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珍品
  • 夺盛
  • 太逍
  • 2065字
  • 2021-09-12 17:49:53

“这位公子,没有砸到你吧,奴家在这道个不是。”

窗台前的女子微微站直了身子,朝着楼下做了个礼。

“不碍事。”

感觉事情的发展逐渐变得熟悉的江庚感觉嗓子发干,连嘴里吐出来的声音都生硬了不少。

楼上女子眯了眯眼睛,一副慵懒模样,涂着艳红唇彩的水润双唇微微开阖,声音糯得直钻心窝:“六子,怎么拦着这位公子不让进楼?发生了何事?”

“掌柜!不是小的拦着公子,只是这位公子来咱胭脂楼,不是来找姑娘的。”那小厮见状,身躯躬成虾米模样,显然对楼上的女子十分恭敬。

“噢?不是来找姑娘的?”女子闻言,立马精神一阵,伸了伸曼妙的腰肢,脸上有些许激动的情绪,声音都变大了不少,“那好说,楼中也有几个尚且年幼的清秀童子,唇红齿白,听话乖巧,想来符合公子的需求。”

大盛之中的士大夫,有豢养娈童供人狎玩的习惯,往往与其他士族的亲友举杯对月,吟诗风雨之后,兴致昂昂地将身旁少年赠送与其他挚友,在士林中获得的称赞之声更胜过那些赠送身边侍女的大夫。

江庚本知道静海县有些朝官喜欢行旱道,甚至听说某些大城里,那些年轻公子上京赶考或是出行在外时,身边都要带上一两个书童以供取乐。

但他可没有这等龙阳之好!

古人诚不欺我,这女人说起这些话题来,就没男人什么事了。

简直是嬴政回秦宫,皇到家了。

“这位掌柜姐姐说笑了,在下并没有这等癖好。”

“哦,那你既不是来找姑娘,又不是来找小公子,那是来干嘛?”

女子倒是起了兴趣,手肘撑在窗棂上,探出半个螓首。

“实不相瞒,在下从丰平县而来,此行是为了押运家中制造的香料和胭脂,却不料路上遭了劫匪,身上的细软和押运的货物都丢了去,我没了办法,但手上还留有一件珍品,想来此换些银钱。”

江庚拱拱手,把刚刚的说辞重新又说了一次。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谎话说多了,他自己都感觉这话说得天衣无缝。

“噢?那奴家可就不信你了。”

女子忽而打了个哈欠,水润的嘴巴张得圆圆的。

江庚脸上的表情一滞。

“这城中大大小小胭脂铺我不说全部去过,但至少我认为,你那胭脂再如何珍贵,也不见得算是珍品,公子莫要见奴家是个妇道人家,就开口诓骗。”女子半眯着眼睛,语气中已经透着三分乏味。

“掌柜的要是不信,何不亲眼看看,也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江庚脸上一副“你可以骂我,但你怎么可以骂我家祖传下来的珍品”的气愤神情,手里举起个木盒子。

“若是掌柜真见过这般物品,或者见过更好的,那就算我孟浪了,我自打三个巴掌。”

“公子倒是自信,行吧,六子,带他上二楼,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给我开眼。”女子冷冷地笑了笑,倒也被激起了三分心气,撑住木窗的手猛地收回,阻拦住了楼下江庚的视线。

“小哥呐,你这会真是莽撞了呀。”那叫做六子的小厮面带苦色地摇了摇头,“你是不知,城里的胭脂铺,哪家是沐掌柜没去过的,就算是号称一两胭脂一两金的‘红鸢’,我家掌柜的也曾买过,你牛皮是吹出去了,但你怎么拿出媲美甚至超越红鸢的胭脂?”

六子说着,还看了看江庚手中的木盒子。

好家伙,这盒子这般稀烂,怕不是兄弟你自个用指甲挖出来的吧。

“竟有此事?”江庚咂舌。

他本以为,一个老鸨,能有多大见识?

此时听闻,心中也为这掌柜感到惊讶,可换等量的黄金的胭脂,别说女子了,就算是正五品大员,也未必有魄力买这等玩意。

既不能吃,又不能摆放,时间久了还会过期。

这不是闹吗?

“果然女人的钱就是好赚。”江庚跟着六子走向胭脂楼大门。

他可是知道,上辈子,那些个购物节,那可都是瞄准女性用户去的,至于男性,连个父亲节都没有与之相关的销售活动。

一进门,江庚便被嫣红色的灯光晃了眼,空气中还飘着股勾魂夺魄的胭脂香味。

视线在灯光中缓缓恢复,便见楼中的木案上堆满了杯盏瓜果,酒水香茶,在灯光下萦绕着微弱的弧光。

江庚本就工作了一天,此时闻到瓜果的鲜香,嘴里口水忍不住地流出。

“等我有钱了,就和妹妹一起吃到吐!”

穿过香氛萦绕的大堂,江庚跟在六子身后,走上了曲折而上的朱漆木楼梯。

二楼是分隔开的雅间,六子推开了最末尾的一间,把江庚让进隔间。

他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了看江庚,留下江庚关门离去了。

江庚自顾自找了个凳子坐下,开始扫视周围的环境。

这隔间的装潢与一楼大堂的风格相同,无论是挂画还是摆设,都流露出一种女子温婉柔媚的风格,再加上空中飘荡着的某种熏香,简直令人骨头酥软。

“真是好享受呐。”江庚叹气。

城外有无数流民啃噬草籽树皮,餐风饮露,城中的达官权贵却能饮佳酿,食佳肴,枕玉臂,闻香风,夜夜眠于软塌之上。

大约过了一刻钟,百无聊赖的江庚才等来了那沐掌柜。

艳红如火的长裙微微曳地,瞬间击溃了房中原本凝滞的空气。

红裙之中的女子约莫二十五六的岁数,身姿窈窕,曲线惊人曼妙,肌肤赛雪欺霜,红白交映,如火如花。

真可谓,冰肌白似银,黛眉若远山。衫领露峰峦,体似软香玉。

掌柜迈步走来,细长的眉眼掠过一脸呆滞的江庚,染着玫红唇彩的嘴唇挑起一道弧度。

“公子,怎么一直盯着奴家?”

掌柜走到江庚身前,糯声开口。

江庚将目光从某两座颤动的大山处收回,干笑着起身:“哪有,是掌柜看错了,来,掌柜请坐。”

女子没有回答,缓缓在江庚对座坐下,脸上兴致寥寥的神色怎么也掩盖不住。

“好了,公子拿出你那珍品给奴家开开眼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