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红花白藕青荷叶,七宝妙树与金莲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274字
  • 2021-10-19 23:20:56

本来吧,其实杨眉都已经快踏上太极金桥了,但左想右想又觉得有哪里不对。

于是下意识地回头往紫霄宫里望了一眼:

好家伙,六个亲传弟子一个都没出来!

见猎心喜的杨眉当即意识到,这或许是一段可以被写入史书的隐秘情节……

杨眉立马一手拉住冥河,又一手拉住白泽,强行拖着两个有些害怕冒犯到鸿钧的小跟班脱离长队,重返紫霄宫。

结果一进来就听见了鸿钧此言:

“……为师便帮你们炼制几件特殊的先天灵宝。”

炼!制!先!天!灵!宝!

我听到了什么?!

芜湖!给我也整一个!

杨眉惊喜万分,拖着两个跟班就飞速冲了过来……

此时紫霄宫中倒也没什么外人,杨眉与鸿钧的交流自然就随意起来,不复讲道时的刻意庄重。

“道友,你看我都诞生几十个元会了,也还是没有一件先天灵宝,你这……”

杨眉双手一摊,明摆着哭穷!

鸿钧笑骂:

“好伱个杨眉,找我哭穷来了?”

但不管怎么样,鸿钧还是点头同意了:

“也罢,你且等着,我先帮他们炼,炼完再给你炼。”

“行!”

二人间的轻松气氛,实在是让六个亲传弟子大开眼界,白泽与冥河也心中震惊:

杨眉道友(老师)竟与师父(老师)如此亲近!

看来七十多个元会的交情果然不浅……

鸿钧转头回来,先对三清道:

“你们可曾收集过先天灵根?”

啊?

三清一愣,灵宝弱弱道:

“老师可是要用先天灵根来炼宝?”

“自然。”

鸿钧答道:

“我先前讲道时提过,先天灵根可用来炼制先天灵宝,你们可还记得?”

众人瞬间想起了讲道之时,鸿钧所提及过的相关知识点,于是恍然大悟。

可是,为什么是我们自己出先天灵根……

众人暗自腹诽。

先天灵根这种开天辟地时并不算珍惜的东西,虽然因为经历了三族的时代而灭绝了不少,但目前依旧很多,三清与女娲曾经也收集过一些。

可是在本次鸿钧讲道之前,谁知道这玩意还能炼制先天灵宝的啊?

但凡是找到的灵根,基本都被他们给啃了,毕竟有意识栽种灵根的神圣,除了镇元子之外,目前还真没几个人……

而西方二人组则不同,他俩本体就是灵根,没事收集别的灵根干嘛?

况且西方地脉被罗睺损伤了之后,西方灵根基本都枯死了,上哪收集去……

三清思索良久,元始忽然灵光一现,欢喜道:

“我记得昆仑山上还有一株莲花,把那莲花拆了,应该够给我们三人各炼一件宝贝吧?”

鸿钧笑了笑,伸手破开空间,又虚抓了一下,便见他手中多出了一株两人多高的莲花,全须全尾,连藕都被完整地挖出来了!

三清认出这就是昆仑山上的那株先天灵根,不由心中惊讶:

穿破空间很简单,大罗都可以做到,但在天外天隔着一层混沌,却还能精准定位到昆仑山的莲花,那难度系数可就高破天际了!

这就是混元大罗金仙的手段吗?

众人心生向往……

“一株灵根通常只能炼出一件法宝,因为其中法则只有一两条。”

“但若真要一株灵根炼出三件法宝,倒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三样法宝一体同生,所以会一损俱损……”

鸿钧意味深长道:

“你们确定要这样炼吗?”

太清没说话,只点点头。

元始正色道:

“请师父就这般炼法!”

灵宝更是笑道:

“岂不正好?我兄弟三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法宝亦是如此,妙哉!”

鸿钧点点头,拿出一方大鼎,杨眉认出这是当年乾坤老祖的宝贝:

【乾坤鼎】!

睹物思人之下,杨眉颇有些神伤……

乾坤鼎作为乾坤老祖的法宝,自然不仅仅是攻防法宝,它的根本功效是【返本归源】,淬炼出鼎中之物的精华,例如当年乾坤老祖拿着它满洪荒乱杀,炼出了无数三族精血!

只见鸿钧把莲花分作三份,一份红花,一份白藕,一份青荷叶,而后一同丢入鼎中炼制。

片刻后,鸿钧忽然问道:

“你们要什么形制的法宝?”

太清想了想,道:

“拐杖。”

玉清想了想,道:

“如意。”

上清想了想,道:

“宝剑!”

三人言罢,鼎中即喷出三样法宝,红花炼制的扁拐落入太清之手,白藕炼制的三宝玉如意落入玉清之手,青荷叶炼制的青萍剑落入上清之手。

正是:

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本是一家!

三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三件法宝也如三人一般,一损俱损。

真的妙哉!

杨眉面色古怪,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封神之战时,三兄弟大打出手,怒而火并。

已自称“通天教主”的灵宝道人拿着青萍剑,被两个哥哥拿着扁拐和三宝玉如意暴打,最后一个不小心,被参战的准提道人用七宝妙树刷烂了青萍剑。

此战过后,三清彻底分裂,而太清和玉清的法宝,应当也随着上清的青萍剑一起灰飞烟灭了……

等等!

杨眉突然想起来,那七宝妙树听着似乎也是植物炼宝,莫非同样是出自鸿钧之手?

正在他这么想着时,准提道人忽然上前,一咬牙直接把自己的一只手给折断了下来!

嘶!

不仅杨眉,除了接引之外的每个人都震惊地看着准提:

比狠人还狠,你是个狼灭啊!

准提拿着自己的断手,虽然断掉的胳膊上又飞快长出了一只新手,但这似乎有损本源,所以准提脸色有些苍白:

“弟子西方实在穷苦,只能用一部分本体……”

“你要什么形制的?”

鸿钧也给他吓了一跳。

“原型树枝就好。”

准提答道。

鸿钧颇有些嫌弃地拿起断手扔进乾坤鼎,片刻后飞出来一柄流光溢彩的树枝。

接引也上前,沉默的他也是个狠人,切了一部分本体就递给鸿钧。

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俩都是狼灭!

鸿钧嫌弃地炼制片刻之后,飞出来一朵金色莲台,好家伙,接引这是把本体薅秃了吧……

“师父,我……我没有灵根……”

六个亲传弟子中,只剩女娲没炼宝了。

可女娲想破了头,也记不起自己家里有什么灵根,而自己的本体也不是灵根……

“不碍事,有缘人帮你找好了。”

鸿钧一笑,直接伸手又破开空间,一抓便抓出了一株葫芦藤,上面还有六个葫芦,只是看情况,藤上应该长了七个葫芦才对,还有一个刚刚被摘走了。

嗯?刚刚?

……

西昆仑地区。

陆压道人呆滞地看了看手中刚刚摘下来的葫芦,又看了看前面那空无一物的山壁。

如果他没有记错,那里应该有一株先天灵根葫芦藤才对,藤上还结着六个他没来得及摘的葫芦……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