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帝江:放学别走!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282字
  • 2021-10-06 23:20:22

自此,第一次紫霄宫讲道结束。

本次讲道历时九千年,比起开天以来的七十余元会的漫长岁月,其实并不算是多长的时间。

所讲课程,其实也不是特别深入,至少在【修仙】一科上,还有一个准圣境界没讲到。

【语文】一科上,也才堪堪教了不到五千个仙文,相比于鸿钧造化玉牒上的足足一万三千个仙文,还差得远呢。

更别说鸿钧哪天要是心血来潮了,又造上几万个仙文,那才是真的令人头秃……

不过不管怎么说,此次讲道都是极其成功的,传道于洪荒的目的已经初步达到了。

这标志着先天神圣们的“九千年义务教育”正式完成,至少听道者中没有文盲了,连当初纯文盲的十二祖巫目前也能使用一两千个常用仙文,堪称是仙道文明传播的大发展……

“十个元会后,紫霄宫会再次开学。”

“而现在,放学!”

随着鸿钧授意金童玉女二人的高声宣布。

纵使有再多的遗憾与不甘,学生们也只能遵命,以六个亲传弟子为领路人,三千余听道者排成一字长蛇阵,依次从紫霄宫门口鱼贯而出。

众人踏上太极金桥,万般不舍地回头看了紫霄宫一眼。

“如果有的选,贫道真想一辈子都留在天外天里时时侍奉老师,再不去纷乱的洪荒中提心吊胆……”

不知是谁忽然一叹,短短一句话,便发出了无限的感慨。

众人也心有凄凄,紫霄宫中的日子远比分裂的洪荒来得安宁与祥和,不必每天担忧生死,也不用借助漫长的闭关时间来消磨无趣的岁月。

在紫霄宫中,有鸿钧老师的谆谆教诲,也有同学间的嬉戏打闹,更有种种有趣的课程。

空洞而乏味的神仙日子,终究还是比不过充实而有趣的求道岁月!

但是,人总是要成长的,他们不可能像傻乎乎的金童玉女一样永远赖在紫霄宫不走了,纷乱而充满希望的洪荒天地才应该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鸿钧老师的仙道,可还指望着他们去洪荒上发扬光大昵……

在回望了紫霄宫一眼后,众人沉默地穿过太极金桥,进入了洪荒与天外天之间的混沌区域,身影悄然消失在金桥上,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

此情此景,仿佛也在预示着他们未知的命运……

阵列很快就到了最后的一段。

前面的人都已经从太极金桥走入混沌与洪荒,终于轮到杨眉了。

杨眉也回望了一眼,但他不是在望着紫霄宫,他的目光洞穿紧闭的宫门,与宫中高台上那个好友平静地对视了一眼。

而后转过头来,大踏步地走上金桥,进入了未知的混沌,他默默一笑:

“道友,紫霄宫太小,洪荒世界太大,世界这么大,我怎能不想去看看啊……”

……

门口的金童玉女见杨眉也离开了天外天,不禁皱起眉来,问起了台上的鸿钧:

“老爷,二老爷为什么也和那些人一起走了?他不喜欢紫霄宫吗?”

鸿钧只笑了笑,道:

“他还年轻,怎么能在这空荡荡的天外天中久留呢?”

“这紫霄宫,终究不适合人居,它太远了,也太高了,高得只有证道的圣人能长久居住。”

“而他证道的路子已经被我抢了,世上只能有一个证得【遂古传道】的圣人,若让他去证【继往开来】之道,他的身份又不合适……”

听到这里,玉女没怎么明白,金童却似懂非懂:

“所以,二老爷此生是证不了道了?”

鸿钧无奈道:

“那也没办法,总不能让他去证【兴灭继绝】之道吧?想要兴灭继绝,那就要等到我与六位弟子们都陨灭之后,可我们一旦成了圣,又怎么会死呢?”

“所谓的【兴灭继绝】之圣,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良久,鸿钧一叹:

“去洪荒游历也好,免得陪着我这么个再也没什么用的老棺材瓤子在天外天等死……死?怎么死?呵……”

金童玉女齐齐懵逼,目前还加载着人工智能1.0版本加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些过于深邃的概念……

“罢了!”

鸿钧皱起眉来:

“距离下次讲道还有十个元会,闲着也是闲着,还是研究研究该怎么给你们俩升级一下脑子吧!”

人工智能2.0版本研发工作,正式开始!

……

当杨眉踏着金桥穿过混沌之后,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大海!

一切的一切,一如九千年前那般熟悉……

这时,不知是哪个文艺小青年抒情了一句: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杨眉一愣,忍不住接口道:

“记忆中你青涩的脸……”

文艺小青年:???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杨眉后面的十二祖巫也走出了金桥,再后面又跟上来了一两百号人。

当所有听道者都走出来之后,那贯穿混沌的太极金桥也化为本体太极图,一卷一收,便遁入虚空混沌,再也不见了踪影。

而随着太极图的失踪,那方被金桥贯穿的两界通道也瞬间隐去,仿佛它们从未存在过,紫霄宫听道也是众人的一场大梦罢了……

众人见此,怅然若失。

三千多人齐聚于东海尽头,这是一股足以改变洪荒的庞大力量!

太上等六位亲传弟子虚空而立,在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齐声道:

“诸位道友,今朝一别,我等便要十个元会之后再见了。”

“临别前,贫道六人替师父向诸位道友祝愿一句,望道友们前程似锦!”

众人闻听此言,心中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前程似锦?谁能有你们六个那样前程似锦?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他们六个亲传弟子的命运已经与其他记名弟子完全分开了……

一思及此事,隐于人群中的鲲鹏就恶狠狠地瞪了红云一眼:

明明应该是我先的!我才应该拜老师为师!

虽然很是恼火,但鲲鹏多年的心境也不是白练的,之前确实是有些迁怒于人了,补课是自己愿意的,关人家红云什么事?

说起来,这事儿还真怨不得人家红云。

鲲鹏想了许久,心绪还是安定了下来,不再怒火攻心地想捶烂红云的狗头。

但不爽就是不爽,是以鲲鹏向红云冷哼一声,第一个离开了此海域……

有了鲲鹏带头,众人便也各自散去,离家九千年,不知家里是何光景,有没有什么变故?

归乡之情愈深的众人一一离去。

只是在某些向来骄傲的三族后人将要离开时,却愕然发现,十二个祖巫兄弟姐妹们隐隐把自己给包围了……

“帝江,伱们想干什么!”

一头被围住的蛟龙大声喝问。

帝江残忍一笑,完全没有了原始人般的懵懂,他与弟弟妹妹们冷笑道:

“要是我没记错,你们几个先前在出成绩单时,曾经笑话过我们吧?”

放学别走,有仇报仇!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