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生活
  • 夺盛
  • 太逍
  • 2009字
  • 2021-09-11 12:05:43

日暮西斜,天穹如盖,被晚霞晕成赤红颜色。

江庚把银子花了个精光,将带来的一个小布袋装得满满当当。

“赚钱针挑泥,花钱如山倒呐。”

江庚叹着气感慨生活不易,慢慢踱步回到驻地,与几个帮众打过招呼,便麻溜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中。

“星月,瞧瞧哥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站在门前,江庚朝屋子大喊,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一个油纸袋。

“哥,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又不要我了。”江星月先是从木窗中探出螓首瞧了瞧,而后便飞快跨过门槛,一连串小碎步跑了过来。

“我怎么就不要你了。”江庚大感冤枉。

他知道,妹妹说的是制盐的那天晚上,自己因为赶工腾不出空子,没有回院子,但嘴上却万万不可承认,不然妹妹可就要顺势撒娇了。

这几天,妹妹可没少因为这事在自己的耳边抱怨。

他打开袋子,献宝般捧到妹妹面前,打断了这个话题。

袋子里面,是两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面皮松软,莹白如雪。

喷香的白面味道直往鼻腔钻,江庚暗暗咽了口唾沫,开口:“吃吧。”

“你不吃吗?”江星月却没有接过包子,却是反问了一句。

她个子才到江庚胸口,此时昂着头才能跟其对视。

“我在外面吃过了。”江庚脸也不红地回答,言之凿凿。

“哦。”江星月应声,拿起个包子,像仓鼠啃噬坚果一般慢慢咬了起来。

江庚拍拍妹妹的头,和她一起进到房中。

把桌子清空,江庚把布袋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像是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般清点起来。

两三块木头,小半罐油脂类的液体,一块暗黄颜色,约莫手掌大小的不规则物块等等……

江庚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就想要开始干活。

这短刀来自图业帮。

干漕运这一行当,有时难免会遇到山贼,江盗,甚至是昏了头的混混泼皮,身上带些武器防身非常重要。

拥有曾经救过漕帮的卓越贡献,并且在表明了自己人畜无害,与帮众弟兄和和美美,相处融洽之后,江庚也成功从崔南那里领取到了这把手掌长短的小刀。

正当江庚精神集中之时,身旁忽然有个模糊的东西怼到了他的面前。

他低头一看,嘴里已经被塞了东西。

他下意识一嚼,鲜嫩喷香的肉汁瞬间溅射而出,甜香的肉味充满了整个口腔。

江庚转头,只见妹妹侧开头,不敢看他,声音低得如蚊蝇嘶叫:“你每天都要劳作,傍晚回来之后还要练武……爹爹以前说过,练武的时候要吃饱,你,要吃饱。”

听着妹妹缓慢却十分认真的话,江庚咧咧嘴,生硬地回答:“我真吃过了!”

江星月没有说话,侧过去的头摆回来,温润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江庚,直看得他浑身发毛。

江庚无奈叹气,一脸的忧愁:“唉,我连你这小姑娘都哄骗不了,以后我可怎么去哄骗女子来当你的嫂嫂呐?”

江星月捂嘴低笑,哼哼道:“我哥哥能看上她们,是她们的福分。”

江庚苦笑摇头,轻轻摸了摸妹妹的头。

对于哥哥这般,把自己当做小孩的亲昵动作,江星月嘟了嘟嘴,开口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看着妹妹伸出手指,指向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杂货,江庚下意识就想要胡诌几句,但是又反应过来,明白简单的谎言骗不了她,当下只能支支吾吾地说,是要做些新奇玩意,看能不能卖几个铜钱,帮补家用。

“你还有这手艺?”江星月拨弄了一下台面上的物件,狐疑道。

“这叫见多识广。”江庚厚着脸皮回答,“你自己到一边玩,我要忙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江星月怒气冲冲地蹙眉。

“对对对。”江庚敷衍道,拿起一块木头,开始雕刻起来。

江星月虽然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江庚脸上的认真神色,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出声。

她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帮不了哥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打扰他。

她也知道,哥哥现在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兄妹两人。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多和哥哥说几句话,就算是吵架也好。

每天早上一睁眼哥哥就不见了,直到傍晚才回来。

回来之后也没有空闲,不是独自思考,就是去到院子中练武,直到夜幕降临。

就好像两个人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却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一样。

而她平日里独自一人呆在房子中,什么娱乐的东西都没有,只能屈膝坐在床上点手指数数,背三字文。

江星月眼帘半垂,独自搬了张椅子坐下,看着哥哥鼓捣那些她看不懂的东西。

木块被削成方形,中间又被掏空,看上去像是一个奇怪的盒子。

江庚揭开罐子,将里面的油脂倒进一个碗中,用筷子搅拌起来。

看了看油脂的状态,江庚又往其中倒了半撮子粉末,继续进行搅拌。

不停搅拌研磨,江庚将桌面上买来的东西按照顺序一次次加入到碗中,到最后研磨出小半碗黏糊糊的液体。

用筷子挑出半点在手上揉开,又放在鼻子间闻了闻,江庚最后再调整了一下,把液体倒到削好的木块中。

“幸好,虽然做得一般,但还算看得过去。”

江庚长舒了一口气,就要开始收拾桌面上的东西,但他的动作却猛地顿住了。

桌子边缘,江星月已经双臂靠在桌沿上睡着了。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是一片漆黑,晚风吹进屋子,令江庚打了个寒颤。

时间已经快要入秋,秋老虎的威力可不弱。

“唉,得多买些衣服了。”江庚担忧道。

兄妹两人逃亡之时仍是盛夏,穿的都是单衣,根本无法御寒。

“钱呐,钱呐钱。”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种慌张

就算是英雄肆意江湖,也得饿肚子啊。

江庚扶着妹妹到床上躺好,独自一人出门打水洗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