

报官?

邱元正?

图业帮?

一个好汉三个帮,他此时却是一个孤立无助的遗孤。

“公子,你怎么了?”

身旁忽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带着三分关切。

江庚抬头看去,却见那日曾经照顾过自己喝药的秋瑶快步走了过来。

秋瑶看了看江庚身上脏污的衣服,又看到他空洞无神的眼神,被吓了一大跳。

她方才听闻江庚在府中乱跑,心中感到一阵惊疑,便立马舍了手头上的活计,跑来寻他,却没想到,竟然见到了这般落魄狼藉模样的江庚。

“没,没!”江庚回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发软的身子才站定了。

秋瑶惊慌地扶住江庚战栗的身体,似乎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恐惧一般,眉毛轻轻地蹙起。

随着女孩靠近的身子,一阵香气钻进江庚的鼻间。

若是往日,他必定会打笑几句,但此时他却好似一点反应都没有,恍若大脑被灌满了浆糊。

“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我也许能帮你也不一定,你现在这般模样,对身体不好,若是一直这样,日后得害一场大病。”秋瑶看江庚没有反应,声音越发焦急。

她拿起一条手巾,给江庚擦拭身上的血迹,灰尘。

冰冰凉凉的手指触到肌肤上,江庚触电一般,让开了身子。

“对不起,我……我真的。”江庚捏紧双手,看着秋瑶担忧的神色,一时间说不出话。

“秋瑶跟你虽然才一面之缘,但我却能感觉得到,你不应该是这般颓丧之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求你好好振作,可以吗?”

秋瑶看着江庚后退,也没有跟上去。

她立在原地,黛眉微蹙,看着江庚,诚恳认真地朝着江庚微微欠了欠身子。

江庚久久无言。

他回想起这个少女,曾经扶着自己耐心喂药的模样,那时她白嫩的脸颊上晕着红云。

又想起她曾经恐惧跪地求饶的模样,脸色苍白,泫然可怜。

他们都一样,都是同一类人,地位低下,甚至随时性命安危都不保。

他们丧尽尊严,也只是为了活下去。

仅此而已。

但在这个时代,这看似简单的需求,却又是那么艰难。

他求不来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相助,但此刻却能感受到这般简朴的善意。

“谢谢姑娘。”

江庚深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秋瑶躬身。

再怎么颓唐,也改变不了现状。

只是他一时失了神,就一直被心中思绪所折磨,就好似陷入泥潭一般,越陷越深,怎么也抽身不出来。

此时他才终于回过神来,虽然心中还是十分难受,但也不再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秋瑶看着江庚脸上神色的变化,微蹙着眉头,轻轻地笑了笑。

“那秋瑶就不打扰你了。”

她轻声地开口,确认江庚的状态已经好了不少,她就要回去做那未完成的工作。

“且慢!”

江庚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

秋瑶疑惑地转过头去,对上了江庚明亮的双眼。

“谢谢。”

他轻轻开口,干裂的嘴唇开阖,重复道。

“嗯。”秋瑶脸上的笑意缓缓蔓延,她微低着头,转身离去。

江庚回到自己院中,将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用布包好,斜挎在身上。

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那种坚定之色,虽然还是难掩焦急。

但他终究不会束手就擒,那样不是他的作风。

就算没有任何人相助,就算连上天都不愿意救他,他也会为之拼尽一切自救!

如此,就算死去,也不枉来这人世一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