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鸿门宴
  • 夺盛
  • 太逍
  • 2084字
  • 2021-09-26 17:09:25

真正的街斗决然不是像志怪小说里说的那般,可以打个几天几夜,真正的战斗,往往在几个呼吸甚至七八个弹指间就会结束。

就如现在,张棕就用出了他最擅长的佯攻,只一下就让江庚失去了抵抗能力。

江庚压着牙,压抑着痉挛肠胃传来的呕吐欲望,瞪着泪水直冒的眼睛,看着张棕那不断在眼前放大的膝盖。

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混混,在这一套连招之下,也得躺在地上半天。

“啊!”江庚嘶吼着,双脚扒地,筋骨抻紧,猛地收缩双臂挡在面前。

“砰!”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单薄的臂膀也挡不住膝撞。

一声闷响,江庚只觉得双臂中的骨头似乎断裂了一般,好似缠上了火焰,烫得发麻。

看着江庚居然裆下了这一击,张棕心中的暴戾更加膨胀。

他这些天本就憋了一口闷气,此时两击打在江庚的身上,骨肉相撞的感觉令他心中的闷气都泄了大半,病态的快感令他恨不得将江庚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敲碎。

他没有停步,因为这会给江庚回气的空隙。

他把手中的短刀插回腰间,又朝前迈进,提肘朝着江庚的背脊骨冲去,携着自身重量,做出了一个极其狠厉的砸肘。

猛烈的疼痛充斥了江庚的大脑,强烈的死亡威胁下,他的身体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他用尽全力抬头,便看见张棕扑来的身影。

他知道,此时再做躲闪已经来不及,所以干脆微微扭动身躯,反而身躯向上,朝着张棕扑击而出。

看上去,就像一只野鹿悍不惧死地朝着虎豹顶角一般。

张棕也拿不准江庚的心思,并且由于江庚主动迎身而上的原因,他的手肘已经碰到了江庚的身躯。

但由于江庚微微拧身,那一肘只砸在江庚的肩胛肌肉上。

虽然背部是抗击打能力最强的部位之一。

但手肘同样是人身体上,攻击力最强的部位。

江庚感觉背部似乎被铁锤结实地狠轰了一下,连胸腔内的肺腑都因此剧烈抖动,嗓子一阵发痒,几乎忍不住咳嗽。

但此时已经是生死之间。

他拼着这一击也要冲身上前,可不只是为了接这一肘。

他依靠前冲的惯性,狠狠伸出双手抱住张棕的腰身,双腿发狂一般扒地,布鞋的鞋底踩在地面上,发出剧烈的“唰唰”声。

张棕猛地变色,双手想要掰开江庚的怀抱。

但此时的江庚哪里会放手?

他死死地咬住牙,雪白的牙齿发出渗人的咔咔声,浓眉狰狞倒竖。

他瞬间停住脚步,右脚迈过张棕的双腿之间,狠狠一绊!

张棕虽然猜到了江庚的想法,但他已经不停地锤击江庚的背脊,发出一阵阵打鼓的闷响,但江庚都毫无松懈。

“砰!”

两人的重量全部贯在张棕的身上,两人一同往张棕的身后翻倒。

一声沉闷之极的声音响起。

张棕身躯微微朝后,狠狠一屁股坐在地上。

尾骨与结实的青石路面交接,一阵电流瞬间透过全身,随后的便是一阵令人绝望的剧痛。

江庚顺着劲力继续朝前一个翻滚,从张棕的身边脱离。

滚到一边撑起身子,江庚甚至来不及去看张棕的模样,便弯着身子疯狂咳嗽起来。

此时他的肺腑和背脊全是一片火辣,刚刚胃部的痉挛也还没退去,一时间可谓是泣涕涟涟。

张棕也同样没空去看江庚,背脊上传来的剧痛超过了一切理智的范围,他绝望地反躬着身子,全身肌肉不受控制地绷紧,躺在地上缓慢翻滚,嘴里发出虚弱的嘶嘶声,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呵呵……呵呵!”江庚嘴里流着口水,眼泪和鼻涕也淌在脸上。

但当他抬起头看着张棕脸色通红如大虾的模样,却还是低沉地笑了起来。

对于一切想要杀自己的人,他向来是无惧于用一切去反抗的。

张棕想用拳脚发泄愤怒,收起了刀。

但江庚不会因为发泄而放弃武器。

他至今为止所有战斗,索求的,不过是一个生字。

他强撑着身上传来的各种酸麻痛楚,爬起身来,走到一边捡起刚刚被张棕打掉的短刀,就想要趁着张棕此时的虚弱上前。

他微微低着身子,防备着张棕可能出现的反击,快步冲向前。

“呀!”

果然,张棕同样在忍过一开始的剧痛之后,就在偷偷观察江庚,此时见到江庚冲来,他也强自忍着剧痛,抬起仍自发麻的手,挡下了江庚的一刀。

“啊!”张棕终于惨叫出声,另一只手猛地朝前一抓。

但江庚早有准备,连忙后退几步,躲过这一个抓。

他看着已是困兽犹斗的张棕,打算向前,却猛地停住,脸色数变。

前方,一人正猛冲而来。

“哥!”

张志明回来了,他的手上抓着不知生死的江星月。

他本来是想直接干掉这小女孩的,但是他毕竟不是张棕那般凶残的人,迟疑了一下,终究是没敢下手。

他此时看着躺在地上的兄长,慌忙将其扶起。

“那小子不见了,而且那边有好些人来了,大哥,咱撤吧。”

张棕捂着伤口,看着江庚,脸上满是愤怒,但他终究还是保持住了理智。

此时他的行动已经失败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不远处有几个汉子勾肩搭背走来。

“这是你妹妹吧,今天晚上,你自己一个人来我们昆仑驻地,不许报官,不然我立马杀了她,丢进河里。”

昆仑的驻地,是一个一半在安水之上的寨子,所以他完全可以杀人丢到河里,毁尸灭迹。

“若是不来,那么明天就等着收到你妹妹的手脚零碎吧!”

说完,他便在张志明的搀扶下窜入小道之中。

随着一阵越发远去的脚步声,这里便只剩下江庚一人。

他虽然看着妹妹,但他却根本没有办法去救。

张棕没有办法短时间内杀了他,他现在的状态也无法打得过张志明。

至于晚上一人前往昆仑驻地?

他不笨,这根本就是一条必死之路,真的如此去做,不仅妹妹救不回来,自己也得束手就擒,引颈受戮。

说来他自认为一开始,自己跟这昆仑也没什么大仇,但到了此时,双方不知不觉间已然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