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甲木修仙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313字
  • 2021-09-26 23:53:24

一切事罢,鸿钧带着先天甲木再次回到了玉京山上。

一落脚,立马就有个年轻赤袍道人迎了上来,直接高呼:

“鸿钧老祖洪荒无敌!斩杀罗睺,讨平三族,威加天地,实乃天地久候之明主也!”

好家伙,一通马屁拍上来,连先天甲木都对其赞了一声,如此人才,真乃先天第一马屁精化形是也……

鸿钧嘴角一抽,无奈道:

“陆压老友,何必如此?”

这人正是当年鸿钧在离地焰光旗中发现的陆压残魂!

不过,时隔几十个元会,残魂早已孕养完整,并从旗中化形而出。

平日里他都在山上别处闭关清修,鸿钧这次与先天甲木出门降伏罗睺时,他正好闭关没醒,便也就没有告知他……

鸿钧叹道:

“陆压老友不继续闭关,如何又醒了?”

陆压闻言,立马恭维道:

“老祖先前与那罗睺一战,打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在下哪敢再闷头苦修?只盼得老祖归山,及时前来迎接!”

这谄媚的模样,连先天甲木都快看得犯恶心了,很难相信这么个货竟然就是封神逼王……

鸿钧咳嗽一声,问道:

“既然陆压老友已醒,且如今三族本部已经覆亡与隐世,剩余残部也不再自认三族,老友于洪荒可随意遨游,再不必担心追杀,何不下山去享受大好时光?”

这话中的逐客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但陆压却好似没发现一样,自顾自道:

“山下哪有山上好?有老祖在此,在下便甘之若饴!”

“且再造之恩大如天地,陆压实在无以为报,只盼老祖收我为徒,好叫我日夜侍奉老祖……”

口区!

先天甲木都快恶心吐了,这货还是早点滚蛋去吧!

君子所见略同,鸿钧也实在受不了,摇头拒绝:

“你我实无师徒之缘,陆压老友还是赶紧下山享乐去吧!”

说着,鸿钧直接运转空间神通,把还要再拜的陆压一袖子传送到了远方,比昆仑山还要遥远,在昆仑之西方……

拜师不成,怀恨在心又不敢真的干点什么的陆压,只好就地找了个山头隐居,决定以后要寻个机会好好恶心恶心鸿钧!

后来,因其不入鸿钧玄门,又不愿自降身份拜师三清等鸿钧弟子,于是世称其为“西昆仑散仙”!

当然,这是后话。

……

送走了恶心的陆压,先天甲木直接吐槽:

“道友,你不是以前说开天首批生灵都生性骄傲,不会甘于人下的吗?怎么这家伙……”

开天首批生灵的骄傲呢?就这?我特么都比他有骨气!

面对先天甲木的吐槽,鸿钧叹息着摇头:

“他不是陆压。”

“啊?”

“陆压早已死在了三族的绞杀之中,这个人仅仅只是拥有陆压部分记忆且继承了【陆压】之名而已,那点残魂孕育出的新生灵,早不是当年的陆压了,你指望他有几分开天首批生灵的骄傲?”

“止增笑耳!”

鸿钧说罢,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罢了,天道对我言说,让我再等七八个元会,等洪荒人口恢复些之后,再开始讲道,一共三次讲道,讲罢了,便算我证得遂古传道之行,可以成圣。”

啥?

先天甲木大惊:

“要三次讲道全结束了,伱才能证道成圣?按后世的说法,你那会儿都该合……”

咳!

先天甲木忽然想到了什么,最终没有透露出鸿钧合道的事情,这些东西最好还是由鸿钧自己悟得为好,否则可能会对鸿钧的道途有损。

但它还是对鸿钧三次讲道后才能成圣的说法表示了惊讶。

它不说,鸿钧自然也就没问它后半句想说什么,只是笑道:

“什么时候证道,对我而言,又有何区别呢?我距离【圣人】不过差一个元神寄托天道罢了,圣人该有的法力神通,我一样都不缺!”

先天甲木于是也就释然了。

也对,该有的都有了,无冕之圣,那也是圣啊!

当今洪荒连个准圣都没有,鸿钧这么一尊混元大罗金仙,不论摆在哪里都是无敌的代名词,他所差的,只剩完成人生目标,实现人生价值了……

“那这七八个元会,你要闭关吗?”

先天甲木好奇地问。

鸿钧摇摇头:

“不必了,我已经修无可修,还闭关干什么?”

“那……”

鸿钧笑道:

“我准备整理一番讲道时需要讲的东西,把各项文明成果分门别类,制定分期的教学内容,每次讲道具体该讲些什么……”

“讲道还需要教材吗?”

先天甲木心中好奇连鸿钧讲道都要准备教材,等到紫霄宫讲道时,是不是还要一人发本练习册,定期随堂测验,还有期中考试、期末考试、升学考试,中考、高考、考研……

它越想越兴奋,然后把这些奇思妙想全都告诉了鸿钧。

鸿钧本身也没想好讲道应该怎么讲,毕竟这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以往从来没有讲道这个说法。

而先天甲木的奇思妙想对他而言犹如雪中送炭,越听眼睛越亮,心头早已把这些东西推演了许多遍……

最终得出了结论:

“道友所言,我悉知矣!讲道之法,我已有眉目!”

先天甲木闻言大喜:

好家伙,未来紫霄三千客前来听道时,面对各类考试等骚操作,估计会直接一脸懵逼吧?

啧!

光想想就觉得好玩……

正这时,鸿钧却笑道:

“不过,这些东西先不急,我有两样东西要趁此机教给你!”

啊?

先天甲木一愣,不是还在考虑怎么给未来听道的人整些骚操作吗?

咋个忽然就扯到了我身上,这是要我先体验一下上课考试的感觉?

好家伙,小丑竟是我自己!

先天甲木顿时就像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萎靡了下来……

“道友何故如此?”

鸿钧抚了抚胡须,紫袍一抖,席地而坐,又把甲木小盆栽放在地上,一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眼熟的玉片。

不是造化玉碟又是何物?

鸿钧把造化玉碟也放在地上,以圣人法力在其上续写更多的仙文!

只见他笔走龙蛇,写字完全不需要思考,远胜大罗金仙时半天写一笔的龟速。

不多时,玉碟本以满是仙文,却让鸿钧又在空隙中添了许多字,粗略一数,新添之字起码有一万以上!

“道友,接下来我会教你这些新的仙文,七八个元会,就看你能学会多少了!”

啊?又要学字?

先天甲木满心愁苦:

“学仙文到底有什么用啊?我已经学会了三千还不够吗?”

“不够。”

鸿钧严肃道:

“仙文之用,你未来便会知道,总之你学的越多越好!我怎会害你?”

“并且……”

鸿钧又一笑:

“若道友你学得又多又好,我便教你修仙!”

修仙?!

先天甲木大喜,连忙把枝条挥了挥,信心满满地保证:

“这有何难?尽管教!我要修仙化形,太久没有腿,我都快忘了怎么走路了……我要去洪荒到处走走!”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