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尘封的旧书,隐秘的古史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641字
  • 2021-10-21 17:18:26

玉京山上。

四季如春,风和日暖,朵朵积年仙药升腾起袅袅醉人香气,弥漫山林,好一幅世外仙山之景!

观赏自然美景之余,更有朗朗传道之声:

“修仙之道,在于三宝,三宝者,曰【精】,曰【气】,曰【神】,后天修仙,先炼精化气,再炼气化神……”

余声缭缭,响彻山林,往那林间空地看去,却见一文弱的白裳书生正坐于蓬草青石之间,悠哉悠哉地宣讲仙道。

在他前方不远处,有种种鸟兽安静地落在地上,好奇地听着这个书生所讲之言。

虽然彼此语言不通,但书生言语中似有玄妙之力,听道的鸟兽们懵懂之间,竟也懂了些许……

“白泽师兄!”

远远传来一声呼喊,白裳书生停下了讲道。

他回首望去,只见一红裳青年在山上向他招手,还呼道:

“老师让你回来挖玉髓了!”

“知道了。”

白泽撇撇嘴答应了一声,而后又对来听道的懵懂鸟兽们道:

“今日暂且不讲了,待明日再来吧。”

听得白泽此言,众鸟兽早已习惯,走兽朝他伏首,飞鸟向他轻鸣。

水族……水族不上岸,所以没来听道。

【狗头】

众鸟兽纷纷离去,白泽也收拾了一下衣冠,起身向山上行去……

白泽来到玉京山已有好几年了,这几年以来,他与冥河每日里帮杨眉的写书工作打下手,什么挖矿制墨,什么砍树造纸,早已是家常便饭。

对此,白泽最初很不明白,为什么杨眉写书要用到纸与墨这么烦琐的工具?

直接用神识刻录玉简不好吗?又简单,又实用,还便捷,好处多多。

白泽以此提问杨眉,却只得到了一个字:

“闲。”

白泽:……

得,你乐意就好!

既然杨眉非要这么浪费生命,那白泽也只能跟着浪费了,反正长生不老,寿命不值钱,浪费就浪费吧……

白泽起先也是抱着咸鱼一样的心态来工作的,但干着干着,他就慢慢品出味来了:

当初没入玉京山时,他基本没有时间观念,做为长生者,也确实不需要什么时间观念,但这样的日子很容易活得浑浑噩噩,不知今夕是何年。

往往几个元会过去之后,他才会偶然注意到时间的流逝,然后转头便继续往日的生活,并不在意。

可在玉京山上,杨眉却非要遵循什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明明是个长生者,日子却精打细算,将每一天该做的事情,都安排地井井有条:

他将一天划为早、中、晚三个时段,每天清晨起床开始吃早餐,然后一直写书写到中午时又要吃午餐,午餐之后还有晚餐。

吃过晚餐,太阳便已落下,这时再回屋睡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如此日复一日……

白泽想不通,堂堂大罗金仙,为什么还要吃饭、睡觉?

这难道不是自找麻烦吗?

可他却又不得不承认,杨眉这种认真规划好的每日作息计划,是真的有意思!

杨眉不仅自我规划生活,还为白泽与冥河也规划了,同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三餐也必须有。

