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狼狈

  • 夺盛
  • 太逍
  • 2051字
  • 2021-09-27 12:00:00

“张棕!”

江庚吐出一口气,缓缓坐倒在地。

全身剧痛难忍,但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只知道,自己的妹妹现在在张棕那个疯子手上。

现在每一个呼吸,自己的妹妹都可能会死去。

甚至……

他根本无法保持冷静,越来越多想法在心中生出。

愤怒,羞愧,懊恼,种种情绪在心间翻滚,让他感觉如有毒蛇在胸腔之中游动,跟一群毒蝎一起,撕咬自己的心肺。

他这些天来的所有努力,似乎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他绝望地撑起身子,踉跄着朝世子府跑去。

他在城中认识的人和势力不多。

第一的便是图业。

但图业之中,崔山本就不是善茬,不报复自己都算好的了,别说求他相助了。

那么说来,最多也只能求来一个崔南,但那是绝对起不了作用的。

第二的,就是刚刚认识了没两天的邱元正。

他虽然好像在城中颇有地位,但本质上还是一个读书人,武力上简直为零。

当然,也可以求他,让汤兴禄相帮。

但汤兴禄会不会违反大盛律法,私自调动起码五六十个衙役相助且不说。

光是邱元正跟汤兴禄那糟糕的关系,就知道让邱元正出面,让汤兴禄相帮的概率有多大。

自己才跟邱元正认识两天,他真的会因为自己这点面子,违背自己的内心,向他根本不想相见的汤兴禄求助?

自己凭什么让邱元正为了自己,欠下汤兴禄的人情?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了。

那就是自己刚刚加入没两天的世子府。

祁承业作为隆安府中,权柄最为煊赫之人,手下可用之人,比汤兴禄一城之主也不遑多样。

自己恳求于他,欠下的也只是自己的人情。

而不会像邱元正那般,是让邱元正欠人情去求另外一个人。

至于汤良朋?

相伴多年的夫妻尚且会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一个见色起意的小子,真的会去求他爹?

真的去求,求得动?

在这个时代,父为子纲。

各种杂乱的思绪在江庚的心中乱窜。

焦急令得他几乎无法冷静思考,脚下跑的飞快,已然在不知不觉间回到了世子府。

门前的两个门卫虽然看江庚一身狼狈模样,但这些天也算是认识了江庚,于是也没拦他。

江庚踉跄着沿着路狂奔,朝着祁承业所在的院子跑去。

但他这反常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府中其他人的注视。

“这新来的干嘛了?”

“不会是给仇家追杀了吧?”

耳边风声和人声交错跌宕,江庚双目失神,如同一个等待握住稻草的落水之人。

“诶!干嘛?”

最终,江庚在院子门外被两个侍卫拦住。

“殿下正在歇息,没有通传不得入内!”

“我有要事要面见殿下,还请通报一声。”江庚看向院子,心里想着要不要大喊。

他知道祁承业很喜欢整天睡觉,但不知道祁承业有没有起床气,他是来求人的,万一面还没见到,反而先惹怒了祁承业,那就得不偿失了。

“殿下有令,歇息期间,谁都不能入内!”

门口的两个侍卫却失去了所有的耐性,甚至有一个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要是祁承业被吵醒了,他们也少不得被骂。

“怎么了?”

就在江庚打算豁出一切大喊之时,背后却传来了祁飞的声音。

祁飞看着一身狼狈的江庚,微微皱眉。

“怎么回事呢?”

“祁管事,这人匆忙跑来,说有要事要见殿下。”一个侍卫朝祁飞做礼,回答道。

“有何要事?”祁飞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难不成城外夷寇打来了?

不能够啊,城外的眼线都没传来消息,总不能这小子在城中,消息比眼线们还快吧。

“祁大哥,我真有事要找殿下!”

江庚回过神来,紧咬牙关。

“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

祁飞却不吃这套,淡淡开口。

江庚回头看了看院子,心中一阵无力,但嘴里也只能够开口道:“我妹妹被人抓走了,希望殿下可以帮我,若能救我妹妹性命,日后我这条性命,便是殿下的了!”

看着江庚诚恳的神色,祁飞脸色却没多少变化。

他本就对江庚颇有微词。

此时虽然说不上幸灾乐祸,但也没有多少可怜之意。

“你且呆在这吧,我进去问问。”祁飞想了想,开口道。

“大恩不言谢!之前的事情希望祁大哥不要放在心上!”

江庚深深一拜。

他从未将自身的姿态摆得如此之低。

他本以为,大丈夫一生,顶天立地,有多少人是值得自己屈身的?

但此时深深的无力感令他如坠深渊,身体一阵发软,怎么也提不起力气。

祁飞没有回话。

他跟江庚的关系虽然说不上仇恨,但也说不上太好。

他轻轻敲了敲门,便开门进去。

在世子府中,能如此进入世子寝室的,也只有他一个了。

江庚看着门扉被重新关上,心里一阵焦急。

心里的思绪更加交缠。

这种失措的感觉非常痛苦,感觉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在江庚如被火烤的煎熬中,祁飞推门而出。

“如何了?祁大哥,殿下如何说?”

江庚连忙上前,直直地看着祁飞的脸。

祁飞看着江庚脸上那种深深的绝望,心中莫名生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滋味。

“殿下说,此事莫要焦急,待你我禀告官府,自然会有衙役前去,你只需在府中等待便好。”

祁飞平淡的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击打在江庚的心头。

江庚倒退两步,脸上露出笑意。

“哈哈,莫要焦急……哈哈!”

他不停倒退,脸上满是苍凉的笑意,几乎要跌倒在地面之上。

“是我孟浪了!我一个无名之辈,怎么有脸面请求殿下相助,是我想当然了……哈哈!”

他倒转头,踉跄着离去。

祁飞看着江庚离去的枯槁背影,心中生出一丝苦涩。

他也算跟江庚认识一段时日。

这个家伙,可是跟几个打手生死搏斗时,脸上还满是坚韧之色的。

怎么此时,倒像是被抽干了灵魂精气一般?

那妹妹,真的对他如此重要吗?

祁飞回想起刚刚在庭院中跟祁承业的谈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