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隆安城

  • 夺盛
  • 太逍
  • 3059字
  • 2021-09-06 15:02:11

“哥!”

千钧一发之际,江星月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把搂住了夷寇的后腿,张开细细的牙齿狠狠噬咬在他的大腿上。

“啊!”夷寇痛苦嘶吼,手上力气大减。

江庚精神一振,连忙向后躲过这一刀。

“放手!恶臭的猪狗!”

夷寇大骂着踢腿,一下把江星月踢翻在地,掀起大片的沙尘,接着提刀朝她砍去。

“不!”江庚目眶欲裂,扑身上前,从一旁一把箍住夷寇脖子。

“砰!”窒息的感觉令夷寇满脸惊惧,挣扎着一拳砸在江庚的面庞。

鲜血淌面,满是温热。

“砰!”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拳击中,鼻血泪水一同涌出,江庚几乎昏迷过去,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还在下意识地收紧手臂,甚至忘了到底是为了活着,还是为了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妹妹。

面前,又一拳飞快接近。

要死了。

江庚闭上了眼睛。

“噗!”

身下的夷寇忽而全身一软,失去了支撑,两人一同倒在地上。

江庚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抬头看去。

十四岁的江星月歪斜地站着,娇小的身子在恐惧中战栗不止,滑腻的血染红了她瘦削的手。

素手之中,是一把长刀。

时间似乎凝滞,江庚双目圆睁,还未能从惊心的杀戮中回过神来。

“快快快!”

洞口外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终于惊醒了他。

他惊弓之鸟般绷紧身子,但他已是强弩之末,此时再也提不起力气。

他警惕地看着声音传来了方向,双手握住了一把地上的砂砾。

洞口出鱼贯进来十数个人,都穿着青黑色衣服,上面还绣着某种暗红色的花纹。

“把东洋猴子的尸体带走!”领头之人声音浑厚,走到江庚面前。

江庚虚弱地箕坐在地上,抬眼看去。

开口的人头发斑白,眼神深邃,好似一头凶悍的狮子,虽然老迈,却依旧有着令人不敢直视的锋芒。

老头瞥了眼满脸淌血的江庚,无视他警惕的眼神,默默注视着手下把夷寇的尸体和长刀抬走。

江庚视线再撇过其余人,发现他们都拿着短刀,提着火折子,即使面对着山洞内残忍的现场都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看着手下把尸体抬走,老头扭头就走。

“大侠留步!”

江庚松开了手掌攥紧的砂砾,嘶哑着开口。

但老头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离去。

“爹。”跟在老头身后的一个青年皱皱眉头,开口。

老头闻言,白色的眉毛微抖,回头两步走到江庚的面前,锋利的眼神直视着他,不发一言。

“哥!”江星月从恐惧中惊醒,畏惧地看了看四周,跑到江庚身边,抱紧了他的手臂。

江庚回头对上妹妹的明亮的双眸,斟酌着开口:“先孝静海县县城把总,前去抵抗外敌之前,将敌军情报告知于我,在下此番前来,是为了将此事告知沿路城池的官吏。”

“若先生能助我,日后必有所报!”

江庚一拱手,朝着老头深深一拜。

老头此时表情才稍微柔和了一些。

把总,是正儿八经的正七品武官官职,手下战兵起码五百之数,若是江庚所言非虚,那么帮忙传递了这个军报,少说也能得一笔不菲的报酬。

他抬手,一旁的青年立马把火折子递到他手上。

老头低下身子,举着火,从江庚面前划过。

摇曳的赤红火光下,江庚的双眼明亮如星。

老头看着兄妹二人残旧的衣服,根据他多年来的见识,能看出这泥污的衣服确实不是一般百姓家穿的布衣。

“一同带上!”他一挥手,便立马有人过来将江庚两人抬起。

担架上,江庚终于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逃得一命!

他微笑着头一歪,再次昏迷。

……

再次睁眼,江庚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的伤口冰冰凉凉,鼻腔里灌满了药味。

床边,妹妹枕手而眠,也许是做了噩梦,娇小的身子时不时微微战栗。

他想起了昏迷前的情景。

在漆黑的夜幕下,女孩素手染血握住刀柄,温润的眼睛有着一种令人动容的坚韧。

他前世是独生子女,从未试过有兄弟姐妹的感觉。

“有个妹妹也不错。”

从床上起身,把妹妹抱到床上。

他开始思考自己的境地。

根据自己的记忆,这方世界的王朝为“盛”,即大盛王朝,并非任何一个他前世听说过的朝代。

这也就意味着,他无法根据已知的历史先知先觉,对于未来的事情和大势一无所知。

“总之离瀛海越远越好,得找个路子跑路。”

正当他独自思索,门扉忽然被敲响。

还没来得及动身开门,一个断眉青年便推门而入。

“好小子,才两天就能下床了?”

