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权力
  • 夺盛
  • 太逍
  • 2080字
  • 2021-09-16 16:58:22

翌日,江庚迷迷糊糊中醒来。

身上的伤口已经敷上了疗伤药,疼痛中还传来一阵阵冰冷的触感。

江庚感觉头有些胀痛,手脚都使不出力气,一阵子发软,他猜测或许是发烧了。

“不会是感染了吧。”江庚有些郁闷。

这个世界可没有抗生素,若真感染了,那就等同于把半条命交给阎罗王了。

“这就是世子府?”江庚喃喃着开口。

他睡着之前,模糊间听到过很多人说话,对自己的处境也知晓了个七七八八。

镇王世子,这是个本应该一辈子,都跟自己扯不上关系的人。

军报,一个闲散世子,为什么对军报如此上心?

不过或许是个机会,此等王孙贵胄,光是手缝里漏出来的一点好处,便足以凑够离开的路费了。

总比每天卸货来得强。

但如何阐述这无中生有的“军报”却是个难题。

糊弄住几个漕帮帮众还算容易,但要在这世子府中糊弄,就要考验他的能力跟运气了。

醒来大约半刻钟,就有丫鬟捧着煎好的药,推门而入。

“呀,你醒了。”

看着才二八碧玉年华的丫鬟小碎步走到床前,将手上的药放到床前的木案上,往屋外喊了声:“通知祁管事,屋里的公子醒了。”

丫鬟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伸出小手摸了摸江庚的额头,期间跟江庚的眼睛对视了几秒,那额头上的热度就从手上一直烧到脸上,俊俏的小脸上多了两抹嫣红。

“公子,你……发烧了呢。”丫鬟眼神有些躲闪,那股子害羞怎么也掩盖不住。

江庚咧开干裂的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是嗓子眼一阵发燥,身子也提不起力气,只发出一阵虚弱的嘶声。

这等反应,让丫鬟一阵母性大发。

“公子莫急,我喂你喝药吧。”

小丫鬟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法,搀扶着江庚撑起半个身子,捧来深褐色的药液,一下一下地给江庚喂下。

苦涩的药液润湿了干燥的喉咙,又冲进肚子,药液的热度缓缓发散到四肢百骸,让江庚缓缓出了一身热汗,疲软的身子才终于恢复了些力气。

“谢谢姑娘。”江庚抬手擦擦脸上的汗,呼着热气说道。

……

院子中,祁承业和往常一样躺在木椅之上,只不过这次脸上盖了一本《后史》,但这原本应该厚实得可以当砖头用的书却出奇的薄,恰好盖在脸上,不会有难受的压迫感。

一旁,祁飞正恭敬地半躬着身子候着。

除此之外,往日的那些小厮和丫鬟都不在。

“江庚,字奉川,十七岁。其父乃静海县把总,江茂勋;其母则是静海县一富商嫡女,家中除去他,还有一小妹,名叫江星月。”

祁飞将这两天查到的消息一一禀明。

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祁承业听完,终于缓缓开口:“待他醒后,让他来见我吧。”

祁飞正要应诺,门口便传来一声通报。

“嘿,主子,这不巧了吗?”祁飞笑道。

祁承业没有回答,摆了摆手,又一副挺尸的模样。

即使祁承业看不到,但祁飞还是躬了躬身子,才缓缓退了出去。

出了门,一个侍卫便走近祁飞的身边。

祁飞一边走去江庚所在房间的方向,一边听着身旁侍卫的回报。

“据照顾那江庚的丫鬟秋瑶所言,他已经醒来,但是状态好像不是很好。”

“死不了就行。”知道江庚经历过什么的祁飞没好气地回答。

谁管一个没了双亲以及乡党庇护的流民?

若不是为了军报,他祁飞才不会为这么一个人到处奔波。

祁飞快步走到江庚所在的房间,推门而入。

此时的江庚刚在秋瑶的帮助下喝完药,并且尝试从秋瑶的口中获得些许情报。

“感谢公子救命之恩。”江庚拱手道。

“江兄弟莫要客气,”祁飞笑呵呵地走到床头边,“若是你不介意,叫我一声祁大哥便好,如何?身体可有什么不舒服?”

“感谢祁大哥的挂念,已经好了大半,只是头还有些混混沌沌的。”江庚微微蹙眉回答,还捂着自己的头按了按。

他的头虽然有些发胀,但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他拿不定祁飞的来意,就先让他生出个概念:

我现在脑子胀痛,说出来的东西未必是真切的。

“无妨,府里请的大夫说你的情况还算不错,想来必定能治愈江兄弟的病恙。”祁飞坐在床头,微微皱眉地朝着站在床边的秋瑶冷冷开口,“你可有好好照料江公子呐?”

祁飞虽然看着不凶,但在这世子府中也算得上一人之下,秋瑶一个小姑娘哪里见过此等状况,眼睛里刷的一下就涌出了泪水,她瑟缩地跪倒在地上:“不敢怠慢,都是按照管事您的指示,不敢有一点懈怠。”

“祁大哥,这姑娘确实是细心备至,不必苛责于她。”江庚虽然不想接话,但刚刚人家姑娘还给自己喂药,真当看不见不是他的风格。

话音刚落,祁飞便说道:“起来吧,还不快谢过公子?”

秋瑶立马踉跄着起身,也不敢抬头看江庚和祁飞,躬着身子做礼,声音颤抖:“谢,谢过公子。”

看着秋瑶一副畏惧颤抖的模样,江庚一时无言。

这个礼虽然是对自己施的,但实际上却是因为祁飞那一句轻飘飘的话。

那么自己呢?

自己跟眼前的丫鬟又有什么区别吗?

这种虚幻的权力没有给江庚畅快的感觉,心中反而令他生出无穷的恐惧,似乎有无形的魔爪扼住了他的心脏,随着跳动越发扣紧,恐惧下,他豁然出了一身冷汗。

等不来回应的丫鬟身子颤栗得更厉害了,膝盖一软,又跪在了地上:“求……求公子饶恕。”

“起,起来吧。”这一声叫喊将江庚从恐惧中唤醒,他急忙回道。

而一番“恩威并施”的祁飞也终于笑吟吟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对了,我家主子对于令尊的壮迹十分仰慕,一直念着要见你一面……虽然你此时应该多休息……”

“带我去拜见殿下吧。”不愿再听的江庚轻声开口,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那个逃出生天般,退到一旁的丫鬟秋瑶。

她垂着泪,脸上再无天真和羞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