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纪传体通史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270字
  • 2021-10-11 11:04:11

有状态的写书,是一件令人享受的愉悦工作。

杨眉写得很起劲,种种古史秘闻统统被他详细记录了下来,若是谁能通读此书,那他就能成为一个“洪荒百晓生”!

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书注定不可能以原版姿态出现在后人的书桌上……

杨眉也是在写完之后,冷静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

“坏了!这书我敢写,但没人敢看啊!”

想想看,一部详细纪录了众圣之师鸿钧道祖黑料的史书,就算鸿钧自己心大,不在意。

可他的六个徒弟和未来的徒子徒孙们,又怎么可能容忍这样一部“诋毁”祖师爷的“野史”广为流传?

不出所料的话,这书有望成为洪荒第一禁书……

我敢写,你敢看吗?

很明显,没人敢看,而且也看不着,禁书还敢私藏?

真当鸿钧的门人不会搞个“挟书律”啊……

杨眉陷入了沉思:

“一本注定没有人看的书,还有必要写下去吗?”

书的价值,就在于被更多的人看见、学习,一本注定传不出去的禁书,有必要继续写吗?

杨眉忽然犹豫起来:

“要不,还是割了吧……反正上辈子写小说的时候,太监是家常便饭,习惯了……”

割了吧!

反正也没人看,你写它干什么?价值何在?

似乎有一个无形的人在诱惑他:

【没有意义的书,写它何用?反正后人也不需要知道这些过于久远的东西,况且鸿钧道友的形象就应该伟光正,你何必非要把他的黑料挖出来?】

【鸿钧道友待伱不薄,照顾了你几十个元会,还教你知识、修炼方法,恩情大过天地,你何不投桃报李,在笔墨尺寸上放他一马!】

【这对他好,也有利于你们之间的挚友关系啊,更免得后人骂你是白眼狼……】

不!

“这不是报恩该有的方式!”

杨眉斩钉截铁地反驳了这个听起来不错的提议:

“道友于我是有大恩,此生难报,但历史就是历史,真实就是真实,它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我怎能擅自主观改写历史?”

“此背道弃德、有损良心之事,吾不取也!”

一言既罢,那无形之人冷哼着消失了,但悠悠之声却犹在杨眉耳边:

【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这辈子就守着你这堆没人看的书过日子吧……】

杨眉目光微闪:

“你是谁?也敢来迷惑我!”

【你可是道祖,哪有什么人敢迷惑你啊?】

那人忽然再次出现,这次它有了一个清晰的形象。

杨眉努力看清了它的模样,骇然发现,那面露嘲笑的对方竟然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

杨眉忽然浑身一振,惊讶的他四处乱看,却发现自己还在那堆史书跟前,什么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神秘人,什么相互对话,其实都并不存在!

从头到尾,都只是自己自言自语罢了……

“这是我的……三尸吗?”

杨眉若有所思。

这思考没有结果,最终只化为一道深长的叹息……

还要写下去吗?

杨眉只思考了一瞬间,便彻底坚定了下来:

“写!继续写!”

“不仅要写出一个完整的鸿钧道友,我还要写出真实的六圣、妖族、巫族、人族!”

写都写了,还能太监吗?必不能太监!

不仅不能半途而废,还得一条道走到黑,把能写的人都写上……

“不论有没有人看,既已动笔,便无法半途停止,唯有完本成书罢了。”

杨眉咬了咬牙:

“现在没人看,未来也没人看,那就一直等到下一个未来……未来,总有人能看,总有一个时代能让所有人毫无忌讳地看!”

等!就是了。

早已习惯了漫长孤独的杨眉,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与等待的耐心……

而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写出更多的人,杨眉也便当即准备动笔:

“前世史书文体,有【纪传体】、【国别体】、【编年体】等分类。”

“之前的三族时代,我用了【国别体】,分别写一族历史,而现在主要写的是各路先天神圣,则正好适用【纪传体】。”

“那就在三族史后面续写一部【纪传体通史】吧!”

纪传体,即为写作人物传纪,不仅可以写出人物的各种特点,树立完整人物形象,更可以通过人物的经历来以小见大,侧面描绘宏大的历史事件。

后世第一部,也是最著名的一部纪传体通史,便是司马迁所写的《史记》!

而现在,杨眉打算抢了这个第一……

(司马迁:在?版权费交一下。)

(杨眉:笑死,我在你之前,要交也是你给我交!)

杨眉开始写书。

这第一个要作传的人物,自然就是鸿钧了:

“鸿钧者,先天元气化形(非蛐蟮),生于开天辟地第一个元会,定道场于玉京山,于山中创出仙道文明,是为道祖……”

……

紫霄宫中,最近气氛特别奇怪。

负责服侍鸿钧的金童玉女傻傻地看着自家老爷:

“嗯,这段写的不错,是实话……”

“嗯?!好你个杨眉,这也敢写,贫道的形象有这么险恶吗?”

“……”

鸿钧时而满意地点头,时而又皱起眉来,时而更是气得跳脚,整个人激动无比地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完全就是个神经病……

金童玉女脑子升级之后,果然灵活了不少,眼见老爷形象全无,纷纷不敢多看:

眼观鼻,鼻观心……唉!这块地砖真好看,方正得玄妙,方正得可爱,四四方方,就像块地砖一样……

(地砖:你俩搁这搁这呢?)

不提装瞎的俩童子,只说失态的鸿钧。

鸿钧如此失态,自然是因为看见了杨眉写的东西,作为天道代言人,他早就能把神念接入天道,借助这个无处不在的至高意志,来监控洪荒全境。

洪荒对于鸿钧,没有秘密可言!

只要鸿钧愿意,他甚至能知道某个小妖十八辈祖宗的一切情况,你内裤什么颜色的,他也知道……

因此,杨眉写了些什么东西,鸿钧每个字都知道,毕竟谁不好奇别人是怎么写自己的呢?

(热知识:唐太宗李世民就很好奇史官起居注里是怎么写他的,然后就开了一个坏头,后来皇帝都兴看起居注了……)

鸿钧看了看杨眉那狠厉的笔下文字,面皮忍不住一抽:

“杨眉啊杨眉,也就我敢这么放纵你了,这要是换个人,你连人带书都别想剩下……”

虽然鸿钧觉得这书有损自己形象,但身为道祖,这点气量还是有的,只要你敢写,我就敢出版!

但是,有没有人敢买敢看,那鸿钧可就不敢保证了……

“也罢,你爱写就写吧,只是千万别让我的徒子徒孙们见着……”

鸿钧轻叹:

“也不怪你用笔狠辣,毕竟据实作史,就是你自己选择的大道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