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赘婿亲爹坑了三年!

第1章 被赘婿亲爹坑了三年!

“姓陆的!滚去把本姑娘的拖鞋给我拿过来。”

豪华的大别墅内,一个侧躺在沙发上的慵懒女子正惬意地吃着樱桃。

噗!

樱桃核被她随意吐在地上,宽松的睡袍裹着春光,一片雪白,夺人眼目,与她精致的长相不相称的是,她脸上总是带着倨傲。

“马马上!”

慌忙而卑微的应答从沙发后传来,陆洺忙放下自己手中擦地的抹布,起身一路小跑,躬身将拖鞋拾起,再双手捧送到岳霖身前。

“二小姐,您的鞋!”

见陆洺竟是站着跟自己说话?

还不懂规矩?

岳霖脸色瞬时僵住,怒色升起,顺手抓起一抽。

啪——!

电视机遥控器猛地就抽在陆洺的脸上。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给本姑娘送东西,你得跪着!”

“跪下!”

突如其来的怒喝与疼痛,让陆洺嘴角微抽,心头无名怒火蹭的一声被点燃,但人在屋檐下,得低头!

更何况,只要熬过今天!

捧着拖鞋的陆洺慢慢跪下,努力保持着顺从,顺便的,他又将遥控器捡起放回茶几,只只是内心的那股不甘让他紧咬牙关。

望着眼前温顺的男人,岳霖脸上露出了满意笑容,她倒是不急着穿鞋,而是就这么赤脚踏在了男人的头顶上反复揉搓,满脸戏谑。

“陆洺,你可是记住了!你不过就是我岳家的一条狗,乖乖听话才有活路,知道吗?”

那白嫩滑腻的脚掌踏到头上其实并不难受,或许换个男人来他还会格外地享受,若有若无的香气钻进鼻子足够将人挠得心痒痒的。只是他现在没有这种想法,岳家带给他的屈辱也容不得有这种心思。

“是…!”陆洺沉声应答,声音有些冷。

“父债子偿,你那废物老爹拿了我岳家一亿跑路,你这辈子就是当牛做马,也得还回来.!”

“今天算是给你脸,敢再有下次无视尊卑……”

喝到一半,突然,当的一声,别墅二楼的房门打开,大小姐岳馨走了出来,立在二楼,扫了二人一眼,并无过多神色。

似乎对教训陆洺的事,她已经见惯了!

仅是看向岳霖嘱咐道:

“小霖,该换衣服准备走了,今天是江宸公子的生日,别忘了他很中意你,赶紧去换个好看的衣裳!”

“好呢,马上!”

听到自己姐姐这番话,岳霖立马换了一副面孔,笑嘻嘻地跑上楼去,与岳馨一番撒娇后,便径直前往独立衣帽间挑选衣物。

岳馨,古董世家岳家的长女,与妹妹的刁钻跋扈不同,她除却一副绝美容颜,还有着冰山总裁的气质。

裙下若隐若现的长腿格外晃眼,礼服勾勒着曼妙身姿,风情万种!

她静静地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陆洺,眼睛里是难以掩饰的失望,那一片丹唇微启似乎是要说些什么,但却只化作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叹。

岳馨总是会在岳霖骂陆洺骂得极为难听的时候出来,不管这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陆洺对于岳馨倒是没有像岳霖那么痛恨,但是这也不代表岳馨她无辜。

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陆洺这才慢慢站起身来,随手拿着抹布甩进水桶里,来到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陆洺的额头还有些红,是刚才被遥控器砸的,望着自己镜子里疲惫的脸,他有些许的恍惚。

今天是7月12号!

陆洺仿佛又听到了自己父亲在临行前跟他说的话:

“儿子,记住今天,7月12号,三年后咱们在那块地旁边见面。”

三年的谋划,就在今天!

