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损失一个亿

第40章 损失一个亿

传说中就是传说,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怀仁蹙了一下眉。

“两千万!”

“陆洺,钱能仗势,有种你继续跟!”

铁定了陆洺就是仗着林远山在旁边壮胆,才喊出这个价。

不过至少旁边的人被压下去了,这件东西非他莫属。

陆洺拿起面前的打火机把玩着,漫不经心的生出了三个手指头。

“三千万!”

“五千万!”

张怀仁毫不示弱的继续跟,旁边的人是大气都不敢出,看两个人表演。

“八千万!”

陆洺再一次开出惊人的价格,旁边的林远山你是急得额头上冒冷。

不知道陆洺今晚是怎么了,居然对一块石头这么感兴趣。

就在此刻,入口处传来一阵沸腾。

“大小姐,这边请!”

工作人员带着岳馨进入大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娇俏的身影吸引,包括张怀仁。

岳馨波光流转的美目在大厅里面环视了一圈,落在陆洺身上。

眉头微蹙。

“大小姐,给您留的位置在这边!”

工作人员指了一下陆洺旁边的一个空位,这好巧不巧的安排,让张怀仁极度的不爽。

“岳家大小姐可真是绝代风华,经营古玩店的手段不要惹王老板。”

“没错,遗憾的是,外面传言和下人有染,不过是外表靓丽而已。”

“我也听说了,据说岳家的那个下人叫陆洺,是那个狗贼陆涛的儿子。”

“就是卷款一个亿跑掉的那个?”

“可不是吗?”

“父子俩怕都是一个货色。”

听到下面人的议论,岳馨眼中闪过了一道冷光,眉头微蹙。

冰冷的眼神扫视了刚才说话的几句,议论声戛然而止。

张怀仁总算是听出了猫腻,嘲弄的看着陆洺。

“哟!陆洺,我说你咋跟这么疯,原来是仗着有岳家大小姐的裙带关系,古缘堂拿得出这笔钱,既然这样咱们继续!”

“一个亿!”

张怀仁再次跟拍,陆洺没有说话,而是侧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岳馨。

“大小姐好!”

“看来我来晚了,好像错过了好戏!”

岳馨优雅淡然的一笑。

下面的人终于是理清楚了关系,原来这个疯狂跟价的人居然就是岳家的下。

传说中和岳家大小姐岳霖有染的人。

“古缘堂真是有钱,能让一个小白脸如此胡作非为。”

“关键是岳家大小姐喜欢,咱们就看看热闹不就得了吗?”

“就是哪来那么多逼话?”

张怀仁一脸得意的看着陆洺。

“陆洺,还要跟吗?”

“既然张公子这么喜欢这件东西,那我就成全张公子,不跟了。”

一块鸡血石一个亿,他还没有愚蠢到这个地步再去跟价。

张怀仁脸上尽是得意。

“岳家的一条狗,敢跟我们张家斗,不识抬举。”

“大家都看到了吗?终究只是下人小白脸,不敢跟了。”

陆洺并没有因为这些侮辱的话而生气,依然笑着品着面前的茶。

能够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和这些蝼蚁一般的人没有什么好争的。

岳馨气的面色发白,陆洺却转头道。

“大小姐,不必和狗一般见识。”

“陆洺,我……”

岳馨和陆洺对视,想要说什么可看到陆洺清澈而带几分清冷的眼眸,即将出口的话又卡在了喉咙里面。

“瞧瞧这两个人的眼神!”

“看来外界的传言没错,真是不知廉耻。”

又有议论声响起,不过台上主持人的声音将议论声打断。

“一亿一次,两次,成交!”

“哈哈哈!”

“古缘堂也不过如此,居然一个亿都跟不上还来拍卖会?”

张怀仁得意又讽刺的开口。

旁边的人纷纷上前祝贺。

“张公子,真是恭喜!”

“张家是珠宝世家,岂是一个区区古缘堂可以相比的。”

“一个下人都能充当鉴宝大师,看来古缘堂的气数已经尽了,我前几天听说一批假珠宝赔了不少钱呢!”

张怀仁闻听此言更是笑的开怀。

“哈哈哈!”

“陆洺,看来你也是浪者虚名,连古缘堂的名声都保不住,我要是你,撒泡尿把自己给浸死算了。”

说完之后兴奋的上台,接过礼仪小姐手中的原石,接受着所有人的庆贺。

就在此刻。

陆洺慢悠悠的起身,端着面前的酒杯走到张怀仁面前。

斜眼看向他手中的原石。

“张公子,真是恭喜,这块鸡血石的确是两千年前的藏品,但是里面的成分是鸡血朱砂,在南非流传有镇邪作用。”

下面的人听到这句话愣住了,过了几秒钟有人开口提问。

“这原石里面不是翡翠?”

“不应该是鸡血翡翠吗?”

陆洺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冷漠的扫视了所有人一眼。

“鸡血翡翠?”

“在南非部落,鸡血翡翠不过是一个传说,只因为能够镇邪,才有如此美誉之称,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翡翠。”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张怀仁原本兴高采烈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由于慌身体已经开始颤抖。

“这不可能!”

“陆洺,你他妈瞎说!”

“呵呵!我是不是瞎说,评委席上这么多鉴宝师,你可以让他们鉴定一下。”

陆洺说完之后,将杯中的酒倒在地上,如同祭奠亡魂一般。

“恭喜张公子损失一个亿。”

“不过张家有钱,不在乎这一点,只是不知道老爷子知道后,会不会气出心脏病。”

说完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

张怀仁颤抖捧着那块原石走到评委席上的鉴宝师面前。

经过一番鉴定,的确如陆洺所说,不过是一块鸡血朱砂。

张怀仁完全失去了富家公子哥的形象,回头愤然伸手指着。

“陆洺,你他妈敢阴我?”

“一个亿对张家算不得什么,但是老子今天算是记住你了。”

若不是陆洺一个劲的跟拍叫价,他根本就不会损失这一个亿。

不是钱的事情,而是他张家古玩世家的名誉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完全忘记了当时是他咄咄逼人,用激将法激怒陆洺更价,试图压掉所有的跟拍。

“呵呵!”

“我这也是成全,还请张公子笑纳!”

这话更是气死人不偿命。

张怀仁气得当场喷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