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局
  • 夺盛
  • 太逍
  • 3029字
  • 2021-09-06 12:15:17

大盛三十六年,昭帝年衰,遂下令,广征方术道士,以求黄白仙丹,长生大药。

次年七月,瀛海夷寇千帆涉海,沿海边城惨遭屠戮,城中妇孺亦不得活。

……

江庚颤颤巍巍地从衣襟内掏出一节枝干,剥开青绿的表皮,露出中间白色的内层,递到妹妹的面前。

“今天也没找着什么吃的,你先吃,明儿哥再去找。”

江星月接过枝干,贝齿咬在粗糙的纤维上,苦涩的汁水在嘴里散开。

“哥有点困,先睡一觉……”江庚虚弱地开口,缓缓躺倒在地,感觉额头像是烙铁一般滚烫,热得脑子里一片浆糊。

脑子里浮现纷杂的画面:

夷寇提着长刀冲刺,切开父亲的皮肉,大片的鲜血溅射在巷子的青砖上。

被折断手脚的老人捆绑在木架上,年轻的敌寇对着他们练习刀术。

抱着孩子逃窜的妇人被长刀贯穿,刀锋从她孩子的胸腔刺出。

“好累啊。”

江庚闭上眼睛,身子失去了所有力气。

他前些天在夜里赶路,感染了风寒,已经活不久了。

“哥,你别吓我,”江星月压低了声音哽咽着,“对不起,是星月不懂事,哥哥莫恼了。”

她把嘴里咬了半截的枝干放到哥哥干得发白的嘴唇上,声音颤抖:“星月不饿,哥哥你吃……”

江星月越发恐惧了,兄妹二人侥幸从边城逃出,沿着官道一路逃亡,身后还有夷寇穷追不舍。

两人相依为命,才能活到现在。

她颤抖着手,眼瞅着大哥胸腔呼吸的起伏,缓缓消失。

她没了主心骨,嗓子眼像哽住了石块,连哭都哭不出来,只是像被摄了魂一般抱住哥哥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越发昏暗。

江庚缓缓睁开眼睛,想要起身,却发现全身酥麻酸软,像是被鬼压床了一般,提不起一点力气。

“哥,你醒了!”江星月脸上惊喜一闪而过,呜咽开口。

她一直蜷身跪坐,抱着哥哥的头,等着哥哥醒来。

此时见到江庚醒来,忍耐已久的恐惧终于涌上心头,滚烫的眼泪大股滑落,打在江庚的脸上。

“妹妹?”江庚下意识地嘶哑着开口。

不对,我是独生子女,哪来的妹妹?

江庚浑身一激灵,目光呆滞,脑海中忽然生出了许多似梦似幻的记忆来。

“穿越了?”江庚感觉舌苔发苦,记忆里的一幕幕越发清晰。

夷寇下令屠城,兄妹二人的父辈乡党一同抵抗,皆战死于敌寇长刀之下。

兄妹两人在逃跑中与几个表亲失散,已经毫无依靠。

“星月别怕,哥哥在呢。”江庚猛吸一口气,支起身子,抱住了妹妹,安抚道。

看着妹妹枯黄的双辫,他还犹自感觉在梦中。

他压下心中生出的荒诞感,开始打量四周。

这是一处昏暗幽黑的山洞,周围蹲满了难民,面黄枯瘦,双目无神,浑身邋遢,散发着恶臭。

他们木偶一般围在一起取暖。

没有食物摄入,寒冷能轻易夺走他们的命。

自己就是这么死的。

“哇哇哇!”

有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忽然大哭起来,许是饥饿的折磨,声音格外凄厉。

哭嚎在空旷的山洞中响彻,惊雷一般劈打在众人的心上。

“那边!”

外面传来了夷寇的声音!

难民们无神的眼睛中终于闪过恐惧,有了三分人气。

他们慌乱地抬起头,却找不到逃窜的方向,像是一窝被堵在地洞里的老鼠,焦急地窜动,绝望又无力。

江星月也听到了声音,娇柔清瘦的身子抖如筛糠。

江庚下意识地拍了拍她的脊背,眼睛在昏暗中越发明亮。

只不过肚子还是饿得厉害,胃里好似有火在烧,身子发软,怎么也提不起大气力。

控制住呼吸,大口吸入污浊的氧气,他才勉强恢复了几分体力。

此时人群在恐惧下越发躁动,潮水般朝着婴孩靠近。

孩子的母亲多日饥寒交迫,早已断了奶水。

她嘴里轻声呜呜,哄着至亲骨肉,惊慌无助地看着眼前靠近的,大片的苍白面孔,她想要后退,却被山壁抵挡,双腿在地上犁出两道深深的痕迹。

绝望中,她猛地捂住了孩子的口鼻,空洞的眼中瞬间灌满浊泪,干瘦的手臂上青筋扭曲,如被蛇蝎撕咬。

孩子的哭喊戛然而止,四周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中。

江庚背脊一凉,心里咯噔一声。

记忆再清晰,也不如眼前的死亡那般真切。

他们就像地底的老鼠一样,即将卑微死去。

洞口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夷寇已经靠近了。

江庚抬眼望去,洞中的难民自发地远离洞口,死死地挤在了最里面,眼中没有丝毫的激愤,只有被吓破了胆子的死寂和空洞。

他当机立断,在妹妹的耳边低语:“快趴着,等我回来。”

江星月闻言,猛地从他怀中抬头,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腕,直握得他手腕发痛,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中满是惊疑。

“别怕!”

