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考验开始
  • 夺盛
  • 太逍
  • 2038字
  • 2021-09-20 16:58:23

“此言差矣!”江庚严肃地回答道,“你想想,这夫子开私塾,是为何呀?”

“教书?”男孩挠了挠头,弱弱地开口。

“那不就是嘛!”江庚双手一摆,“我兄妹二人,正是来求学的,又不是有其他的事,为何不能让夫子来见我们一面呢?”

男孩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但确实找不到其中错漏之处。

“夫子确实没说过不准人来求学。”男孩为难道,一时间拿不准主意。

那边,汤兴禄也和儿子聊起来了。

“朋儿,这次爹来,是想求见邱夫子的,你看可有办法让夫子见我一面?”

看着自己父亲脸上又愁又急的神色,汤良朋也无奈道:“实在不是孩儿不愿帮忙,而是夫子早已料到此事,前些天就说了,不准任何闲杂人等进入私塾。”

“朋儿,兹事体大呀,若不是紧要的事,爹哪敢来扰夫子清幽,你一向聪慧,帮爹想想办法吧。”堂堂知县,此时却跟个走投无路的狂徒一般,向着自己不过十多岁的儿子求助。

“良朋哥,那里有个人,说要求学,你说这算不算闲杂人等。”那个男孩却怎么也拿不定主意,跑到汤良朋身边问道。

听闻此言,汤良朋将目光看向江庚二人。

男的那个,身姿颀长,面容俊朗,目如明星,眉若利剑。俊朗之中有着一股微微的英武之气,看着像个个武夫,毫无文人气象。

女的那个,看着约莫跟自己岁数,许是伙食不好,面色有些蜡黄,眼睛大大的,闪动着微光,澄澈明亮,身子瘦削,许是还未来得及发育,但是瘦长的手脚,竟也有种飘扬如柳枝般的清秀。

汤良朋微微涨红了脸,轻轻咳嗽了一声。

“立轩你小子莫要怠慢了我们的新同窗!”

林立轩瞪大了眼睛。

“朋儿,这?”汤兴禄咂舌。

“爹,这不就是机会了吗?”汤良朋按捺住不安的心,回答道。

“快去通知夫子,就说有人求学,还不快去?”

“额……哦,哦。”男孩林立轩愣了愣,连忙提起衣袍,匆匆跑进门去。

“这位学子,在下是这青松私塾中的学子,名叫汤良朋,请问你如何称呼?”汤良朋抚了抚衣袍,微笑着走到江庚两人面前,拱手说道。

江星月抬头看了看自己大兄,在得到应允之后,才弱弱地开口。

“公子叫我江星月便好,这位是我长兄江庚。”

哦,原来是大舅子。

汤良朋又朝江庚拱了拱手。

江庚微微回礼,抬头对上了同样一脸懵逼的汤兴禄。

于是两人用眼神进行了一番亲切的交流。

江庚:你家孩子想泡我家妹妹?

汤兴禄:我怎么知道,我也没搞懂这发生了什么呀。

江庚:那咋办?

汤兴禄:亲家?

两人大眼对小眼一番,直到私塾中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谈话声。

“立轩你做的好事,反倒是赖在良朋的身上?我平日是如何教导你们的,君子养心,莫善于诚。”

“可我真没骗夫子您呀。”

谈话声一老一少,一人声音浑厚,一人则带着哭腔。

随着脚步接近,那邱元正也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并非江庚预料的一般是个耄耋老人,看上去约莫只有五十余岁,甚至头发上都没有多少白发,若非脸上掩盖不住的皱纹,看上去甚至跟四十多岁一般。

他穿着简朴的青色书生长袍,留着山羊胡子,眼睛似有锐光,虽是文人,但却有着无法掩盖的威严姿态。

他走到门前,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立在一旁的汤兴禄。

“好啊,良朋,教唆同窗欺骗老师,好呀你!”

只一眼,邱元正便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夫子莫急!”汤良朋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显然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回忆。

但想到身旁大舅哥和未来媳妇都在看着,不能丢了胆气,才强自撑起了腰杆,朗声道:“夫子明鉴,学生并非是为家父之事,而是这位叫做江庚的公子带着位天资聪颖的同窗,前来求学,才无奈叨扰老师!”

邱元正闻言,才按捺住心中的怒气,他瞧了瞧江庚兄妹二人,缓缓开口:“两位,可是如此?”

“先生莫怪,在下初到隆安,便听闻城中私塾唯先生的青松私塾最为声名远播,在下念及小妹荒废学业已久,便想前来求学,至于那两位……”江庚说着,看向了汤兴禄。

那原本还一脸冷峻威严的汤兴禄,此时脸上写满了恳求,差不多把“求你了”三字给刻在脑门上了。

江庚微微一笑:“在下确实是不认得他们。”

汤兴禄猛地舒了一口长气。

邱元正看了看几人,又缓缓开口:“即使如此,那想便你也知道我青松私塾对学生的要求,有哪些了吧。”

“自然知晓,在下此行已带了束脩。”江庚回答。

“光是束脩可还不够。”邱元正缓缓开口,“我还要考究考究,这学子是否真如良朋所说那般天资聪颖。”

“那是自然。”江庚开口,看了看妹妹。

江星月则回了一个自信满满的表情。

“那便进来吧。”看着街上逐渐越来越多人看向这里,邱元正摆手往回走。

“大人,我们怎么办?”

“怎么怎么办,走了再说!”

看着江庚等人走进私塾,汤兴禄和身旁男子低着头,鸵鸟一般厚着脸皮,一同进了门。

邱元正将众人引到一处空的课室之中。

“你二人来此作甚。”邱元正一回头,便看见低着身子往里窜的汤兴禄二人,寒声道。

“先生,我俩就看看,就看看……”

汤兴禄扯着笑脸道,哪里还有什么冷峻威严可言。

邱元正看了看江庚二人,还是没有发作出来。

他深深地看了汤兴禄一眼,缓缓走到讲台之上,缓缓开口。

“还不知这位学子唤作何名。”

“禀告先生,小女江星月。”江星月知道此时考验已经开始,便向前一步,不卑不亢地开口。

“嗯,不错,虽为女子,性子却不柔弱。”邱元正点点头,却朝向江庚开口,“你兄妹二人应该不是普通人家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