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来自叶雄的示好

第31章 来自叶雄的示好

“你真的有把握?”

陈如峰走到陆铭面前,还是有点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呢?

估计换做任何一个鉴宝大师来,都不敢像是陆铭这样夸下海口吧!

人力有时穷,眼力也是如此,不可能一次错误都不出的。

“陈先生若是再絮絮叨叨下去,影响了我的心态,那可能就真的会出问题了。”

陆铭微微一笑,目光落到那批古董之上。

眼中一丝精光闪烁,所有古董的信息,映入心头。

“清代白瓷瓶,价值五十万,真品。”

“明代宫廷玉,价值一百二十万,真品。”

“清代宣德炉,价值未知,仿品。”

“唐代青花瓷,价值未知,仿品。”

……

各种各样的信息进入陆铭的大脑。

一次性分辨如此多古董的真假,对于陆铭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消耗。

全部看完之后,陆铭的脸上,肉眼可见的掺杂上一丝苍白之色。

但这一丝苍白之色,看在有心人的眼里,却是心虚的表现。

“哼!这个废物,头顶冒汗,脚步虚浮,连脸色都变了,废物就是废物!”

岳霖得意洋洋的扬起脑袋。

一旁不远处的陈如峰,看到陆铭这个模样,一时间也有些担心。

“陆小兄弟,你没事吧?”

陈如峰赶忙走上前来,出声询问。

“没事,麻烦陈先生安排几个人来,帮我分拣一下,我已经基本确定了。”

陆铭笑着摆摆手。

头脑之中一阵阵的眩晕感还在不断传来。

陆铭甚至怀疑,若不是自己被岳家摧残过很长一段时间,意志坚定的话,估计现在就会马上晕过去。

统计下来,这里一共有三十八件古董。

在陆铭的指挥之下,分成两批,其中一批,被贴上赝品的标签。

至于另外一批,则是被陆铭认定是真品。

“等等!”

陈如峰一边看着那些工人搬运古董,看到最后,突然叫住那些工人。

“怎么了?”

那几个正拿着一个蛐蛐罐准备放到真品之中。

“陆铭,你看看这个,你确定这东西是真的?”

陈如峰望向陆铭,似乎是在确定一些什么。

"陈先生如何认为这是假的呢?"

陆铭没有回答,反而出声反问。

“一般年代久远的蛐蛐罐,其包浆应该是残缺不全的,但是你看这个蛐蛐罐,包浆圆润,若真是出土的古董,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如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这也是判断古董真假的常识,更加是第一步。

分辨外观,然后看的才是工艺以及材质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面前这个被陆铭认定为是真品的蛐蛐罐,很明显就新的很,那种浑圆的感觉,让陈如峰看到的第一眼,就开始怀疑这蛐蛐罐是否是现代产物。

“陈先生果然是好眼力啊。”

陆铭赞叹一声。

第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东西,陈如峰不愧是专门干这行的。

但陈如峰看到的,只不过是表面而已,并没有看到其中的本质。

“叶老板,能否请您帮个忙呢?”

陆铭来到叶雄面前。

从刚才陆铭开始挑选古董之后,叶雄就一直双手抱胸看着。

从一开始的玩味,到后来的震惊,再到现在的木然。

身为浙城最大的古董拍卖行老板,他的眼里何其的毒辣,很快就看出经过陆铭手的,几乎所有真品都被拿了出来。

其中甚至有好几件他自己都分辨不出来真假!

“陆铭,你又想搞什么?”

王兰皱眉,一声不满的呵斥。

“我和叶老板说话,闲杂人等退开!”

陆铭不屑冷笑,看也不看王兰一眼。

“陆铭!你想死是吗?”

岳霖撸起袖子,就要走上前来教训陆铭。

真是反了天了,陆铭居然敢吼王兰?

之前在岳家,陆铭面对自己,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现在胆子肥了,还敢对岳家话事人如此训斥了?

“嗯?”

岳霖刚走上来,叶雄一个瞪眼,眼中的森冷之意,让岳霖浑身发冷,又退了回去。

暗中吃瘪,只能是在心中将陆铭骂了个狗血淋头。

“陆小兄弟,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只要是我能满足的,我都一定满足。”

叶雄随后看向陆铭,刚才等着岳霖之时的那种冷傲眼神瞬间收敛,转变成和煦的微笑。

从刚才陆铭挑选古董他就可以看到出来,他又一次看走了眼。

这个陆铭,的确是个人物!

“给我一张最细的砂纸,越细越好。”

陆铭开口。

“你这是,想要打磨那个蛐蛐罐?”

叶雄眉头微微一皱。

要砂纸的话,古缘堂里面多的是,平日里鉴定古董怎么会没点准备。

之所以陆铭要问他,也是在征求他的同意,这毕竟是他的东西。

单单是这一手,就让叶雄对陆铭的评价,再次上了一个台阶,这真是一个张弛有度的有为青年!

“是的,刚才陈老板也说了,这个蛐蛐罐的包浆不对劲,根据我看,这个蛐蛐罐很显然是被后期人为修复过的,被当做仿品来贩卖,实际上,这可是个宝贝啊。”

陆铭点点头。

“是吗?”

叶雄眼睛一亮。

说起这个蛐蛐罐,他还真是有点印象,记得当初被收来的时候,他还骂了那个手下掌柜的半天。

结果没想到陆铭居然说这个蛐蛐罐是真品!

“陆铭,你又想搞什么名堂,就算这个蛐蛐罐是真的,你轻易打磨,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赔得起吗?”

王兰眼看情况不对,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快步走上前来。

“王老板,我现在正在和陆小兄弟说话,请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叶雄冷冷一声呵斥,便彻底堵住了王兰的嘴。

同一时间,也有古缘堂的工作人员将一片细细的砂纸拿了上来。

“小兄弟轻便,就算真的损坏了,也没关系,无伤大雅。”

叶雄笑着,对陆铭说道。

这就等同于是给陆铭一个绝对的权力,让陆铭放手去做。

此时就连陈如峰也有些痴呆了。

叶雄在浙城的地位,是众所周知的。

能让叶雄如此对待的,整个浙城也找不出一手之数!

他现在开始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竭尽全力的拉拢陆铭。

不知道现在拉拢……会不会太晚了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