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街斗
  • 夺盛
  • 太逍
  • 2024字
  • 2021-09-26 12:01:24

“好久不见,江庚兄弟,可还记得我?”来者之中,一个高大的汉子狞笑一声,朝江庚开口。

尽管只见过一面,但是江庚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是谁。

正是那日在安水之上,突袭图业货船的昆仑头目,张棕!

至于他身边的那人,江庚却是没见过。

张志明缓缓走到自己兄长身旁,也好奇地看着江庚。

说来这也是他第一次跟江庚近距离相见。

他们原本是想着带着几个帮众来的,这样就万无一失。

但是自从上次派出五个精壮打手,不仅事情没办妥,还被官府抓了去,帮中原本许诺的体恤费迟迟没有给那五人的家人送去,帮里面的人多少也生出了些想法。

这倒不是他们两兄弟不想给,实在是近些日子,漕帮中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不然他们就没必要在安水之上,冒着风险毁坏抢他们生意的图业送的货了。

害人不利己的事情,不是谁都愿意做的。

他们帮中也没钱!

所以为了稳住帮中之人的心态,两兄弟决定自己两人来做此事。

反正按照他们的计划,很快那些帮众就会彻底臣服于两人,而且昆仑也会彻底成为隆安之中的无冕之王,到时候所谓的金银,也不过只是一个数目!

他们现在做的,就是要先把江庚这个,令他们整个昆仑丢了脸面,害得自己两人身处如此尴尬的境界的江庚,给干掉!

“你们是何人,此地乃是隆安城,尔等持刀行凶,可是死罪!”

倒是没见过两人的汤良朋首先站了出来。

他脸上居然没有畏惧之色,朝着张棕两兄弟大喊道。

江庚看着汤良朋,都不知称赞他英勇无畏好,还是说他不会审时度势好。

张棕也有些懵了,搞不清眼前这小子,真是无所畏惧,还是单纯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觉得我们站在这,还在乎什么律法吗?”

虽然疑惑,但是张棕是不可能因为一个毛头小子而退缩的。

他狞笑着迈步向前,朝着汤良朋挑衅得扬了扬手中的短刀,脸上满是彪悍之气。

汤良朋此时也看出两人并非一般,为了抢劫钱财的小贼,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凝滞下来,双脚忍不住摆动起来。

“我还以为多厉害,原来也是个软脚虾。”张棕见状,窃笑一声,心中的自信更加膨胀,他朝着张志明抛了个眼色,便瞬间提刀猛冲。

“快跑!”

江庚其实在看清张棕的脸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但身边还跟着两个不过十三四岁的人,他一时间也没想到什么好的应对方式。

但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再思考下去了。

他抽出几乎从不离身的短刀,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汤良朋,甚至来不及去看呆在一边的妹妹,嘴里嘶吼道:“快带星月离开!”

嘶吼声终于将汤良朋从呆滞中醒来,但他终究是第一次经历如此场景,双脚打摆,居然怎么也拉不开脚步。

倒是江星月经历过逃亡,此时倒是没有汤良朋那般不堪。

她看了看哥哥,虽然很想帮助哥哥,但是她也知道,此等巷战,就算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了哥哥,甚至还会成为哥哥的负累。

于是她拉起汤良朋,向着战场的反方向跑去。

“那俩也别放过,别让他们跑了!”张棕嘶吼出声。

他故意选择了这么一个平日里还算少人走的岔路口,就是怕被人看见。

虽然在他的想法中,昆仑很快就会无惧城中的一切势力,但还不是现在。

所以此事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等他们搞定江庚之后,谁又会为了一个失踪了的小子而寻上门来?

他们不傻,虽说看似江庚攀上了世子府,但看江庚的衣着,显然不是进去享受生活的,那么就代表着即使江庚被杀,他们也不会惹上麻烦。

所以他们就需要速战速决,别让太多人看见。

“好!”张志明应和一声,朝着江星月的方向追去。

江庚有心抵挡,但是面前张棕的劈砍已经到来,他只得咬牙躲避,任由张志明从自己的身边跑过。

“死吧!”张棕看着江庚脸上的表情,心中更加爽快,再次提刀冲去。

江庚艰难地躲避着。

一寸长一寸强。

一寸短一寸险。

这短刀相接,可谓是真正的危险万分,只要有一点失手,就可能失去一块皮肉,甚至被洞穿一个大洞,生死在瞬间中决出。

张棕仗着自己的身体优势,以大力压迫江庚而去。

他看江庚身躯干瘦,知道江庚的体力是万万比不上自己的。

他趁两刀相接,力量殆尽之时,抬起左手,握拳砸向江庚的面庞。

他同样是个擅长于街斗的好手,不会把一切都依靠在手中的短刀上。

但江庚同样不是个新手。

他经历的街斗虽然比不上张棕,但他也算得上从小学习武术套路,并且经常跟父亲互相喂招。

而且他这些天来经历过的生死之斗,令他即使在刀锋临面之时,仍旧可以保持一定的冷静,不会被恐惧彻底慑住心神。

于是当下他动作不慢,往后稍退半步,抬手拍向张棕的拳头,依靠巧劲卸去了其上的力道。

“有点东西。”张棕残忍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往后退了半步,狠狠地摆动了一下臂膀,发出清脆的骨节脆响。

他虽然知道江庚曾经在五个打手的袭击中逃生,但也没想到江庚的反应如此迅速。

于是他身体里的好斗,彻底爆发!

“砰!”他猛地迈步向前,再次用短刀佯攻,左手拳头躲在衣摆之后,狠狠地穿过江庚的手臂,向着江庚的小腹打去。

江庚微微屏住呼吸,架住张棕的短刀,提膝欲要抵挡,但却因为对方飘荡的衣摆而看不起拳路,等真正反应过来之时,小腹便传来一阵火辣,胃里一阵痉挛,身体本能地弯曲,怎么也抑制不住。

“啊!”张棕狞笑一声,随着惯性继续向前踏步,狠狠甩手将江庚手中的短刀打掉,一把抓住江庚的臂膀,看着江庚弯下的头,就要抬膝轰击在其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