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原来是这二十年童子身的原因!

“既然如此,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韩紫怡看着身前的陆小白,双眼已经眯成了一道十分危险的弧度。

陆小白听到韩紫怡此话,内心仿佛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攥住,让他有些呼吸不上来。

这......这绝对是那个老杂毛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果然,古人诚不欺我也,姜还是属老的辣。

那糟老头子,坏的很,一肚子坏水,花花肠子。

听到韩紫怡此话,陆小白冷汗直流,双眼不断乱转。

韩紫怡看着陆小白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既然解释不了,那就用我的方法来谈谈吧。”

“别别别!”

路小白看着缓缓走向他的韩紫怡,急忙伸手让其暂停,开口说道:“紫怡姐姐,其实,当时吧。我真的是有事需要去找你,结果就发现了剑无涯掌门在你门前鬼鬼祟祟的,一直没有进去。”

“后来吧,我就看到他匆匆离去,形色慌张。”

“我就感觉掌门有点不对劲!”

“你猜怎么着!”

“我在你门前等了一会儿之后,你不就感应到我在你门前,之后您就出来了吗?”

“紫怡姐,你仔细想象,你当时出来还问我做什么?”

“我是怎么回答的?”

说道这里,陆小白大气凛然的看着面前一脸呆滞的韩紫怡,“砰砰”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我说我来给你送你最爱喝的百花酿!”

“当时你还笑着夸我有心了,你说我来的时间刚刚巧。”

“你刚刚跑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现在和百花酿,正是时候。”

“紫怡姐姐,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陆小白一口气说完这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口干舌燥。

韩紫怡看着一口气解释这么多的陆小白,仔细一想,还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她要教育教育这个孩子,主要的目的并不是偷看她洗澡。

就算真的偷看了,又不是剑无涯那个老杂毛偷看的。

对于她这个颜控来说,就算陆小白真的看到了,她心里也还是能接受的。

不过,要教训这个小家伙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而是这个小家伙,真的是活拧歪了。

居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管她叫阿姨。

这能行?这怎么能行?

看来,是她对小白这个孩子太好了,居然让这个家伙才偷摸修炼到筑基后期,就开始飘飘然了。

你飘,无所谓。

但是,你和我飘,就是你的不对了。

在哦我面前飘,你得付出代价,让这个小家伙终身难忘的代价。

否则,这个家伙到时候在飘飘然,叫她阿姨,那还了得。

那不是把她叫老了吗?

想到这里,韩紫怡看着面前不断喘息的陆小白笑眯眯的说道:“给你两个选择!”

“嗯?”

陆小白听到韩紫怡此话,眉毛轻轻一挑。

他现在看着韩紫怡那笑眯眯的脸,就感觉一阵胆寒。

这娘们也一肚子坏水,这个笑,绝对没好事。

还没等陆小白思考完,站在陆小白面前笑眯眯的韩紫怡在陆小白面前竖起食指,开口笑吟吟的说道:“第一个选择,那就是,我现在就给你丢入子吟的房间,你不给我待上个十天半个月,别想给我出来!”

陆小白听到韩紫怡此话,脑袋摇的像一个拨浪鼓一般,不断的摇头拒绝。

韩紫怡看到陆小白那一脸惊恐的模样,再次对着陆小白竖起中指。

那竖起的两根纤纤玉指,在陆小白的眼中形成了一个“耶”的形状。

“第二条是什么?”

陆小白看着韩紫怡伸出的第二根拇指,哭丧个脸说道。

“你确定不选择这第一条,而是选择第二条?”

韩紫怡看着陆小白笑眯眯的问着。

陆小白听到韩紫怡此话,连忙点头,都不管第二个条件是什么,直接同意下来。

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只要不是第一个,什么都行!”

韩紫怡听到陆小白此话,笑眯眯的说道:“那好,第二条就是,我现在手里有一种药。”

韩紫怡说着,手中出现了一个小粉瓶。

韩紫怡把手中的小粉瓶送到了陆小白面前,盯着陆小白的双眼,微微笑道:“只要你把这个喝下去,之后去子吟房间走一圈就行!”

“!!!”

陆小白看着韩紫怡送到他面前的小粉瓶,在听到韩紫怡此话,豆大的冷汗不断从陆小白的额头上往下流。

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小粉瓶,陆小白双腿不断的打着哆嗦。

虽然不知道这小粉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但是,看韩紫怡的神情和这娘们的言语,就知道,这里面装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要是听了她的话,真把这东西喝了,在进去走一圈。

说不定,出现什么危险呢!

一想到他进去顾子吟的房间以后,会发生的事。

陆小白浑身都开始打冷颤,看着面前的韩紫怡,说话都开始变得哆嗦起来:“那个.....那个......紫怡姐姐诱惑,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别给我整这一套,说吧,你现在是喝了呢?还是让我把你全身修为束缚以后,把你丢进去?”

陆小白听到韩紫怡此话,整个人直接被吓得摔倒在地。

看着近在咫尺的雪白大长腿,陆小白直接抱了上去。

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那叫一个丧心病狂,不对不对,哭的那叫一个听者落泪,闻者悲伤啊。

“紫怡姐姐,你不能这么对小白啊!”

“我当时也是被掌门吓傻了,才出言不逊的啊!”

“你可不能把我送入子吟师姐的房间,不然,不然小白这守身如玉的身体,就没了!”

“我之所以能修炼,就是因为我这二十年的童子身,才领悟逆天剑意。”

“这要是破了,我的剑意也就没了!”

陆小白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趁机报复,把哭出来的鼻涕,全部蹭到了韩紫怡那雪白的大长腿上。

而韩紫怡,因为听到陆小白这一番言语,也没有注意到陆小白的小动作。

整个人还沉浸在陆小白对她说出,他之所以能修炼,以及一下拥有逆天剑意的事而感到震撼。

怪不得,原来是这二十年童子身的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