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诛仙剑,弑神枪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139字
  • 2021-09-16 00:57:05

鸿钧大意之下失了恶尸,为了避免被反噬,便彻底闭了死关,意将尽快攒足修为,好再斩两尸,待三尸尽斩,便不怕被恶尸反超了修为。

因为恶尸无法证道成圣,充其量将来两个准圣巅峰互殴,演化出所谓的道魔决战!

而鸿钧闭了死关,这便让先天甲木有些郁闷:

得!

本来还指望鸿钧陪自己聊天,讲讲他在洪荒上的见闻呢,结果人家直接闭死关,这还搞个毛啊。

先天甲木叹息一声:

“行吧,我还是继续种地来得充实些。”

想了想,它调动起愈发壮大的神识,重新开始了自己持续几个元会的种田工作:

采种、播种、催芽,三个流程宛若行云流水。

若问它的流程为什么这么丝滑,只消一句回答:

唯手熟尔……

在先天甲木的努力下,玉京山向着洪荒药材批发基地的目标逐渐接近!

……

须弥山上。

罗睺在不知为何将两株灵根掩藏起来之后,便在须弥山上布置了各种阵法。

恶尸与本体一体双生,鸿钧会的,他自然也明白,区区阵法,并不算什么难事。

阵法一成,整座须弥山便诡异地消失在原地,低于罗睺修为者,万难寻到此地!

“先布阵法遮掩道场,免得有杂鱼闯入。”

罗睺淡淡地坐于山巅,忽然又将手呈爪状,虚抓了一把。

轰隆!

山体突兀地剧烈震动,吓到了不远外一直颤抖的两株灵根:

这凶人究竟要干嘛?

罗睺没有理会它们,只把手爪向上一提。

轰!

须弥山坚实的山体裂开一条大缝,顿时引得八方地气混乱,周边本来还在享受岁月静好的凶兽们在惊恐中被地气吞噬,凡是与须弥山沾边的地脉所及之处,生灵皆死伤无数!

连山上的两株灵根也差点被翻腾的地气给喷死,所幸有罗睺事先所设的法力屏障保护,于是有惊无险……

“来!”

罗睺喝斥一声,便见山体裂缝中飞出一团久受地气滋养的矿物。

罗睺得了此矿,便又催动法力将裂开的山体合拢,并顺手梳理了一下混乱的地脉。

如此做完,须弥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地脉周边死去的无数生灵在默默倾诉着方才的死亡……

“它们,死了……”

两株灵根看到了一切,这是它们生平第一次看到有生灵死去,那死亡所带来的沉寂,让它们呆滞了许久。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愤怒之下,菩提树忘却了危险,以神识质问罗睺,十二品金莲也十分激动,二者颇有与这凶人拼了的架式。

“嗯?”

罗睺惊讶于它们的大胆,但并没有生气,只淡淡道:

“想,便做了,蝼蚁而已,本座杀了就杀了,你待怎样?”

这霸道的言论,惊得两个单纯的意识说不出话来。

想,便做了?

世上怎会有如此邪恶之论!

“你……你会后悔的!”

十二品金莲憋了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呵!”

罗睺不屑:

“我如何会后悔?本座可是魔!极恶之魔!”

魔?

这个词汇首次出现在洪荒大地上,并进入了两株灵根的见识之中,它们将会永远记住这个词……

……

罗睺并没有多理会它们几句,随口应付之后,便抓着那块须弥山下的神矿,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放出炽热的魔火,不断灼烧神矿,最后提炼出一团奇异的矿液。

这矿液并非金铜之物,甚至不属五行之中,很难界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罗睺并不在乎这些,他把矿液提炼出来,并掺入了自己出逃这一路上所摄取的三族精血与元神。

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在这个年代,每一个三族成员都是正而八经的先天神圣,在虽比不得开天首批生灵,但也绝非后天生灵可比。

它们的精血元神若放到后世巫妖时代,都算是无价之宝!

而罗睺却用这种珍物来掺入矿液……

“分!”

罗睺一声令下,那团血红色的矿液便分为六份,其中四份化为宝剑模样,另一份则化为方形图纸,最后一份最多,化为了一柄长枪!

做到这一步,便算是完成了大部分,只剩最后一个步骤:

罗睺再次虚抓,从虚空中抓出了一团熟悉的乱麻!

他也不在意这团乱麻里包含了什么法则,只大把从中撕扯。

一撕,三十九根法则!

罗睺撕了五把,分别以特殊的形式炼入四把宝剑与那图纸。

又一撕,四十五根法则!

罗睺将之丢进了长枪。

不是他不想多抽几根法则,而是材料所限,容不下更多的法则。

并且……

忽有一道至高意志降临,严肃地警告了罗睺一番!

罗睺无奈解释了几句,那意志这才离开:

下不为例!

“切!小气。”

罗睺撇撇嘴,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六件法宝上:

法则已经分别融入其中,每道法则化为一道禁制,得了法则,便使这六件法宝份属先天!

后世划定,四十条禁制以下者为先天灵宝,四十条及以上者,则为先天至宝。

四剑与阵图各有三十九道法则禁制,为极品先天灵宝!

长枪独得四十五道法则,为先天至宝!

“四剑分别为【诛仙】、【戮仙】、【陷仙】、【绝仙】,阵图为【诛仙剑阵】,长枪为【弑神】!”

好一串凶煞无比的名号!

见得至宝出世,之前还愤怒的两株灵根如同被泼了冷水般,再不敢说话了……

……

在罗睺炼制法宝之时,同样有一道至高意志警告了正在“闭关”的鸿钧一番!

而鸿钧却并无反应,就像根本没听见一样……

只是他忽然抿了抿嘴,面容似笑非笑:

本体控制不住三尸?

这话也就骗骗先天甲木这种修炼小白了,作为三尸证道法的创造者,鸿钧怎么可能留下如此巨大的漏洞!

那么,鸿钧为什么要故意和恶尸演这么一出戏呢?

或者说,他是演给谁看的呢?

天道?先天甲木?还是说先天三族?

或许都是,又或许都不是,更或许他只是演给自己看的……

可是,谁知道呢?

真正的老阴逼,往往是一名优秀的演员,他不仅要演到别人相信,更要演到连自己都相信,方可不留一丝破绽。

嗯,道友说我在后世的形象是个老阴逼,那一定是因为自己的演技还不够好,未来还需多多进步……

鸿钧笑了笑,彻底把心境放平,开始真正的闭关苦修。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