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完活
  • 夺盛
  • 太逍
  • 2105字
  • 2021-09-21 17:06:02

久久无言,江庚再次扼腕。

“先生言之有理,然须知少曰拿云志,曾许天下第一流!如今在下初心已亡,心中尽是刻骨之仇,又如何能拾起课业,从此安心读书?”

江庚像是在胭脂楼那般,抬起双手,轻轻捂住双眼,以免被他人看出些什么异样。

但其他人已经不疑有他。

听着江庚的话,上了年纪的开始回想,自己风华正茂之时,哪个不是觉得天底下唯我无敌,天下英雄皆是虚妄?

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当年龄增大,那些个曾经自信张扬的少年,也终究成为了一个,默默接受自己并非天下第一,甚至只是碌碌之才的中年男人。

那些曾经的少年志气,年少风流,就糅杂在此短短两句中。

但由江庚哀叹着讲出,却无那种少年的,唯我无敌的自信张狂,只剩下一种令人战栗的深深绝望。

那种纵然有天大的志向,却无处可施的痛苦。

邱元正微微皱眉。

江庚说他从静海县来,家中父亲抵抗外敌而亡,如今才赶到隆安来,想来也经历了许多难以言说的痛苦。

甚至是在生死中多次挣扎。

不然为何如此一个有志气的少年,为何到了如今,竟会心气尽失呢?

不行,如此才气不可斗量的少年,若真的上场杀敌,岂不是误了终身,不行!

“大人,这又是何意?”

汤兴禄脸上满是追悼之色,他想起了自己逝去的青春。

少年之时读书虽然艰苦,但在苦闷之中,也自有一股超然心志。

此时自己虽已官至四品,但自己又是否还有当初那般的无所畏惧,天不怕地不怕?

“平时让你多读书,你不听,问我,我怎么跟你说。”汤兴禄愤慨道。

那家将一时愣了愣,幽怨低语道:“不会大人你也不懂吧。”

“须知少曰拿云志,曾许天下第一流……没想到天底下居然还有人能这么简短的诗句,就将少年二字说的如此清晰明了。”汤良朋呆立在原地。

他虽然在私塾中主要学习的不是诗词,而是文章。

但天底下每一个念书的学子,又有哪个没有写下一绝句名篇,流传后世的梦想呢。

而且在蒙童时期,他们除去学习开蒙的名篇外,每天念叨的就是什么“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就算是再如何没有天分,但是硬是胡诌,还是能勉强弄出一句半句打油诗来。

正是知道此中艰难,所以他见到江庚短短时间内,就说出了两句,如此超然的诗词,哪能不惊讶。

他自诩已经是私塾中的佼佼者。

私塾又是整个隆安城的佼佼者。

整个隆安四十余万人,他就曾许隆安第一流!

但此时,他不停重复江庚所说的两句诗词,绝望地发现,可能自己这一辈子都未必能够做出这样的一句半句来,心中压抑不住地生出失落和绝望来。

邱元正却没在意到自己的学生的心中,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想法。

他一直微微皱眉,想要劝阻。

但江庚言尽于此,他却也不好再劝。

但让他放弃也不可能。

这跟一个男人见到了花魁,已经做好了准备,你却让他穿上裤子走人,有什么区别!

“看来你自己早已定下了自己的想法。”邱元正抿着嘴唇,“但无论你如何天资才绝,终究只是一个少年,想事情的时候难免会陷入钻牛角尖的困窘当中,我也不逼迫你,但我有个要求,你若是答应,那我无需考究,便可以直接收令妹为学生。”

还独自哀愁的汤良朋猛地一哆嗦,到底是少年心志,听闻此言,将心中的那些个哀愁都丢到爪哇岛去了。

先生说得好!

“我,我可以通过考试的。”江星月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心中的话来。

“还请先生明说!”江庚拱手道。

反正不让我读书就行,我哪读得来这书?

“你平日里多来和我谈谈话,你妹妹就不用住在私塾中了,每日放学,你都来接送她吧。”邱元正开口道。

“就这?”江庚诧异道,然后生怕邱元正反悔一般,立马说道,“可以,一言为定!”

“嗯,”邱元正也抚须而笑。

正所谓潜移默化,你小子天天来私塾,听闻院中朗朗书声,闻书卷之清香,见文人之雅致,又怎么会不抛下那些血腥残忍的武道呢?

他做为一个教书十余年的夫子,最为擅长的,不正是默默改变别人心中的想法吗?

这些年来,招收的学子中,顽劣刁蛮的也不在少数,但此时哪个不是跟头老黄牛一般服服帖帖?

邱元正深深地看了江庚一眼,脸上满是笑意,似乎已经想到了未来江庚温良谦恭的模样了。

江庚对着这小老头不善的目光,干巴地笑了笑。

“那舍妹就交由夫子照顾了。”江庚微微拱手,“舍妹的性子有些柔弱,我怕她在私塾中受欺负。”

“此事大可放心。”邱元正看见江庚质疑自己的业务能力也不生气,反而和气地说道。

“大人,这真的是平日里的那个邱夫子吗?”家将愣愣道。

“这正是我们的机会呀,阿丰。”汤兴禄的脸上露出满满的喜色。

连看向江庚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感激。

本以为只是路上遇到的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谁知道竟然是出门遇到的贵人!

真是老天保佑呐!

江庚掏出从祁飞那里拿来的银子,温声道:“那就先谢过先生了,我平日定会多来叨扰先生。”

“好!”邱元正一挥手,汤良朋便立马走上前去,接过了江庚手中的银子。

“江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帮着新同窗的,谁敢欺负星月同学,我定会教训他!”汤良朋朝着江庚低声说道,言辞恳切。

但听闻此言,江庚眼角都抖了一下。

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我才不放心的好吗?

“那在下先行告退了,待今日课业结束后,我再来接小妹。”

事情办成,甚至顺利得超乎了自己的预料,江庚也告别了众人,缓缓离开。

“今后要好好恶补一下了,不然到时真的被那小老头拉着交谈,露了马脚就惨了。”江庚叹气道,在私塾门外的太阳下深深地吸了口气。

自此,他终于是暂时脱离了朝不保夕的日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