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百人抬棺
  • 天命抬棺人
  • 天命传人
  • 2059字
  • 2022-01-24 13:25:42

“江家老太太这口棺,得百人抬!但他们命格普通,镇不住棺材,所以需要一个镇棺人。”

“我叫你来,就是当这个镇棺人!”

听着老叔严肃的话,我有些傻眼,又难以置信的看着百人长街。

什么样的棺材需要百人抬?

就是古代的王公贵族怕是都没有这个待遇吧。

但老叔身为抬棺匠,继承了我宋家祖传的抬棺手艺,他的话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可百人抬棺真是闻所未闻,让我心里有些没底。

这事要从三天前说起,当时我接到了老叔的电话。

他说在龙岭给我找了一趟活,可以狠赚一笔!

眼下我又刚毕业,正缺一笔钱来维持生活,就想也没想的答应了。

何况我们也两年没见了,怪想的。

但我刚刚到了龙岭,就被眼前的阵仗给惊住了,不由得急忙问道。

“老叔,棺主到底什么身份啊,怎么需要百人抬棺?”

老叔沉默半晌,叹了口气道。

“江家老太太生前供奉狐仙,现在人死了,却被狐仙给盯上了。”

东北有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入供奉堂。

狐仙就是狐狸。

但让我不解的是,江家老太太既然供奉狐仙,怎么又会被狐仙给盯上?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问,老叔低声说道。

“老太太命格尊贵,这也是造就江家富贵的主要原因。”

“所以我认为那狐仙本身就不安好心,没准老太太突然暴毙,就是被这狐狸精给弄的!”

“那要是真有狐仙,它盯上一个老太太干什么?”我问。

“干什么?当然是借尸转生了。”老叔冷笑的说了一句。

我心下莫名的发寒,瞪着他道。

“别胡扯了,还忽悠上你侄子了,你就说让我怎么做吧。”

老叔虽然是抬棺匠,小时候也经常跟我讲述他抬棺的离奇经历。

但对于传说中的魑魅魍魉,我始终保持着怀疑态度。

现在又是百人抬棺,又是狐仙,又是借尸转生的,让我下意识的不敢深问,就急忙问起了正事。

老叔饱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轻笑道。

“得了,也不吓唬你了,你就听我的安排吧。”

我没说话,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跟着老叔回到了江家门口。

江家也就是请我老叔抬棺的雇主本家,不过我才刚到村子,难免跟老叔叙旧,江家人就很识趣的避开了。

现在看我们回来,江家三口急忙上前。

“宋先生,你侄子也来了,咱们什么时候能入葬?”开口的是位中年男人,国字脸,身上有很重的威严,他先看了我一眼,才问老叔。

老叔沉吟道。

“不能急,还需要我好好布置一番才行,对了侄子,这位是江宽,江总。”

“江总,这是我侄子,叫宋乾。”

我冲着江宽礼貌的笑笑,又看向了他身边的一对母女。

妇人眼睛红肿,神色疲惫。

女孩长得很好看,身材高挑,五官精致,此时一脸的悲伤,有让人抱在怀里的冲动

“这位是我夫人郭采梅,这是我女儿江婉儿。”江宽介绍了两句。

我也礼貌点头。

老叔见我们寒暄后,说道。

“我现在去布置,你叫大家守过今晚,记住,一个人都不能少。”

说完,他向着院内走去。

我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院内房门大开,灵堂布置的很是全面,在中央位置摆放着一口黝黑的棺材。

想来江家老太太就躺在里面了。

旋即,就见我老叔在门口贴了两张门神。

然后又在里屋门框上挂了一面八卦镜,弄得跟真事一样。

我看的有些新奇,以前只是听过他的故事,还真没亲身见过,眼下有些入迷,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江家保镖支起了大灯,把黑夜照亮。

老叔看了看天色,高声说道。

“所有人在院外守灵,没有安排不得踏入院内一步。”

说完,他又把江家三口叫到一边,不时,就听江宽吃惊道。

“这合适吗?”

我老叔摆了摆手,对我唤道。

“侄子,你过来。”

我刚走过去,就被老叔的话给惊住了。

“今晚你和江丫头守灵。”

“啥?”我错愕的看着他,问道:“只有我们两个?”

老叔点了点头,说道。

“就你们两个,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进去吧。”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

反倒是江婉儿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率先的走进了灵堂。

老叔来到我身边,低声说。

“守过今晚,这事就成了一半。”

“你这不是胡闹吗!我一个外人,你让我进灵堂守灵?”我有些不满。

“我给你十万!”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一咬牙。

“你要说话算数!”

老叔笑了笑,旋即又无比严肃的说道。

“但我要嘱咐你一句,无论你在灵堂里看到什么,都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还没等我明白啥意思,老叔一把将我推进了灵堂。

接着,在我错愕的目光下,几个保镖急忙把灵堂的大门给关上了。

“咚!”

屋内顿时陷入了昏暗,只有供桌上的两根白蜡在晃动着烛光!

我紧张的吞咽着口水,虽然极力的想要转过头,可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最上方的遗照。

黑白底色,面容苍老,不苟言笑。

在昏黄的烛光下,有些看不太清楚,可不知怎的,她那一双眼睛给我极大的压力。

仿佛......她也在看着我。

忽然,一道声音吓得我浑身一颤。

“从小到大,我跟奶奶的关系最好,她最疼我。”

发现是江婉儿说话,我才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我不禁有些傻眼,心想她啥时候站在供桌前了。

“我没有看见她最后一面,呜呜。”江婉儿的双肩在微微抖动。

我靠着门口皱了皱眉,有心想安慰两句,最后化作了一道叹息。

“江姑娘,节哀。”

说实话,我不敢随意走动。

实在是屋里的情况真的很渗人。

“宋先生说奶奶的死,可能跟她供奉的狐仙有关。”

江婉儿微微侧头,把目光看向了左边。

那里,隐约有一道门户的轮廓。

我也看了过去,好奇的问道。

“那间屋子里?”

“供奉着狐仙。”极为缥缈的话,江婉儿说的又毫无感情,听得我心中顿时一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