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黑色银色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169字
  • 2021-10-25 22:26:39

江峰接过金簪子一瞧,簪子脏兮兮的,好似刚出土一般,表面还有黑色花纹缠绕点缀。

“是金子咬一下就知道了。”旁边有人说道。

江峰将簪子向那人一递:“你咬?”

那人立即连忙摆手,尴尬的道:“这表面脏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我可不敢。”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江峰摇摇头,这玩意表面脏兮兮的,还擦不掉,任谁也不敢通过咬能证明。

谁知旁边苏木一瞧簪子,不禁轻咦一声,从江峰手中接过来仔细一瞧,脸上露出怪异之色。

“有什么不对吗?”江峰问道。

苏木将簪子又看看,这才道:“这簪子还真是古董,至少有三百年历史了!”

旁边人见苏木说的煞有其事,还以为他调侃青年和中年男子,又都笑起来。

“你这簪子从哪里得到的?多少钱买的?”苏木问那名出售簪子的中年男子道。

“武家园,只花了几十块。”中年男子疑惑的回答道。

他见苏木表情凝重,隐隐感觉不对,这个警察不像是开玩笑,难道还真是古董?

苏木知道武家园,哪里聚集了许多古玩爱好者,平时交流买卖,是个挺大的古玩市场。

他不懂古玩,也看不出字画古董什么的值钱不值钱,但因为身负鉴定术,却能一眼看穿一件古玩的年代。

刚才看簪子,就施展了鉴定术,发现这簪子竟然有三百年历史,也就是说这簪子是真古董。

鉴定术博大精深,当日在市局,不过扫看一眼,就迅速比对出老姚的几幅指纹真假。

鉴定术最大特点就是还原物体本相,例如鉴定指纹是否相同,鉴定一个人身高年龄也行,甚至相貌是否化妆易容等等,都一眼看出。

但鉴定术也不是万能的,仅限于对具体物体鉴定还原本质,意识形态上面的东西却鉴定不出。

如一样东西值不值钱,值多少钱?鉴定术却没有办法知道。

饶是如此,鉴定术也非常牛了。

苏木虽然不知道金簪子价格,但却知道一枚三百年的簪子绝对不止几十一百块。

一枚古玩竟然只卖几十块,这非常不对头,难道对方也不知道这金簪子价格?

“警官,你说这簪子有三百年历史,是真是假?”买簪子的青年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苏木没有理睬他,转身对钟鸣和江峰等人道:“报警吧,这金簪子是文物,而且是刚出土不久,应该是有人盗墓了。”

钟鸣等人个个大奇,却没有马上报警。

他们不是不相信苏木,只是从来没有听说苏木懂文物,现在不过看一眼就知道是文物,这……?

他们仍旧有些不相信,如果错了,大动干戈招来文物专家,那就闹笑话了!

苏木见大家不相信,又看看金簪子,突然又道:“刮掉这表面黑漆,应该是银色花纹。”

众人又是一怔,都伸过头来看,簪子表明黑色花纹整体漆黑,丝毫看不出有银色存在。

“拿把小刀过来。”

沈刚立即掏出随身钥匙上面的瑞士军刀。

苏木接过来,小心翼翼的刮掉表明黑漆,黑漆极难刮,过了半天才刮掉一丝,但惊人一幕出现了。

黑漆刮掉后,果然是银色。

钟鸣等人倒吸一口凉气,苏木竟然真懂古董,本以为黑漆是本来颜色,却不曾想暗藏乾坤。

“这位警官神了,妥妥是位文物专家啊!”众人都惊诧的道。

“这银色是银水铸就的,而黑漆……”苏木说到这顿了顿。

“黑漆是什么?”刚才和江峰说话的人又好奇的问道。

苏木正色道:“伱应该庆幸刚才没有用嘴咬,这黑漆是剧毒,银色之所以变成黑色,完全是这簪子沾满了剧毒,只是时间过的久了,剧毒已经大为减轻。”

原来刚才苏木施展鉴定术看出金簪子表面花纹是剧毒之物,这才猜测剧毒之下应该是银子。

因为只有银子才能吸附剧毒,并且吸附之后变黑。

众人惊诧之余,这才完全相信苏木所说话语。

江峰立即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治安大队,同时让他们报告文物部门,派人来调查。

旁边钟鸣惊诧的看着苏木,笑道:“小苏,好似没有你不懂的东西,连文物都能一眼看出。”

此时青年和中年男子都怔怔发呆,刚才为了千八百的竟然争吵,要知道这是古董,一万块十万块也值啊!

一时二人悔得肠子都青了。

很快几辆警车就来了,不过却不是治安大队,而是刑侦大队,同来的还有好几名穿便装的人。

带队的苏木和钟鸣等人都认识,竟然是分局副局长赵强。

苏木在割腿狂魔案以及岳群案子中跟赵强都合作过,双方十分熟悉。

他一见苏木等人在场,点点头,接过苏木递给他的金簪子看了看,然后又递给同来的那几个身穿便装的人。

那几人有的已经头发雪白,最年轻的也有五十多岁了。

几人如获至宝的接过金簪子,仔细看后,同时喊道:“果然是这枚金簪子!”

其中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神态激动的道:“老天保佑,终于看到找回那批文物的希望了!”

苏木等人听完赵强介绍,这才知道眼前几人都是江南市文物知名专家。

那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更是江南市博物馆馆长李无效。

李无效手拿金簪子,问道:“这枚金簪子从哪里得来的?”

苏木扭头看着那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在苏木犀利目光注视下,不由自主低下头。

“是我从武家园一人手中买来的,专家,我不知道这是文物,当时他说一万块,我愣是砍到几十块,还以为是假的了!”

好嘛,价值连城的文物,竟然贱卖到如此价格。

这让李无效又担心起来,嘴里道:“糟糕,如果那人乱卖,这批文物找回来就又难了!”

“你快带我们去武家园,找到那人。”李无效连忙道。

中年男子不敢不答应,收拾好摊子,就随着赵强李无效等人上了车。

赵强上车后,突然又对苏木道:“小苏,你也一道去。”

然后又对钟鸣道:“借你们这位干将用一下,这案子很麻烦!”

赵强和苏木成功合作过几次,当然知道他能力,所以才让其帮忙。

赵强虽然不分管交警大队,但毕竟是上司,再说苏木离开几天也不是多大事,钟鸣连忙答应了。

苏木一摸鼻子,自己在“不务正业”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只得上了赵强的车子,向武家园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