他看到站着的江庚,似乎看到了什么鬼怪一般,惊奇出声。

江庚记得,这是他昏迷前帮他说话的那个青年。

“醒来就好!”

青年自来熟地捏了捏江庚的肩膀,自顾自道:“就是身子骨还有些虚弱,真想不懂,你都饿得皮包骨了,怎么干掉那几个东洋猴子的。”

“侥幸。”

江庚拿不准此人来意,不愿多说,一边打量起断眉青年。

便发现他太阳穴微鼓,气息绵长,浑身气血旺盛,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对手。

青年看见床榻上熟睡的江星月,声音低了下来:“出去谈吧。”

江庚点头,和青年一同出门。

门外是一间院子,中间立着一棵一人粗细的大树。

“我叫崔南,不知兄弟姓名?”

崔南脸上带着笑意,拱手道。

“江庚。”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江庚回礼道。

“你可知这里是哪里?”

“还请崔兄解惑。”

自己如今不过十七岁,便称此人一句兄了。

“这是我们图业的驻地。”

崔南眺望着院子里的大树,“当晚我们见你受伤昏迷,便带你回来疗伤,不知兄弟在这城中可有落脚之处?”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与小妹从小居于海边,确实已无亲朋可以投靠,”江庚皱眉,“不过图业是?”

“图业是我们帮派的名称。”

江庚脸色通红:“帮……帮派?”

我一个奉公守法的好青年,不会一醒来就落草为寇了吧?

崔南笑着拍拍江庚的肩膀。

“嗐,想什么呢!”

崔南看着江庚的脸色,终于明白,自己的意思被误会了,于是开始解释。

江庚微微点头回应。

据崔南所说,这图业帮是隆安府府城中的一个漕帮,平日里替富商或者官家押运货物,也做一些码头卸货之类的生意。

就像前两晚,崔南一行人正是接了官府的任务,才出城抵御夷寇,每杀一个夷寇,赏钱可以换三石粮食。

“是我多虑了!还要感谢崔兄收留之恩!”江庚拱手道。

“出门在外,多留点心眼也没错。”崔南不以为然,“若是你醒来了,那么吃过午饭,下午我们便去官府报信如何?”

他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江庚的表情变化。

却见江庚神色凝重地一拱手:“理应如此。”

“那我就先告辞了,午饭我会派人送来!”崔南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江庚站在院子里看着崔南远去,知道他是回去禀报了。

他能得到帮助,也只是因为他口中所说的军报,以及军报背后所代表着的赏钱,若不是如此,他面临的最好结果也还是流落荒野。

当然,凭他当时身上的伤口,最大可能就是一睡不醒。

但这军报,实际上是他胡诌的。

他知道留在野外,生存的机会约等于零,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城门一攻即破,成千上万夷寇鱼贯而入,逃出生天者十不存一。

如此攻势之下,哪里还来得及有军报传来,侦察兵的头颅,早就被挂在墙头上了。

回到房中,江庚看了看熟睡中的妹妹,无奈叹气。

这关要是过不了,恐怕两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可惜兜里也没钱,真跑出了这驻地也走不远。”江庚苦闷叹气,搬了张凳子坐下,开始思考接下来如何应对。

继续到公堂上胡诌?

若是被发现自己假传军报,那可是大罪。

江庚一直苦想,直到崔南派人送来午饭。

或许是得益于那还未能拿到的奖赏,崔南派人送来的饭菜荤素都有,而且量大管饱。

“哥,肉好好吃啊!”

江星月的嘴巴塞得鼓鼓囊囊,面黄肌瘦的脸上油光锃亮。

“咱以后天天吃肉!”江庚看着妹妹天真的模样,还是没有告诉她残酷的真相:

搞不好的话,这就是咱最后一顿饭呐!

“那可真是太好了!”江星月眼里缀满星光,不争气的泪水从嘴角流出。

吃饭时间眨眼过去,江庚思考了很久,穿上图业帮给自己准备更换的青黑色制服,默默等着崔南。

“叩叩。”

江庚平复心情,推门而出,脸上带笑:“南哥!”

“上道!”崔南哈哈大笑,招呼着江庚离去,“走,我替你带路。”

江庚跟在后面,脸上笑意收敛。

这崔南虽然看上去十分热切,但他此行更多的,还是为了看守自己,防止自己逃跑。

离开驻地,偌大的隆安府府城,在江庚眼前缓缓展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