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过河拆桥
  • 夺盛
  • 太逍
  • 2082字
  • 2021-09-17 16:58:13

祁承业一脸凝重,认真地倾听着江庚的述说。

他原本以为江庚要说的是“夷寇有多少人,多少部队,有多少武器,战略部署如何的简洁军报”,但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一个回忆起来的故事。

但想到江庚毕竟不是正经军士,况且年纪还轻,他也就释怀了。

而且这故事里,同样可以提取出有用的信息,一会自己再多费些心思便是。

于是他时不时点头,示意江庚继续说下去。

江庚略作停顿,咽了咽唾沫。

他本就重伤未愈,一连串说这么多话确实是个挑战。

“我不敢怠慢,立马停下脚步仔细记住先孝的吩咐。我虽然不敢说完全记得当时的话,但重要的要点,我还是记得十分清楚。先孝说,夷寇火炮乃攻城利器,望其余城池在此处多加提防;此外,夷寇驾船而来,必定会依靠大河进军,依靠火炮之威蛮行……”

江庚微微蹙眉,一副艰难回想的神色,时不时还要停顿一下。

说到此时,其实已经很多都是他自己根据记忆中的事情,对夷寇的动机的猜测。

他要做的,就是说一些看似重要,但是又模棱两可的事。

若是此事还无法证明,那就更好了。

“可有准确数目?或是夷寇善用何等阵型,行军习惯之类的消息?”

但祁承业显然不是个好糊弄的人。

江庚说的虽然算得上军报,但万万不是“重要”的军报,若是只是为了听这些,他早就从侦查兵回报的消息中了解了不少。

唯一有用的,也只是得知了夷寇的火炮威力惊人。

除此之外,却无大用。

江庚一时沉默,脑海中疯狂回想关于军事的一切内容。

他不敢停顿太久,生怕引起怀疑,虚弱地开口:“当时情况危急,且夷寇入城太快,即使有查探,也来不及结合分析,至于人数……”

江庚在脑中思考。

当时静海县守卫当然不止他父亲手下的八百余战兵,加上其余的一些守卫力量,约莫能达到三千之数。

自古守城容易攻城难,而强攻城池,想要保证必胜,起码人数上要七八倍甚至十倍。

如此一来,敌人人数应该至少三万。

“当时夷寇大船密密麻麻,占据了一大片海域,一船之上至少有接近百人,根据先孝告知,敌寇至少有六万人。”

江庚选择往多了报。

到时若是查探到的数目比六万少,也可以说,可能是敌寇没有全员进军之类话糊弄,但若是夷寇的数目来的比三万多,那么可能就由于自己说的这话,导致城中布防不足,城中到时势必会生灵涂炭。

这可是天大的罪孽!

所以他选择了直接翻倍。

祁承业微微点头,脸色有些沉重。

他知道的,就是城外五十里已有约莫三万敌寇。

‘看来这瀛海夷寇还算谨慎,只派遣一半兵力进军,留下一半兵力负责后勤……嗯,夷寇涉海前来,船上的物资储备必当消耗了许多,需要在静海补充,但此时静海旱灾多日,城中粮食根本不够。’

‘他们没有粮草供应,只能留下更多的兵力去寻找粮草供给,那么先锋兵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增加。’

祁承业在心中琢磨了一番,已然将得知到的信息做了一番推理,发现并无大错,便示意江庚继续说下去。

江庚微微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至于夷寇擅长何等阵容,小民却不太清楚,当时夷寇鱼贯而入,便在城中进行巷战,大多数是各自为战,并没有展现出何等阵型。至于他们使用的武器,则大多数都是笔直的长刀,约莫三尺长短。”

“那是夷寇的‘夷刀’,在他们之中,似乎非常喜欢使用这种武器,上至军官,下至小卒,几乎都是使用此种武器。”

祁承业微微点头,这刀城中也收缴到了不少,都是汤兴禄发出布告,让城中有志之士出城围剿那些慌不择路,来到隆安门前的夷寇,然后收缴回来的。

他府中也有几把,都是暗中派遣几个护卫出城带回来的。

他观察过这刀,笔直坚韧,刀刃的开口角度很小,具有很强的劈砍能力,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卷刃。

大盛之中也有类似的长刀,叫做盛刀,但开刃角度很大,刀身坚韧,虽然劈砍的锋利程度比不上江庚说的“夷刀”,但是在劈砍过后,刀身还能保持坚韧,不会轻易折损。

江庚缓缓抬手,一脸认真地开口:“禀告世子殿下,小民已将所有知晓之事说出。”

“嗯,先坐下吧。”祁承业摆摆手。

他此时还在消化刚刚得知的消息,毕竟江庚说的话里,不是全部都是有用的。

首先,夷寇具有强有力的火炮,攻城时非常有效;然后他们驾驶大船,会依靠大河来快速进军,但他们占领的静海却没有粮草可以供给,所以他们只能派出一半的兵力;最后,夷寇似乎没有部队的分别,使用的武器高度重合。

“奉川小弟带来的军报十分重要,我先替天下泱泱黎民的安危谢过你了。”祁承业收回心中思绪,朝着江庚微微做礼。

“不敢当,此乃小民身为大盛百姓该尽的职责。”江庚观察着祁承业脸上的神色,缓缓开口道。

“麻烦你了,我让祁飞带你下去歇息吧。”得知了想要的信息,祁承业也无心再与江庚说话,他朝着祁飞开口,“一会拿几两银子给奉川小弟买药吧。”

‘你这是卸磨杀驴呀。’江庚暗自咬牙。

去知县府禀报,那可是白银百两,足够他用作离开的路费了。

此时自己有伤在身,但转头就被这般打发走了。

这怎么能行?

现在自己这番状态,回到图业,哪里还有离开的机会?

没了制盐的诱惑,也没了军报的幌子,甚至连搬货的劳力都没了,崔山会如何对待回去的他和妹妹,江庚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我阐述军报,并非是为了此等赏赐!”江庚猛地站起身了,正气凛然地开口道,“小民早有听闻世子殿下胸有大志,才气惊人。小民仰慕已久,今日得见,殿下为国为民的心肠更是令我敬佩万分!”

“如殿下不弃,小民愿为殿下驱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