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魔祖出山,大劫终起!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378字
  • 2021-09-22 18:52:51

“一个伟大的文明若要灭亡,将会有哪些特征出现?”

须弥山上,罗睺一袭黑裳,浑身凶厉煞气出奇地消隐了下去。

此时的他,不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魔头凶徒,反而像极了一名潜心授徒的名师。

而他的两位学生,一人面色蜡黄,天生一副愁苦之色,仿佛在为天下纷乱的生灵血战而悲伤。

另一人面容富态,脸色平静,颇为有种宝相庄严之景。

这两人,正是化形后的准提道人与接引道人……

接引道人目光复杂地看向面前静坐提问的罗睺:

此人生性凶厉,宛然天生灭世之人,上山的几十个元会以来,灭杀生灵无可计数,肆意残杀,堪称罪该万死!

但是,却又正因为此人的倾囊相授,这才让自己兄弟二人脱胎换骨,从灵根之躯修成大道法体,免却了亿万载苦修……

接引没有应声,独自为世上生灵愁苦。

“回魔祖,弟子不知。”

准提道人并不像接引一样容易自闭,生性禀持利己主义的他不仅回应了罗睺的问题,还自称为“弟子”。

罗睺颇为赞赏地看了准提一眼:

“你很不错,比接引强多了!”

“魔祖谬赞了。”

准提面色不变,虽自称为弟子,但依然称罗睺为魔祖,以表明自己对罗睺的双重态度。

“也罢,既然你不知,那本座便为尔等解答。”

罗睺正色道:

“文明将亡,总是表现为从内部开始混乱。”

“上等的王者,会想方设法地解决内部矛盾,从根本上延续文明。”

“中等的王者,会压制内部矛盾,并想方设法转移部分矛盾,这样虽不治本,但是治标,至少暂时可以让文明的局势好看一些。”

“而下等的王者,则毫无头脑,一时血勇,便全势压上,与同样强大的敌人打一场付出远大于收获的愚蠢的战争,而在此时,一直伺机而动的潜在敌人便会趁势而起,瞅准其毫无防备的虚弱时段,一击致命!”

罗睺说到这里,又问:

“你们认为,三族老祖是哪个标准的王者?”

接引依旧埋头不语,而准提却若有所思,良久才答道:

“回魔祖,弟子以为,三族老祖属于下等的王者,一时血勇,引得三族大战,从而生灵涂炭,并即将被魔祖这般敌人抓住机会,一招致命……”

这话对罗睺有些许讥讽之意,但罗睺并不在意,只点头又摇头:

“三族老祖并非一开始就是下等的王者,他们原本也还算中流,大战也一直被限定在小范围之内,既可转移内部矛盾,又可不至于伤筋动骨,手段玩得花哨的很。”

“但天道的劫气与煞气却使得他们从中等王者变成了下等的王者,如此,方有灭族大祸!”

准提听罢,忽问:

“弟子有一事不明,魔祖为何不直接覆灭三族,而是要等劫气使三族先内战后外战,打得虚弱之时再动手?以魔祖修为,恐怕不论三族有没有内耗都非您敌手吧?”

虽然让他们先内斗削弱一番更便于罗睺将之覆灭,但这样一来,未免也太拖时间了吧?

一次性尽早解决,不好吗?

“小儿胡言!”

罗睺虽然被这个比较直接的马屁拍得很舒服,但还是冷笑道:

“伱以为三族很弱吗?”

见准提不解,罗睺索性对这个足不出户的老宅男科普起来:

“三族老祖崛起已有数十个元会,如今修为丝毫不逊于我,且三族嫡系中仅与四位老祖一线之差的强者少说也有上百人,真要齐心协力共抗于我,本座也无计可施……”

这可真不是罗睺妄自菲薄,而是事实如此。

三族老祖如今的修为距离证道仅差一步,足以比肩准圣巅峰,哪怕罗睺也不敢轻试锋芒!

虽然他们在鸿钧以仙文创造天道之后就已经失去了证道的可能性,但修为依旧冠绝洪荒,在鸿钧尚未证道的时代中,他们就是四座不可能被推翻的大山……

老祖们已经走到了极限,于是又开始培养嫡系子孙,在资源的无限倾斜之下,本就血脉天资极强的嫡系中涌现出一大批强者。

经过了一整个龙凤时代近六十个元会的积累,嫡系中能比肩准圣巅峰的强者虽然一个都没有,但比肩准圣初期与中期的强者却一点也不少。

粗略估计,三族加起来起码也有一百个!

这是一股几乎无法被外敌击败的力量,除非鸿钧证道……

当然,还有一种比较简单的方法,就是内乱!

后世历史中有太多的强大国家,它们在当时无法被任何外敌击败,但最终无一例外都亡于内乱。

(例如,德三帝国用了一百多个师也消灭不了的伟大联盟,最后竟在一个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与一个非蠢即坏的末代领袖的努力下,轻易地分崩离析……)

强大的先天三族自然也逃不过这条铁律!

“若要灭亡三族,便必须使之内乱,因为能击败他们的力量只有他们自己……”

罗睺半是唏嘘、半是冷漠的感慨,落在准提与接引的耳中,却变成了另一种含义。

一直刻意闭嘴的接引道人不自觉地喃喃道:

“每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若能战胜自己,则举世无敌矣……”

准提也若有所思:

“只有自己能打败自己……人非败于他人,不过败于本心罢了……”

你俩在说啥?

罗睺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是这么教的?你俩的脑回路可着实有几分清奇啊……

咳!

罗睺故意咳嗽了一声,道:

“好了,本座此番便要下山去了!”

“魔祖要走便走,这须弥山乃是你的道场,何必报于我等?”

罗睺的咳嗽让两个思维逐渐玄学起来的的道人重新回到现实,接引再次闭嘴,准提则摇头轻叹:

“只盼魔祖早些回山,再多多教诲于我兄弟二人……”

却不料罗睺忽而大笑,直笑得两人一头雾水。

他笑罢便正色道:

“本座此去,应当是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

这下不仅准提震惊,连接引也微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我罗睺一生行凶无数,但我从不后悔,只是有些遗憾。”

罗睺双目深邃:

“人之一生,必要留下几分痕迹,方可自诩活过一世,而我罗睺殒命之后,也唯恐再也留不下烙印于天地。”

“往后这须弥山便是你们的了,只盼你二人清扫旧迹之时,不要完全磨灭本座之迹……”

罗睺看着发愣的二人,笑了笑,又大喝一声:

“剑来!图来!”

轰隆隆!

霎时地动山摇,须弥山崩开一方裂缝,喷涌如地龙升天的地脉元气冲出了五道血红色的煞器!

四剑一图,经了一整个大劫劫气与煞气,以及西方地脉的孕养,它们已经完全配得上“非四圣不可破”的名头。

但五宝这一出世,却严重损伤了西方地脉,以须弥山为中心,西方大地天地灵气逐渐溃散,大量灵根仙草纷纷衰败死亡……

“罗睺!!!”

接引准提目眦尽裂,却只见罗睺卷起滔天煞气,携五宝扬长而去。

仅留下一声声疯狂的大笑!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