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玉京闲暇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186字
  • 2021-10-20 22:55:05

“你确定要跟着我回玉京山?”

洪荒东海之滨,杨眉诧异地问。

白泽真诚一拜:

“弟子是麒麟族人,久见麒麟之衰亡,颇得几分趋吉避凶之心得,加入那妖族小组,实属无奈。”

“今逢名师,自当弃暗投明,为老师牛马走!”

听听!什么叫智者发言?

一个【趋吉避凶】,一个【实属无奈】,一个【弃暗投明】,最后一个【牛马走】。

三言两语,便把自己的真心表露无疑,连带吹捧了杨眉一阵,给杨眉整得都不好意思了……

白泽说到这里,又话锋一转:

“何况我投奔老师,早已为帝俊不容,若还敢回妖族,只怕刚刚得到正统称号的帝俊要将我斩了祭天……”

噢!原来是怕被清算啊!

这么一说,杨眉也反应了过来,白泽天天围着自己转,连妖族活动也不去,明显是真的弃暗投明了。

不过,杨眉觉得帝俊对此倒不会有什么反应,而太一则天天在上课时有意无意地往白泽那边瞄……

杨眉明白了,但并没有立刻答应白泽的寄宿申请,而是转头又问冥河:

“那你呢?你也要住进玉京山吗?”

“啊……”

冥河常年社恐,这一下被杨眉提问,当时就慌了手脚,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最后,他直接放弃了语言解释,对着杨眉就是恭敬一拜:

“唯老师马首是瞻!”

好家伙!

杨眉当时就乐了,自己也没有什么“王霸之气”加身啊,怎么这俩直接纳头就拜?

一个是后世传说中最会趋吉避凶,堪称上古百晓生的神兽。

一个是血海里的老祖,后来创造阿修罗族、立阿修罗教,号称血海不干、冥河不死。

这俩牛逼人物,怎么上来就对自己纳头就拜?

我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罢了……

“行了。”

杨眉叹了口气,道:

“你们若真想来玉京山,那就来吧。”

二人一言,顿时大喜:

“多谢老师!”

说罢,杨眉带着两人就开始空间跳跃,瞬间便原地消失……

良久以后,伴着一声沉闷的钟响,空间片片碎裂,面色不甘的太一从中现出身形。

他似乎一直都在这里,只不过是用混沌钟遮掩了身形气机罢了。

“白泽……”

太一咬咬牙,兄长帝俊可以大度地放过白泽,但他却不愿就这么放走叛徒!

可是,现在怎么办?

“白泽这个贪生怕死之徒,有本事你就来与我做个了断啊!托庇于杨眉道友门下,算什么祖麒麟幕僚……”

太一恨恨地收起了头顶的混沌钟,只能打道回府。

毕竟,纵然他突破了准圣,手执先天至宝混沌钟,成为了鸿钧以下第一强者,可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还是不敢上玉京山闹事堵门……

这起令妖族恶心至极的叛逃事件,白泽凭借趋吉避凶的本事,成功逍遥法外。

……

玉京山。

“玉京山的灵气还是这么令人心旷神怡!”

带着两个小跟班回到玉京山上,杨眉快乐地吸了几口纯净的先天灵气。

“果然是道祖洞天!”

冥河震惊地感知那充盈且纯净的先天灵气,再望向那满山遍野的各种积年仙药,仙药间甚至还点缀着不少先天灵根。

微微山风吹拂而过,带来了浓郁且清新的药香。

嗅得这生长了数十个元会的仙药所生药香,哪怕是修得大罗极致的冥河道人,也不禁头脑清明,连法力运转都加快了一丝!

冥河敢说,若天天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就算是资质再差的后天生灵,也能取得不俗的修炼速度。

看着,嗅着,冥河忽然嫌弃起自己的老窝来了:

那至污至秽的血海比之玉京山……那根本就不能比!

这一刻冥河真的萌生了搬家的想法!

至于白泽……

白泽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些东西上,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栖息于山林间的那些仙禽灵兽。

看着它们快乐的生活画面,白泽张大了嘴,仿佛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

“这些……是凶兽?”

白泽愣愣道:

“他们的血脉很纯粹,没有三族的血。”

“对啊。”

杨眉点点头:

“玉京山自开天第七个元会之后就一直处于封闭状态,这里的鸟兽都是纯种的凶兽,龙凤麒麟三族的血脉没有侵染过它们。”

“没有三族的血脉!”

白泽忽然感慨起来:

“这恐怕是洪荒仅存的纯血凶兽了!”

杨眉想了想,道:

“应该是这样,没错。”

白泽的感慨是发自真心的,他经历过当年三族肆意赐予凶兽以血脉的时代,连他自己都是被麒麟族赐予血脉的凶兽。

因此,他自然对这些没有三族血脉的纯血凶兽颇为感慨。

“若是有可能,弟子真想在此教导它们修行仙道……”

白泽饱有深意地叹了口气道。

杨眉却没多想,笑道:

“反正我也没有闲心教它们,你要是愿意,帮我教导一番也好,我这空荡荡的玉京山正缺些童子呢。”

白泽目光一闪,立马接口道:

“那弟子就在此长住了,待它们修仙有成,弟子再走不迟!”

嗯?

杨眉奇怪地看了看白泽:

为了躲妖族,你还真是想尽了办法也要长住玉京山啊……

等等!长住玉京山?

杨眉心思一转,心头坏笑一声:

行,那我就满足你!

……

“认清楚了,这座紫霄宫是鸿钧当年住的地方,不过现在归我放书了。”

杨眉给这两个寄宿学生介绍了一下山上景物。

这引得了两人的激动之心,毕竟这可是“圣人故居”啊……咦?好像我们连圣人现居都去过,故居也不算啥……

哦,那没事了。

介绍完后,杨眉便道:

“你们二人在山上也不好白住,这样吧,往后我写书时,你们就帮我造纸产墨,以及把写好的文章分门别类地放好……”

这工作不算难,两个学生恭敬地答应了。

在这之后,杨眉便重新开工,写起了这九千年讲道的经过,并为鸿钧与其六个亲传弟子的传纪续章。

历史进行到哪里,杨眉就写到哪里,这些书是写不完的……

而两个寄宿学生每天则亲手造纸制墨,供给杨眉写书使用,并每天将杨眉写好的内容分门别类地放好。

日子虽不多彩,却也是从未有过的充实与安宁,这让两人沉醉其间,渐渐淡忘了三族的厮杀、俗世的勾心斗角。

仿佛他们从来就是这玉京山上的书童,为老师杨眉照料起居。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意外的话,或许两人便就这么平淡且悦愉地生活下去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