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见官

  • 夺盛
  • 太逍
  • 2164字
  • 2021-09-07 12:05:21

隆安府府城,常住人口四十余万,城中有一条数十米宽阔的大河,横贯东、南两个城区,称为安水,肩负着漕运和浇灌两大重任,是整个隆安城大小漕帮的营生之地。

一路走去,江庚跟着崔南以及两个图业帮众走到了大街之上。

宽敞笔直的街道旁是密密麻麻的商户,绿瓦白墙,素雅平淡。

路边还有许多货郎小贩撑着扁担,嘴里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人流如织,热火朝天,一派热闹景象。

若不是江庚从城外而来,根本不相信如此昌盛的大城之外,有无数难民于饥寒中死去,靠啃食草根,吮吸露水而活。

“你是第一次到府城?”看到江庚脸上的神色有些变化,崔南开口。

“静海县城可比不了隆安,”江庚收回目光,“那里的坊市卖的几乎全是海货,哪里有这里的货物那般琳琅满目。”

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昌盛的古代城市,但是见过高楼林立,彻夜通明的现代城市,他也没有过多的惊讶。

他其实是在思考,要如何筹到路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此时初略走过,一时间,他也难以明辨城中到底有什么致富之道。

“还是先熬过眼前这关吧。”

收回心绪,江庚在崔南的带领下穿过了十几条街道。

路上的行人逐渐变得稀少,货郎小贩也没了踪影,只有几家门面装潢奢华的店铺开着门,店门的匾额闪闪发光。

此处已经接近隆安城中心。

隆安城县衙则在主街道尽头矗立着,门前摆着两个象征官家威严的凶悍石狮,台阶之上,大门之前,两个衙役杵着水火棍,门神一般矗立着。

崔南看了看江庚,嘴里呢喃道:“汤知县虽然看着凶神恶煞的样子,但其实是个好官,你见到他的时候不要害怕。”

要不是知道对方是为了赏钱,看着崔南这般保姆一样苦口婆心的说教,江庚差点要在心中生出好感来。

江庚虽然有所准备,但崔南和两个帮众却在背后死死盯住他,令他如芒在背,心中的把握也因此大减。

硬着头皮,微微扯开衣襟,来到门前拾阶而上。

“站住!”两个衙役拿着水火棍跺了跺地面,厉喝着拦住江庚。

“二位差爷,小人是从静海县来的。”

事到如今已经没了退路,江庚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斟酌着开口,“此番前来,是为了通传军报,还请二位差爷帮忙通报一声。”

两位衙役闻言,明显地楞了一下,相互对视了一眼。

江庚看着两人,咽了口唾沫。

“咚!”一个衙役狠狠地拿着水火棍砸向地面,眉毛倒竖,“好个黄口小儿,竟敢在县衙门前信口雌黄,滚滚滚!”

“两位差爷!”站在台阶之下的崔南见状,连忙跑上台阶,脸上满是谄媚。

深知小鬼难缠的他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两颗碎银,往那个愤怒的衙役手上塞去。

“官爷莫恼,小人图业帮崔南,得空请两位官爷吃酒。”

“滚!”谁料那衙役见状反而更加恼怒,右腿一踢棍尾,两手抄起水火棍,就要打在崔南二人身上,“最后再说一次,滚一边去!不然就当你们两个擅闯县衙,外加贿赂官差!”

崔南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万万不敢在此处撒野,连忙拉着江庚退下台阶,连两颗掉在地上的碎银都来不及捡回来。

情况出乎意料的好,江庚心中暗喜,脸上却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这两人怎么回事?耽误军报那可是重罪呐,而且连银子也不要?”

他刚才可看清了,崔南递过去的两颗碎银子少说也有一钱,虽然不是大数目,但是也足够普通人潇洒个一两天了。

“我哪知道,他娘的,还吞了我两钱银子。”崔南骂骂咧咧。

这钱要是真花出去了,见到了知县,那还算花的值。

但现在这,跟丢水里也没区别。

不,丢水里那还有个水花看看呢。

江庚跟着崔南走在回去的路上,一脸的同仇敌忾:“那我们可如何是好?”

“先回去再说吧!”崔南一脸闷闷不乐,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江庚点点头,没有接话。

反正躲过了谎报军报的罪名,回去图业帮这些人总不能把自己干掉吧,漕帮又不是黑帮,最多再继续扯皮下去。

“没有浪费我憋了一中午的臭汗。”

他本来只是想引起衙役的反感,谁知道情况出奇的好。

江庚怀揣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啊Q精神,又开始观察路边商贩和城中景象。

……

“来,兄弟。”县衙门前那个凶狠衙役收回木棍,把一颗碎银丢到同伴的面前。

“娘的,自从大半月前出了布告,一天天的,总有想浑水摸鱼的。”对面的衙役一把接过碎银,闷闷道。

“之前的那些个油子都只敢说自己有关于瀛海的情报,这家伙倒好,开口就说有重要军报,我看他是想钱想疯了,连项上人头都不想要了。”

两个衙役互相发泄心中所想。

要是往日,他们可能真就开心收钱,让这两人进去了。

但是自从一个半月以前,静海县扬起狼烟,而后再无回信,隆安府知县汤兴禄立马派人侦查,大半月前得到回报,得知夷寇入侵,便立马发出布告,凡能告知重要情报者,最低赏赐白银百两。

百两白银,那可是一个普通人干一辈子都未必能攒下来的数目。

于是十里八乡的混混泼皮,一个个都厚着脸皮前来胡说扯皮,令往日还算和善的汤兴禄近日越发暴躁易怒,负责通报的两人可没少被臭骂。

他俩一开始看到江庚脸色浮肿,身上还有种混杂着药味的恶臭汗味,就已经认为他又是来浑水摸鱼的乞儿,当听到“军报”两字的时候,更是令他们彻底暴怒。

“算了算了,别说那些糟心事,白得一钱银子,晚上咱哥俩好好喝几盏。”

“要得!”

……

“混账!”图业帮驻地中,白发老头听着崔南的回报,气的毛发倒竖,“我们在那小子身上花了这么多银子,结果连县衙的门都没能进去?”

“门前那厮也不知干嘛了,往日收了钱也没这般行事的。”崔南咬牙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还问我怎么办?那小子花了我们多少钱,现在他承诺给我们赏钱也没了,你说怎么办?”崔山愤怒道。

“爹你的意思是?”崔南缩了缩脖子,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