江庚挣脱了江星月的手,往妹妹身上泼了点泥土掩盖身形,决然往洞口走去。

他知道,夷寇的声音已经近在眼前,他们逃不过这场追杀,窝在山洞中被瓮中捉鳖,注定是死。

而那些难民早就失去了意志,已然是待宰的猪狗。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豁出所有。

正值夜晚,山洞外的山林也是昏暗一片。

晚风吹过,江庚毛孔战栗,死亡威胁下,他却越发冷静。

敌在明他在暗!

江庚知道,自己正面绝对不是这些夷寇的对手,即使这些夷寇经历了漫长的海途,但起码他们有粮食补给。

所以他选择偷袭!

他低下身子,在山洞旁的一丛灌木中窝着身子趴下。

冷风吹过脸庞,心脏止不住地剧烈跳动起来。

前世他还是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有为青年,但此时却要为了生存拼尽全力。

黑暗中,他终于看到了靠近的敌人。

透过灌木,抬眼望去,两个夷寇提着长刀,一前一后地走来,许是听到了哭喊,都在直直朝着山洞靠近。

江庚死命地咬住了牙齿,压制住身体下意识的颤抖和越发粗重的呼吸,筋骨绷紧,脚掌扒地,好似一只踞地待扑的野兽。

希望妹妹没事!

他让妹妹趴在山洞的一边。

而夷寇从较为光亮的洞外进入昏暗的山洞中,视力一时间会受到影响,趴在一边,没有跟其余难民堆在一起的妹妹应该能躲过第一波杀戮。

但也只是一时的安全。

如果他不能解决这场危机,那么等夷寇视力恢复,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

夷寇一前一后进入山洞。

山洞内忽然爆发出杂乱的呼喊,中间夹杂着长刀破空的厉啸和骨头崩裂的微响。

江庚浑身冒汗,心脏跳动得好似擂鼓,他猛地从地上起身,冲入山洞之中。

山洞之中此时一片狼藉,残肢四溅,空气中的血腥味浑浊得令人作呕。

强烈的兴奋压过了恐惧。

他猛地冲身上前。

落后的夷寇听闻背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身体受激绷紧,嘴里嘶吼着要发出声音。

但江庚已经从背后扣住了他的喉结,另一只手握拳猛地砸下。

“咳……嘶!”

夷寇的呼喊便瞬间变成漏气般的嘶声。

江庚紧紧抿着嘴巴,依靠前冲的力量提膝,撞在夷寇的软肋上面。

“啪!”一声脆响,两处要害遭受重击,夷寇瞬时瘫倒在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谁?”

另一个夷寇如临大敌,提刀冲来。

江庚低下身子,捡起夷寇的长刀,来不及细看,一刀刺穿敌人的胸腔。

“呼呼!”

热血上涌压过了杀人的恐惧,他剧烈地喘息,看着前方的夷寇,重新拔出了长刀。

一鼓作气,再而衰。

刚刚提起力气的身子已经开始发软。

但长刀在手,勉强给他增添了一丝信心。

猛吸一口气,恶臭的空气让他冷静下来。

他倒提长刀,朝着夷寇大步走去。

那夷寇只见一个剪影从逆光的洞口处大步冲来,倒提的长刀淌血曳光,竟好似夜幕中冲出了一只猛虎,正龇牙嘶吼,携着腥风扑面,凶悍异常。

他下意识地后退半步,随后嘴里骂了一声,恼怒着振刀应击。

江庚没有与其角力的想法,低身提刀横架,竭力卸去夷寇劈砍的力量,忍着虎口传来的剧痛,屏住呼吸往前迈进,出脚侧踹在敌人膝盖上。

“咔!啊!”

脆响和痛呼一同响起。

江庚牙齿紧咬,决然提刀朝前砍去。

“锵!”

但他没想到的是,在膝盖翻折的剧痛中,面前的夷寇居然还有力气提刀抵挡!

“啊!”

夷寇愤怒地嘶吼一声,一下甩开江庚的长刀,反手朝着他脸上砍来。

长刀带起呼啸,江庚尽力躲闪,身上依旧传来了剧烈的痛楚。

鲜血浸润衣衫,剧痛让他泄了气,身子愈发疲软。

夷寇嘴里骂着听不懂的方言俚语,长刀朝着江庚劈来。

江庚艰难提刀抵挡,却被砍得虎口剧痛,长刀离手飞出。

刀刃余力不减,朝着他的脸庞落下。

他失去了力气,眼睁睁看着长刀越发放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