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钱能仗势

第39章 钱能仗势

“六十五万!”

隔壁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是张怀仁,全场立刻沸腾了起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宝贝,居然能拍到五十五万的价格?”

“我看东西普通的很,就是两个人杠上了而已,这小子真不是抬举,敢跟张公子斗,也不看看这谁的地盘。”

林远山伸手拉了一把陆洺,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继续。

年轻人好斗气盛可以理解,可这东西不值钱没有这个必要。

“一百万!”

陆洺毫不犹豫的再次开口。

之前在台上体内能量耗尽,真视眼弱到了极致,和顾家又有约定,要修护金丝玉衣,必须增强自己的能力。

林远山没能陆洺阻止再次提价,一脸无奈的听着周围人更加肆无忌惮的嘲笑和议论。

“这小子真特么傻!”

“看这身打扮能拿得出一百万?我估计在脑袋多少有点问题。”

就在这时,隔壁传来张怀仁低沉而讽刺的声音。

“哪个眼瞎的狗居然开出这个价,老子今天就见识一下这个狗眼不识珠的东西。”

“也没几个跟老子走!”

冲着保镖吆喝的一声。

在浙城,他们张家也算得上是四大家族,谁不敬几分?

和自己较劲的不管是,今天都别想讨着好离开这里。

带着身边的八个保镖逐渐靠近陆洺这边。

当他看到报价的是陆洺,边上的愤怒顿时变成嘲笑。

“哟!林先生,你怎么也在呀?”

“张公子,幸会!”

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林远山起身打了个招呼,冲着旁边的位置坐了个请的手势。

“要不张公子坐下来,咱们一起共同赏鉴如何?”

张怀仁眉头皱了一下,并没有回答林远山的话,阴寒的目光扫向旁边的陆洺。

“和林先生同台共赏,我看也就算了,我只想知道刚才报价的是谁?”

“我!”

陆洺淡漠的吐出一个字,斜眼都不看一眼张怀仁。

全身锋锐气息暴露,强大的气场让张怀仁不由倒退了一步。

仔细打量之下,眼前的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居然敢跟他抬杠。

“你他妈谁?”

“我是谁不要紧,你若是不服气也可以继续跟拍。”

“我还没你这么傻,既然你拍出了一百万老子成全你。”

原本这东西就不值钱,刚才也不过是想彰显张家的气势。

现在这傻子一百万接盘,自己甩手还来不及,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多谢张公子割爱!”

“张公子,我来介绍一下,这回是著名的年轻鉴宝师陆洺。”

林远山为了不让陆洺和张家夙仇,立刻站起身开口介绍。

“哈哈哈哈!”

“鉴宝师陆洺?”

“林先生,我要没猜错这名气一定是你捧出来的,有什么样的师傅必有什么样的徒弟,这话是说的真不假。”

张家和林远山一向不友好,张怀仁暗中认定刚才的台阶是林远山暗中一手策划,想让他打脸而已。

接着走到陆洺面前,用一种极度讽刺的口气开口道。

“陆洺,把破珠子当成宝贝拍,你也受得起年轻著名鉴宝师这个头衔?”

“既然你这么厚颜无耻,一会儿咱们两个来较量一下如何?”

“真是可笑!”

“就是,这小子真特么不长眼,张公子可是浙城古董世家继承人,见过的古董比这小子吃过的盐还多呢!”

张怀仁话音刚落,旁边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多异人生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怎么较量?”

陆洺面部改色的依然品着茶,仿佛旁边所有难听的议论都和自己无关。

“很简单,接下来出场的宝贝很特别,你能鉴定得出具体的函克量,就算你赢。”

“没兴趣!”

陆洺果断拒绝,他对张家没有任何兴趣,只对台上的珠子感兴趣。

“一百万一次,两次,落锤!”

“啪!”

穿燕尾服的主持手中的锤子落在桌子,礼仪小姐将珠子送到陆洺面前。

陆洺刚将珠子握在手中,一股清凉的气息被手心逐渐吸入体。

体内内力增强的速度惊人。

陆洺表面却不动声色。

“不是没兴趣,我看你是怕!”

“人狗有别,谈不上怕!”

陆洺淡漠的回答,刚才张怀仁说话如此难听他不一般见识,当他好欺负?

张怀仁被激怒。

“你骂谁呢?”

“谁对号入座骂谁!”

陆洺口气轻挑,更适当张怀仁差点没有气的吐血。

“陆洺,你……”

“各位嘉宾,接下来出场的宝贝有些特别,出自于南非洲墓穴。”

刚准备发火,台上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被吸引。

两个礼仪小姐捧着一个警察到达台中,主持人打开锦盒里面出现一块形状怪异的石头。

“各位,这原本只是一块毛石,但居然被墓主人陪葬,高达两千年之久。”

“可见这个东西不是一般毛石,定有着惊人的价值,起拍价一百万。”

“南非古墓里面的毛石,该不会是血钻翡翠原石,之前听说过。”

“那只是传说,根本就没有的事。”

“这可说不准!”

“能够在古墓里面放上两千年,这东西必有它的珍贵之处。”

下面的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陆洺蹙眉,打开真视眼随便瞟了一眼,却发现这件原石倒有几分意思。

张怀仁看到他聚精凝神盯着台上的毛石,心中一紧。

这一件东西他要定了,但必须让旁边的人跟不起价格。

于是开始激将陆洺。

“陆洺,敢不敢和我跟拍这件宝贝?”

“有何不敢?”

陆洺收回目光,脸上似有似无的嘲笑,更是让张怀仁不爽到了极点。

“两百万!”

“四百万。”

“我开六百万!”

旁边的人纷纷开始跟拍,台上的那件原石一下子被抬到了六百万。

张怀仁看都不看旁边人一眼,而是侧头看着一直不吭声的陆洺。

“该你了!”

陆洺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

“一千万!”

下面顿时鸦雀无声,没想到这个傻子出口就是一千万,谁也不想再跟拍。

如果是古玩还可以年代和品质,可眼前的是一块毛石看不出价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