为了他俩的住宿,杨眉亲手砍树修筑了两座小楼来作为他们的宿舍,吃饭时也会多炒几道菜、多炖一锅汤,邀两个学生一起来吃。

一开始时,白泽与冥河很不适应,毕竟以前无拘无束的日子过惯了,乍一被条条框框管束,当然会不习惯。

但迫于杨眉要求,两人努力适应,总算是渐渐习惯了。

而这一习惯,两人便恍然觉得生活变得有滋有味起来,比之以往的任性妄为,这生活更让他们体会到了时间的流逝……

这奇妙的感觉,他们从未有过,待习惯了有规划的日子之后,他们就开始沉醉在小日子中,人生都换了一副模样。

日出而作,便开始造纸制墨,日落而息,便又整理杨眉一日所写之书,三餐与杨眉共此一桌,休息则各有宿舍。

冥河称白泽为师兄,杨眉称白泽为弟子,师生三人,于这玉京山胜境之中生活得闲适惬意。

白泽浮躁的内心缓缓平静下来。

他承认,他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不想离开了……

冥河也一样,这欢乐而又充实的日子太美好了,在山上,他有一个温和负责的老师,也有一个文雅随和的师兄,这是孤寂的血海中不曾有过的。

他的社恐逐渐好转,能与老师师兄互开玩笑,偶尔还学着老师的样子炒菜做饭,虽然手艺比较潮,但白泽与杨眉的认真点评还是让他心头暖暖的。

这个孤独的先天神圣,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有人关心他的感觉。

他收起了从不离身的元屠阿鼻,不再为了自保而凶相毕露,他习惯了微笑……

不知不觉间,杨眉成功感化了两个身世复杂的学生,不论他们在外界如何如何,至少在玉京山上,他们真的有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变化。

……

“该吃晚饭了!”

傍晚,杨眉又做了一桌子菜,招呼两个学生来吃饭。

“来了来了!”

一声欢笑,冥河跑得最快,丢下制好的墨锭,直接跑到了杨眉放置的室外大餐桌边,先找了把椅子坐下,而后便拿筷子夹起了菜。

白泽倒是不急,慢悠悠地走来坐下,也开始夹菜吃着。

师生三人边吃饭边闲聊……

“对了。”

杨眉似是无意地提了一句:

“今天我写得有些多,纸页就给垒在一起了,你们俩一会儿内容看仔细点,免得放混了。”

“明白!”

冥河随口应下,白泽也点了点头,他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行。”

杨眉吃完了饭,大大咧咧地放下了碗筷,扭头就往自己卧室里走,边走边笑道:

“今天的碗还是你们洗,我就先回去睡觉了!”

“……”

冥河暗暗吐槽了一句,而后朝白泽道:

“师兄,那我就先去洗碗了,你先帮老师整理一下书页,我待会儿就来。”

“好的。”

白泽笑了笑,也放下碗筷,先在杨眉的书房捧出厚厚一沓写满了仙文的纸页,而后进入紫霄宫库房,开始分门别类……

紫霄宫中大部分依旧空空荡荡,只在角落里树起了一排书架,书架上满满当当地存放着没有装订的散页。

不过,这些散页并非乱放的,它们被分成了好几个小区域,每个区域里的散页都是不同的类别。

白泽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了,各个类别的书册,他都分得清,小心且谨慎的他,也从来不会出错。

捧着杨眉今天的成果来到书架前,白泽没有多说什么,便开始一张一张地辨别其分类。

“咦?”

白泽刚看了第一页的前几个字,顿时一愣:

“《白泽传》?”

老师在写我的传纪?

白泽开始思索……

关于杨眉在写洪荒史书的事情,白泽是知道的,也知道杨眉史书的体裁是“纪传体通史”,也即是按人物的不同来写传纪,以人物的经历来侧面书写洪荒史事。

杨眉写的传纪有:

《鸿钧传》、《太清传》、《玉清传》、《上清传》、《女娲传》、《伏羲传》、《准提传》、《接引传》,一共八类人物传纪。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洪荒逸闻杂记、开天辟地理论、洪荒物种图鉴,以及正儿八经的大部头:

《三族全传》!

这些珍贵的史书都是杨眉在这十来个元会里写的,其中记载着无数古史隐秘。

对于这些知识,平心而论,白泽是相当的渴望,毕竟他本身就很喜欢文史类的东西,而不喜打打杀杀。

但是白泽很清醒,从来不敢翻看这些东西,整理散页类别时,只敢看一下开头的书名,内容则完全不看,唯恐因为知道的太多而惹上事!

可是……老师现在在写我的传纪。

有谁不好奇别人笔下的自己吗?

很明显,白泽很好奇,所以他大着胆子看了:

嗯,就看一点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