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得罪了鸿钧还想走?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298字
  • 2021-10-21 19:10:55

“啊这……”

白泽终究难忍好奇心,开始看起了自己的传纪。

可是这一看,他就傻了眼:

【白泽者,开天初年所生,疑为祖麒麟私生子……】

我什么时候成了祖麒麟的私生子了?!

“老师写错了啊!”

白泽一慌,这史书若是被后人见了,自己的名声恐怕就要歪到边上去了……

“不行,我得告诉老师,请他改……”

心慌的白泽连忙就要去请杨眉改正文中错处,可刚踏出一步,他就犹豫了起来:

“不行,要是我去请老师改错,别的不说,这岂不是坐实了我偷看史书的事?不行。”

不能去找老师改,要出大问题的!

白泽想了想,心头忽生一计:

“对了,我可以自己改,不告诉老师就行……”

嗯,就这么办!

思路一通,白泽当即拿出自己的先天灵宝“白泽笔”,开始在书页上修改。

只见他把笔尖在原字上一抹,那些墨迹就忽然消失,墨迹汇于笔毛中,凝而不散。

然后,白泽斟酌了一下字句,尽力模仿杨眉的笔迹,开始改书……

这一改不要紧,改完之后,白泽便仿佛打破了什么心理枷锁,索性继续翻看,寻找错处。

仔细寻找了一番,他发现几乎每篇都有错误,于是白泽大着胆子逐字逐句地为之修改:

一页,两页,三页……

白泽所改的散页越来越多,而他也越改越上头,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专注到连冥河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发现……

“师兄!”

伴着惊愕的一声,白泽茫然地抬起头,手中正在修改文字的白泽笔瞬间一僵。

“师兄,你在干什么啊!”

冥河大惊失色地望着白泽,实在是不敢相信,平日里挺好的师兄,竟然不仅敢偷看老师的书,甚至还亲手改了起来!

啪嗒……

白泽笔忽然脱手落在地上,发出了玉石般的清脆响声。

白泽当时就慌了!

连连手忙脚乱地解释道:

“师弟别误会,是老师写错了,我在帮他改呢!”

“……”

好一番辩解之后,冥河才将信将疑地问道:

“真的?”

“千真万确!”

白泽点点头,把手中刚改到一半的书页递给冥河:

“不信你看!”

我看?

冥河犹豫了一会儿,虽然也不太敢看,但出于对师兄的信任,他还是看了几句。

“还真是写师兄的传纪……”

冥河松了一口气,对依然有些担心的白泽沉声道:

“师兄要改自己传纪的错误倒也罢了,只是千万别改其他人的传纪,也别给自己的传纪添加溢美之词,否则老师知道了……”

“师兄明白!”

白泽连连点头,心头也是一松,只要冥河不说,师父应该也不会发现……

嗯,应该不会。

平复了一下心境,白泽便当着冥河的面继续改,而冥河为了防止他乱改,便也仔细看着书页上的内容。

一页,两页,三页……

“咦?”

白泽忽然再次惊疑一声:

“师弟,这还有你的传纪!”

啊?

冥河一惊,连忙看去,却见新页上写着:

《冥河传》!

还有我的?

有了白泽的先例,冥河也忍不住好奇心,开始观看:

【冥河者……】

“哎呀!错了!”

冥河一声惊呼,指着文中某一段说:

“这段错了……师兄,笔借我用一会儿!”

“行。”

白泽巴不得有人陪自己下水,听冥河也要改书,当即爽快地递出了自己的白泽笔。

于是,冥河也开始一页一页地翻找修改错误之处……

两个师兄弟,你改完了我又改,没多久就把厚厚一沓散页给改了大半。

冥河改着改着,觉得这真刺激,颇为上头,改完了一页,便习惯性地翻到了下一页认读:

【紫霄一讲以后,吾又往紫霄宫见鸿钧,欲得西方准提接引二人故事,鸿钧不理,而谴其恶尸罗睺应答,罗睺乃述……】

冥河:?

我……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冥河惊恐万状地松开了这页散纸,扭头向白泽望去,希望白泽能证明这是个幻觉。

却不料白泽早就双膝一软,直接跪在地砖上磕头,磕得砰砰响!

边磕头,白泽边颤抖着声音道:

“请道祖饶弟子一命!”

好家伙!

冥河都看愣了一下,但也立马有样学样,原地当起了磕头虫,若非这紫霄宫质量过硬,怕是要让这师兄弟给磕碎几块地砖……

良久,忽听一声熟悉的老者叹息:

“罢了,既然道友没有不准你们看,那你们看了就看了吧,只是切莫外传……”

闻得此声,白泽连忙发誓:

“弟子决不外传,倘有失言,愿死于道祖手下!”

“弟子愿随师兄赴死!”

冥河也匆忙立誓,以证明自己决无二心!

但那冥冥之中的鸿钧之声却不再响起。

又跪了许久,两个倒霉蛋这才敢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彼此相顾,久久无言……

“师弟。”

白泽努力平复了一下心境,忽然严肃地对惶惶不安的冥河道:

“我们从此,便算是一身性命皆悬于一线了……”

冥河迟疑了一会儿:

“师兄何意?”

“唯今之计,只能一心忠于老师,再不得怀有二心,一切皆以老师为主。”

“如此,道祖或可饶了你我一命。”

白泽深吸了一口气,叹道:

“还有,从今往后我们需得把这仓库里的书都看一遍……”

啊?!

冥河傻了:

“师兄你疯了不成?只看了几句就差点儿没命,再多看些,岂不是……”

白泽摇摇头:

“不,现在的我们,看得越多就越安全!”

“为何?”

冥河茫然不解。

白泽沉声道:

“因为只看了几句时,我们或许还有可能背叛老师,但如果我们看得多了,甚至全看完了,那就彻底不可能背叛了……”

叛?还是算了吧。

对于一个过于强大、且有黑料的强者,你必须要么什么都不知道,被当作无足轻重之人而放过。

要么就得什么都知道,在对方心头占据绝对的重量,并投靠对方,有了这层关系,对方若有些心胸,不仅不会把你怎么着,甚至还会倚你为心腹,毕竟这样的聪明人用起来最为省事。

至于那种半桶水的,通常会因为“知道得太多”,而死得特别快……

这是白泽混迹三族几十个元会以来,所积攒下来的宝贵经验!

而冥河虽然不是很喜欢那些弯弯绕绕,但依旧很快想通了这个道理:

“那我们现在……”

“继续看。”

白泽捡起掉在地上的散页,与冥河一起极为认真地看了起来……

从这一天之后,杨眉便发现这俩学生整天泡在紫霄宫仓库中,毫不掩饰,堂而皇之地捧着些各类散页阅读:

《鸿钧传》、《太清传》、《准提传》……

好家伙!

杨眉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任由两人在紫霄宫中翻阅着这些绝对的洪荒禁书……

写了这么多,杨眉也早想有几个读者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