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罗睺竟是我自己
  • 玉京山上的树
  • 琳贾
  • 2391字
  • 2021-09-15 21:04:11

“何为圣?”

先天甲木的沉思之时,鸿钧依旧不依不饶,语气严肃地追问。

先天甲木这才反应过来,于是想了想,拿出了自己思考出的答案:

“遂古传道为圣,继往开来为圣,兴灭继绝为圣,凡引领文明者皆可称圣!”

鸿钧闻听此言,不觉目光微滞,这个定义正合他的教化大道!

“圣……”

鸿钧忽然点点头:

“道友所言甚是,此境便称为【准圣】。”

“待我扫清洪荒乱局,证得遂古传道之业,便称为【圣人】!”

圣人之论,自此初现于洪荒!

……

议定了圣人的境界称呼,鸿钧在树下盘坐,不再与先天甲木相谈。

先天甲木也清楚,自己即将见证又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见证洪荒历史上第一个准圣的诞生:

只见鸿钧默运玄功,便自顶上生出三朵青莲,青莲外罩玄光,奥妙无穷,实乃其精气神所化。

此为三花!

三花立定,又有五道彩气自鸿钧胸中升腾,五气分别对应五行,彼此盘盘绕绕,相生相克,并隐隐有一方五行天地于其中沉浮生灭。

此为五气!

鸿钧苦修十余元会,终是修得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为仙之极致,不堕灾厄,不染红尘,更具不朽金性在身,是以称为【大罗金仙】!

待三花五气齐聚之后,又有一方金华庆云升起,庆云托起三花五气,一吞一吐,似成一丹丸之形。

此半成之丹丸,便是鸿钧一生道果显化!

“斩!”

鸿钧忽而低喝,右掌虚斩,只见体内一团元气被斩出,稍聚了些四方灵气之后,落地化为一黑袍桀骜青年。

“我乃恶尸,名……”

桀骜青年滞了滞,眼珠子一转,继续道:

“吾名【罗睺】!”

先天甲木:?

发生甚么事了?怎么回事?

先天甲木一头雾水地望向鸿钧,希望他解释解释,为什么要给恶尸起这么个晦气的名字……

却不想,本体鸿钧也是一脸懵逼,似乎是对此毫无预料。

“呵!鸿钧老儿,本座从此再不受你节制,多谢,多谢!”

恶尸罗睺哈哈大笑,原地卷起凶煞之气,瞬间便远遁而去!

“不好!恶尸叛逃了!”

鸿钧大惊失色,连忙追赶出去,只把懵逼的先天甲木丢在山顶,独自风中凌乱……

几个时辰之后,先天甲木才见得鸿钧归来,只是他两手空空,一脸的无可奈何。

显然是没捉到恶尸。

“道友,你这是……”

先天甲木都快傻了,没听过三尸还能叛逃的啊!

鸿钧哀叹一声:

“是贫道疏忽了,早知道就该给它加上几层禁制……”

禁制?

先天甲木一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后世那些斩三尸的修士,无一不是将三尸寄托于先天灵宝之上,可鸿钧方才却是直接凭空斩出恶尸,难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于是先天甲木便向鸿钧提出此问。

“唉呀!”

谁知鸿钧听罢,竟一脸懊悔:

“贫道怎么就没想到呢?先天灵宝内蕴法则禁制,以灵宝为三尸寄托,即可将之困住!”

“早知如此,我应先炼上几件法宝备用的……”

……

谁也没想到,洪荒历史上首次斩三尸,竟是以失败而告终!

嗯,其实也不能叫失败,因为鸿钧已经实打实地斩出了恶尸。

虽然修为还是大罗金仙,但境界上限却提升到了一个大罗金仙难以想象的程度,只是花时间积累一下法力,便可顺利抵达这个恐怖的上限。

自此,洪荒史上第一名准圣诞生!

即便过程不是很完美……

鸿钧懊悔地坐在树下,叹道:

“往后贫道收徒传法,一定要百般告诫后人,凡是斩尸,皆需有先天灵宝作为寄托,切不可重蹈我之覆辙!”

原来斩尸需要先天灵宝的规矩是这么来的啊?

先天甲木恍然大悟,前世看小说时,它就总觉得疑惑,突破准圣属于自家修为之事,为什么非得要个外物来作为依凭?

原来,斩尸本身其实并不需要先天灵宝,灵宝只不过是一层保险,目的是给三尸套上法则禁制,免得叛逃……

“所以,这就是道友你寻遍洪荒也没找到罗睺的真正原因吗?”

先天甲木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鸿钧花了一个元会的时间,把洪荒都差点给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的魔祖罗睺,竟是来源于他的恶尸。

搞了半天,原来罗睺竟在我身边!

(鸿钧:罗睺竟是我自己!)

……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先天甲木心生感慨,向鸿钧担心地问道。

丢了恶尸,鸿钧的修炼该不会受到影响吧?

“无妨。”

鸿钧叹息一气:

“恶尸仅是我的杂念,无损我本体修炼,接下来我需要闭关数个元会,将修为提升到境界上限,成为名副其实的准圣。”

“然后,再寻找契机斩出善尸与执念尸,尽快三尸俱斩,抵达准圣巅峰……”

“为何要这么着急?”

先天甲木有些不理解,修炼虽然重在勤苦,但也不能只顾勇猛精进,一张一弛,才是修行正道,鸿钧不会不懂这么浅显的道理。

果然,只听鸿钧无奈道:

“我如何不想缓缓图之?只因那恶尸罗睺失了约束,而他又不需要斩三尸,其境界提升几乎没有上限,若是他炼得比我快,岂不是主次颠倒,他强于我,势必要反噬本体!”

“贫道没得选了……”

鸿钧叹息着,一脸的愁苦,像极了后世的经典接引道人形象。

只是在愁苦之余,他眼中却古井无波,似乎并不在意叛逃的罗睺,与愁苦表情相比,显得有些古怪……

当然,菜鸡一般的先天甲木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它只是觉得鸿钧倒霉:

能让三尸叛逃,估计他也算是整个洪荒史上的唯一一人了……

……

一道漆黑煞气自玉京山开始,一路西遁,途中偶遇凶兽或三族之人,便顺手摄走其精血与元神,直接导致三族风声鹤唳,连三族老祖也出来搜寻了许久。

只可惜煞气早已飞速遁走,三族老祖也只能无功而返,又疑心是哪位开天首批生灵所为,于是把矛头对准了散居洪荒的先天神圣们,闹得神圣们很不愉快……

罗睺这一出世,就搞了个大新闻!

但罗睺并不在意,其它生灵的死活与他何干?

杀了就杀了,有种你就带人来堵本座……

煞气最终抵达了西方地界,这里的三族势力并不多,比较适合他扎下大本营。

须弥山上,自鸿钧走后,终于又迎来了一人!

“此地,便为我道场吧。”

罗睺在山顶冷笑了几声,一身凶煞血气吓得旁边两株灵根直发抖……

“嗯?有灵智了?”

罗睺诧异了一下,望了望颤抖的菩提树与十二品金莲。

两株灵根心头直呼要完!

被这么个凶人发现了,今儿个怕是要道消身殒,化形未成身先死,常使鸿钧泪满襟……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凶人并没有一巴掌拍死它俩,而是半嫌弃、半保护地将二者用法力护住,并掩藏起来。

何意?

两株灵根没明白,只觉得这凶人似乎并不是那么丧心病狂。

……

(这章有个伏笔,不知道有没有书友看得出来。)

【狗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