五年前,陆洺父亲陆涛,凭着长相俊朗,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带着陆洺入赘了本地的专做古董生意的岳家,陆洺那时候不过才13岁。

入赘的人地位低,13岁的陆洺跟随父亲一样,受尽嘲讽,本来应该作为姐姐保护他的岳馨和岳霖反而是把他当做下人使唤。

四年前,陆洺的眼睛被瓷瓶的碎片刺中,险些瞎掉,恢复旧伤的陆洺,却意外发现自己眼睛有了不一样的地方。

他可以看到不同物品的信息和价值,只是这样的能力很不稳定,一天多次使用就会头疼。

三年前,他偶然看到一块价值一亿元的地皮,显示三年后就可以升值到十亿元!

陆洺仅仅只是把这个一个消息当做闲话告诉了父亲,可父亲却意外兴奋。

刚取得王兰信任的陆涛,拿走一亿,同陆洺做好了约定,然后消失不见。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陆洺深吸一口气,强压住自己心头的激荡。

就在今天!

等到岳馨和岳霖离开之后,他就马上逃离岳家!

“你很闲啊。”

岳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房门,她斜倚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空手从卫生间出来的陆洺。

“大小姐……”陆洺连忙站定。

“去把我的玛莎拉蒂擦了。”岳馨似乎早就等着他了,沙发边甚至已经放好了水桶和擦车的专用工具。

只是岳馨依旧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那种倨傲的眼神如针一般刺到陆洺的心底。

陆洺暗下定决心,等到今天父亲重逢之后,这些年他所遭受的屈辱,他定会加倍奉还!

擦完车后,两姐妹来后院取车,岳霖临走前不忘给了陆洺一耳光。

“做狗的,看好家,要敢跑,等我回来,有你好受!”丢下狠话,岳馨两姐妹驱车离开别墅。

见她们离开,陆洺眼皮微跳,心头激动,头也不回的丢了手里的东西,一路狂奔!

只是陆洺心里有疑惑!

今天怎么会没有保镖看着自己?

玛莎拉蒂车上。

“姐,你说那小王八蛋真会跑?”

岳霖露出得意的笑容:“正好让他跑,只要能靠着他逮住他父亲,咱们这计还真就成功了,到时候可以有理由再打他一顿……”

岳馨装作认真开车的样子没有接岳霖的话茬,但是脑海里却浮现出几年前陆洺刚来家里,明明还很小却执意要在骚扰自己的混混面前保护自己的样子……

跑吧,若是你真的能成功逃走,那我也祝你有新的人生,岳馨静静地想着。

陆洺压根就不知道,他身上早已经被安装了定位器。

柳华街三十二号,曾经的那块地皮,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商业街。

陆洺气喘吁吁赶到,心头澎湃!

开始等待自己父亲。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直到完全入夜,商业街重新归于寂静,陆洺在满心失望中恍然大悟。

“那老杂种真拿着一亿跑了?”

夜晚的大街空荡荡,陆洺颓然地走在路边。

“呲——!”

突然,一辆商务车在他身边急刹停下,四个彪形大汉窜出车来,一人一拳就直接将陆洺打倒在地。

“小杂种,钱都没还完就想跑路?”

陆洺马上分辨出来这是岳家主母王兰的声音!

然而还不等他出声说话,那四个大汉便继续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打个半死就可以了,让这个小杂种长点儿记性。”

王兰坐在车里面,冷漠地看着车外,陆洺低声的哀嚎断断续续传入她的耳朵里,她的嘴角却慢慢勾起。

直到陆洺被打到神志不清,被人扔垃圾一样丢进了商务车的后备箱。

不知过了多久。

陆洺的意识越发模糊,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可突然间,一股暖流突然从他双眼迸发而出,原本疲惫的大脑像是瞬间得到了放松。

随后这一股暖流开始流向四肢百骸,温养着因为毒打而受到损伤的身体。

将陆洺扔进地下室关禁闭的保镖压根就没有发现,陆洺身上的伤口已经自己开始了快速的愈合,而皮肤上那些青紫的痕迹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